Coherence-01

今年在金馬奇幻影展觀賞的《彗星來的那一夜》,是一部考驗影迷「瞬間記憶」的電影,片中出現的數字、物件、對話、顏色等,全部都是線索、全部都有意義,寫下這篇文章是幫自己及看過這部影片並喜歡這部影片的朋友們,釐清一些劇情中的細節。

《彗星來的那一夜》提出兩個有趣的哏,一是「我們相信自己嗎?」,我們面對他人所增生的厭惡、忌妒、負面等情緒,究竟是源自我們的自傲,或是對生活現狀的不滿足所產生的自卑反應/反映?一是「一昧追求更好、更出色、更完美人生,我們最終將變成怎樣的人?」。
底下將有《彗星來的那一夜》劇透,文章後段也會提及結局,若您對這部影片有興趣且尚未看過電影,未免影響日後觀影樂趣,請自行斟酌閱讀。

彗星通過天際,據說會產生奇怪現象。
Em準備前往友人家裡用餐,她邊開車邊跟男友Kevin談起兩人近日碰到的問題,話才說到一半,訊號變得微弱、Em的手機螢幕突然裂開。
Em抵達友人家,餐會女主人Lee、男主人Mike和朋友Beth正愉悅聊著天,Beth和Lee準備晚餐時,她說:「嗯....,Amir有跟妳說他會帶Laurie來參加聚餐嗎?」,Em表情變得有的些複雜,Laurie是她男友Kevin的前女友,Beth拿出一小罐特製藥水說:「這是天然萃取的藥品,可以舒緩精神壓力,若妳們有需要可以跟我說一聲。」,Em回說:「我不會因為Laurie參加聚會而壓力大。」;為扭轉尷尬氣氛,Beth拿起廚房水槽邊上的盆栽說:「好可愛的盆栽,妳在哪買的?」,Lee回說:「就是那家名叫星系的花店,記得嗎?」。
時間漸晚,Beth的先生Hugh、Em的男友Kevin接連出現,最後則是Amir和Laurie。
8個朋友相聚,8這個數字橫看便成了無限大、沒有底限的數學符號「∞」

Coherence-02

晚餐備妥,大夥邊享受美食邊聊著天,Em提及上次彗星通過時發生的詭異事件,她說1923年有顆彗星經過地球,一名芬蘭女子打電話報警說她家裡的男子不是她的丈夫,因為她前一天晚上才剛殺掉自己先生,眾人開玩笑的說至少這名妻子可以享受再殺她先生一次的快感。
隨後Hugh拿出他的手機抱怨說手機螢幕怎會自行碎裂,Em驚訝回應:「我的手機也是耶。」,當他們仍在討論這怪異現象時,突然發生大停電,Lee拿出蠟燭、螢光棒、手電筒等照明設備,讓陷入黑暗的屋子重見些微光明,接著一行人走出屋外察看是否只有他們這一區停電,放眼望去,整個村落一片漆黑,唯有兩個街區外的某棟房子依然燈火通明;一行人返回屋內後,桌上多了個破碎的玻璃杯(沒人記得杯子哪時破掉了);Hugh建議去那間燈火通明的屋子借電話,因為Hugh熟悉天文現象的教授弟弟曾叮囑他說:「彗星通過地球的晚上,若有發現任何異常事件就馬上跟我連絡。」;Hugh跟Amir一起離開,其他人繼續待在屋內聊天,大約十分鐘後,門外傳來一聲巨大敲門聲響,眾人驚慌,而屋內的電源正好恢復(Mike啟動發電機),成了「第二間」有電可用的房子。

此時門外電鈴響起,Hugh和Amir一臉錯愕的返回屋內,Hugh額頭上多了一道傷口,Amir手中提著一個神祕箱子,聲稱是從另一個房子拿回來的物品;Mike用迴紋針打開上鎖的箱子,箱內放了一個乒乓球拍和一個擺放所有人照片的袋子,每張照片背後都寫有一組數字,眾人感到不解與恐慌,他們詢問Hugh到底在另一個屋子看見了什麼,他說,我看到一群跟我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Hugh說他敲了對方的門,屋內沒人回應;Em質疑Hugh和Amir或許根本沒有走到另一個房子去,他們只是在附近繞圈圈而不自知;Hugh說他決定再回去那個燈火通明的屋子借電話,他從筆記本撕了張紙,並在上頭寫下:「嘿,你們好,我沒有要嚇你們的意思,只是想借用一下電話,頂多五分鐘,謝謝。」
站在一旁的Laurie,突然驚呼的說:「有人在外頭!」,眾人探頭看屋外,Amir說:「有個長相高大的人影正站在外頭。」,Kevin拿出球棒作為防身器具,他小心翼翼打開前門,門外不見任何人影,倒是門口貼著一張紙條,上頭寫著:「嘿,你們好,我沒有要嚇你們的意思,只是想借用一下電話,頂多五分鐘,謝謝。」

Coherence-03

Lee和Beth幫忙包紮Hugh的傷口,Lee在Hugh的頭上貼了一個棉布式OK蹦。
Em拿出紅色簽字筆,她在筆記本上記錄箱內照片背後的數字,試題釐清數字背後的意義(Kevin和Em是同一張照片被裁剪成兩半),照片背後的數字如下:
數字1:Lee、Hugh、Mike
數字2:Laurie
數字4:Beth、Em
數字5:Amir
數字6:Kevin

Amir拿起自己的照片後說:「這是今晚拍的相片,因為我身上穿的這件衣服,今天才剛買哩。」,根據Amir照片背景來看,他站在Mike家中一面掛著大型飾品的牆壁前方,Beth說難道有人躲在門外偷拍Amir?可是相片中的Amir卻是直盯著鏡頭看。
當所有人仍深陷團團不解迷霧中時,Em輕聲跟Kevin說:「那些照片上的數字,....看起來就跟我的筆跡一樣。」

Mike再次提議要過去另一間屋子探查,他說要去看看是不是真有另一個自己在那個屋子內。
第三次離開屋子,成員有Mike、Kevin、Em和Laurie,他們手上拿著藍色螢光棒。
Mike發現兩個街區外的屋子,跟今晚聚會的場所,他和Lee的家,長得一模一樣;Mike從窗戶外窺探屋內,他說他看見了Lee;此時有人正緩慢接近屋子,一行人趕緊離去;當他們走在街上時,意外碰見「自己」,唯一差別是這群人手上拿的是紅色螢光棒;兩組人馬,八個人,全部嚇傻。

Mike四人回到屋子,Beth對他們的故事表示不可置信;Em說除了這四個和他們長得一樣的人外,他們在路上會經過一處格外黑暗的區域,Hugh和Amir同聲說他們早前也有經過這個區域。
當所有人都在聊今晚的神祕事件時,Hugh和Amir在一旁偷偷咬耳朵。Beth提及Hugh的弟弟不久前曾經留了一本書在家裡,那本書現在在Hugh車子的後座。
Hugh好奇弟弟不小心(或是刻意)遺落了哪本書,或許這本書可以解釋今晚的種種神祕事件,Kevin和Hugh離開屋子取書,其他人待在屋內。
Mike想起妻子Lee,他跟眾人提起Lee正在樓上休憩;Laurie說:「這種情況下,她(Lee)怎麼還睡得著啊?」
Kevin和Hugh很快回到屋內,手上拿著Hugh弟弟留下來的書:「Gravitation: An Introduction to Current Research 引力:研究趨勢簡介」

Coherence-04-01

Hugh翻閱書的內容,裡頭夾著擔任大學教師的弟弟的課堂提綱,討論「相干性」和「薛丁格之貓」理論;Hguh說「薛丁格之貓」是思想實驗,一隻貓被關在盒子裡,盒內擺有一瓶毒藥,因此貓只有50%的存活機率,就常理來說,貓咪要不是活著就是死了,但Brian(Hugh的弟弟)表示,量子物理告訴我們,這兩種現實可以同時存在,只有當你打開盒子時,這兩種可能性才會坍塌成(結果)單一的事件。
Hugh接著說:「還有另一種理論存在,兩種狀態持續共同存在,但彼此之間相互分離互不相干,基於這兩種結果,每一種都創造出一個新的現實。量子退相干保證了這兩種不同的結果,不會再有任何的相互作用。」
Mike說:「所以我們就是那隻被關在盒子的貓?我們既是活著也是死了?!也許我們應該把另一間屋子裡的我們給殺掉,這樣我們才能成為最終的結果,誰知道那邊的我們是不是跟我們一樣,也許那邊的我有著酗酒毛病、是個魯蛇、討人厭的傢伙,我可不想讓那樣的自己成為最終的自己!」
眾人開始討論如果「薛丁格之貓」理論成立,那麼彗星通過地球這段時間會有多少可能性產生,最後又會產生出怎樣的結果;Kevin分析:「如果我們現在身處的空間是Lee在睡覺,有可能另外一個空間換成Beth在睡覺,如果Beth在睡覺,那麼她就不會提起這本書,那個空間的人就不會產生這場對話,因此我們早一步搶走他們的書,我們就能佔自己/另一組人馬的上風!」。
Mike馬上跟Hugh要車鑰匙,Hugh拒絕Mike,並表示:「我們應該維持現狀。」;Mike離開客廳,並把在樓上睡覺的Lee給帶回聚會之中。

Mike趁眾人跟Lee寒暄時,將Kevin帶到一旁,他說:「我有個主意可以防止另一組我們拿到書,我要到那個屋子並威脅那個屋子裡的我,我會留下一張紙條阻止那個Mike不要去車子裡取書,我會在紙條上寫下一件只有我,MIke,才知的事實,關於我和Beth....」。
Mike說完計畫,獨自一人偷偷離開屋子。
被眾人圍繞著的Lee說她感到有些疲憊,大概是Beth準備的藥物讓她身體感到些微不適云云;Em質疑Beth是否在所有人的食物中都加入藥劑,才會造成眾人的集體幻覺,Beth竭力否認;一番爭執過後,Beth和Em等人回到廚房,Beth看見Lee洗碗槽上的可愛盆栽,她說:「這個盆栽好可愛,妳在哪買的?」,Lee笑著說:「就是那家名叫星系的花店,記得嗎?」。

另一方面,Hugh和Amir避開其他人,躲在客廳密談,他們從口袋中拿出螢光棒,顏色是紅色;而這個屋子裡的紅色螢光棒盒子並未打開,但藍色螢光棒已被取出。Amir說我們該怎麼辦?Hugh建議拿走屋內的書並且閃人;兩人準備離去前,前門打開,Mike走入屋內。
Kevin說:「你去哪了?」
Mike說:「就像我之前說的,我去那戶人家放紙條,我本來想打破車窗偷他們的書,但我膽子太小了而沒有行動,我等著等著心就慌了起來,因此趕快回來這邊。」
Kevin說:「你只去了五分鐘,或頂多10分鐘而已。」
Mike說:「我去了45分鐘,你傻了嘛。」。
一臉疲憊的Mike取出酒瓶,準備大喝特喝;而Hugh和Amir趁Kevin和Mike不注意時,拿著書和照片離去。

Coherence-04

Em等人從廚房回到客廳,眾人都在勸說有酗酒問題的Mike不要喝酒,此時Beth發現丈夫和Amir不在屋內、Kevin發現桌上箱子已經不見、Em則發現「Gravitation: An Introduction to Current Research 引力:研究趨勢簡介」一書也不見蹤影。
眾人討論Hugh和Amir把東西取走或許是為了改正不同空間相互影響的問題,Laurie說:「他們倆是最早單獨離開的人,從他們返回屋內後,行為舉止都變得很奇怪,也許他們.....」。
Kevin說他要去把那兩個人找回來並問清楚是怎麼回事,Em阻止Kevin離開屋子。

Beth和Lee返回廚房,Lee清洗杯子(早前破碎的杯子)並提及Mike的酗酒問題,Beth則在自己的酒杯中滴入幾滴放鬆神經的藥水。
Em獨自坐在餐桌思考前因後果,Mike拿出一疊照片給Em,裡頭有著她和Kevin合照的相片,跟之前箱子內的相片是同一張,只是尚未裁剪過。
另一方面,心情煩躁的Kevin和Laurie站在客房迴廊聊天,兩人談起Kevin在越南的工作及Em不知該否跟著離開美國的兩難,Laurie說Kevin是個對生活和事業投入極大熱情的人,如果他的另一半老是對所有事情都抱持猶豫、遲疑態度,那麼兩人的關係一定不會太幸福云云,說完Laurie忍不住給Kevin一個深情的吻,而Kevin阻止了Laurie;躲在一旁的Beth將這一幕全部給看在眼裡,她走入飯廳跟Em聊起剛剛看見的「意外插曲」。

「一切都好嗎?有什麼事需要我知道嗎?剛剛Beth跟我講了些事情,說你跟Laurie在走廊上聊天....」Em儘量保持平靜的問Kevin。
Kevin不滿的說:「Em,我想我們現在有比Beth說了什麼還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擔心!」

忽然,屋子再次跳電。眾人連忙點亮蠟燭,門外車庫傳來車窗遭打破的聲音。
所有人拿起手電筒和螢光棒離開屋子去察看各自車子狀況,Em回到自己車內,套上Kevin在市集上買給她的戒指,Kevin來到Em的車旁說:「一切都沒事吧?」,Em說沒事,並展示戒指給Kevin看,她說戒指或許看來廉價,但是我忽然想把它給牢牢戴著,兩人相擁,試圖化解早前的不愉快。
Em問Kevin:「Hugh的車子還好嗎?」
Kevin說:「什麼意思?」
Em說:「Hugh的車窗不是被打破,你不是在察看裡面是否有東西不見?」
Kevin一臉茫然,而Em心跳加速,眼前的人不是同一個Kevin?!待Em退回屋內,屋子裡另有一個Kevin正在跟大家討論剛剛發生的事件。
Mike說:「看起來有一組我們也想偷車子裡的東西,可是那沒道理啊,他們應該看得到車內什麼東西都沒有,幹嘛還要打破車窗?」
Em走到Kevin身旁,Kevin問她:「妳去哪?」
Em故意把手上的戒指秀給Kevin看,她說:「我去拿這個戒指。」
Kevin不帶感情的說:「喔,很好。」,完全不知道Em曾經把戒指秀給他看。

「見鬼,有人朝我們走過來!」 Laurie說,走近屋子的人是之前擅自離去的Hugh和Amir,他們有著藍色螢光棒,並且帶回早前被偷走的「Gravitation: An Introduction to Current Research 引力:研究趨勢簡介」一書。
Beth問丈夫Hugh去哪了?Hugh說他去察看那間有電的房子,看到一組跟我們長相相同的人,他因為過度震驚而不小心跌倒並摔破了頭,然後回到這間屋子....;Laurie打斷Hugh說:「等等,我們已經聽你說過這個故事,你幹嘛又重說一次?你們之前不是有拿一個箱子回來,箱子呢?而且我們還在你額頭上貼了一個OK蹦。」,「但不是那個OK蹦。」Lee指著Hugh的額頭,上頭貼著的並非棉布式OK蹦。
Amir說:「所以之前有另一個Hugh和Amir在這裡?那間房子裡面用的是紅色螢光棒,跟我們剛好相反。」;眾人接受眼前的Hugh和Amir才是「屬於他們這個空間」的Hugh和Amir,Mike忍不住問說:「你們有看到那邊的Mike吧?他在想什麼做什麼?」,Hugh說:「他在煩惱另外一個房子裡的Mike會是怎樣的人。」
Em說:「那.....我們門口的紙條是你們貼的囉?」
Hugh說:「不,我沒能送出那張紙條,所以我們最後有兩張紙條。」
Em說:「可是,我們也有兩張紙條,一張是這邊寫的,一張是貼在門上的,如果你沒有留紙條,另外一個Hugh也沒有留紙條,那麼這些紙條都是誰留下來的?」
到底有多少個Hugh和Amir在這附近晃來晃去?」Mike一臉崩潰的說。

Coherence-05  

Lee建議「創造一組屬於自己所處的房子(空間)密碼」,如此才不會搞混。Kevin說:「我們得選出隨機而且無法被重複的數字。」;Hugh說:「我們擲骰子來決定數字吧。」;Laurie說:「我們不是得在照片或物件上寫下數字,然後把東西放在袋子或哪裡,將物件放置在屋內或是屋外等等。」,Amir說:「我們把東西放在一個箱子裡好了。」;Em說:「嗯,我們現在做的事情不都跟他們一樣嗎?他們也做了一樣的事情,數字、照片、箱子,全都一樣。」,Amir說:「如果這對我們來說是個好主意,我想對他們來說也會是好主意。」,Hugh說:「所以我們需要一個箱子,並在裡面放入自己的照片。」
Lee從房間取出一個箱子,她說:「這個箱子如何?」,這個箱子就跟早前從另外一個屋子取回的是同一款箱子。

大夥開始選擇他們要擺入箱子裡的照片,Em說:「我跟Kevin的合照不多,我不想裁剪我倆的合照。」
Laurie說:「其實.....其實我皮包裡面有一張Kevin的照片,我知道這樣聽來有點奇怪,但他這張照片背面寫了我的支票帳號,所以相片就一直被放在我皮包裡....。」
不滿與忌妒感受湧上Em心頭,她說:「不用了,我就把這張合照剪開就好。」,Em裁剪的照片,當然也跟早前箱子裡擺放的是同一張照片。
Amir表示自己沒有照片可以擺進箱子怎麼辦?Hugh安慰的說:「沒關係,我幫你拍一張。」,Amir站在Mike家中一個大型擺飾面前,直盯著鏡頭,微笑;Amir說:「我瞧瞧。你看這張照片跟另外一個房子裡的我的照片有些許不同,這就是我們之前說得,每個空間裡都有些不同的分岔時刻。接著我們來擲骰子吧。」
Em說:「等等,既然我們是藍色螢光棒的房子,那麼我們是不是應該用藍色簽字筆寫下擲出來的數字?」,眾人附議,每個人開始隨機取得自己的新號碼。

藍色簽字筆寫下的新數字:
Beth:6號。
Hugh:3號。
Mike:4號。
Lee:6號。
Em:2號。.....

Amir問眾人:「你們知道什麼是快速密碼嗎?比如說你們上網或進入銀行帳戶,當你輸入密碼時,機器會出現幾張圖片讓你選,那就是快速密碼,或是稱為多重認證機制;我們公司建立大型網站時就是使用這個快速密碼機制,它是個符號/圖騰,懂嗎?一個隨機物件。如果每個盒子都有一個隨機物件,其作用就跟快速密碼是一樣的!」,Kevin說:「所以我們可以放任何東西。」,Amir說:「對,一根蠟燭或是一本書或是....」,Em忽然接腔:「一個乒乓球拍。」,Amir說:「對,一個乒乓球拍。」,Em說:「對.....」。
Em發現現場沒有任何一個人對她提出的物件「有反應」,要不是大家都忘記早前箱子裡的隨機物件是乒乓球拍,就是這個屋子裡的人都不是她最初遇見的同一組人馬?

屬於這個屋子的箱子已經完成(裡面放了杯墊),所有人鬆了口氣,大夥彼此砥礪的說:「我們只要一起待到隔天早上就沒事囉。」;Lee說:「嗯,不曉得我們這次擲出來的號碼跟之前的號碼有什麼不同。」,Em翻開筆記本說:「我來看一下。」,她翻開筆記本,裡頭的文字與筆跡還是跟她一樣,但是記錄數字的號碼卻是用「綠色簽字筆」書寫而非「紅色簽字筆」。

綠色簽字筆數字:
2號:Kevin、Mike
3號:Em、Beth
4號:Amir
5號:Lee、Hugh、Laurie。

Coherence-06

Em幾乎要確認自己可能「走錯空間」了,抬眼看見Hugh正用手機計算數率,他的手機螢幕完全沒有損壞。Hugh算出擲骰子+照片+物件可以出現多少種不同組合,他把手機秀給Em看,他說:「妳看,這就是可變因素。」,手機螢幕顯示5百餘萬數字。

為進一步確定自己的疑慮,Em試探性的問Lee說:「妳還記得妳照片背面寫的是什麼數字嗎?」,Lee說:「5號。」、Kevin說他原本相片背面的數字是:「6號。」、Beth是3號、Hugh是3號....。
Em把她寫在筆記本上的數字拿給Mike看,她說:「綠色是這個房子的號碼,紅色是我之前記憶中的號碼,你看這兩組數字,Beth和Lee沒有離開過這間屋子,所以她們的號碼符合綠色數字,可是其他人,包括我在內,通通不是來自這間屋子....,我們是....訪客,也就是說這間屋子的Lee,其實不是你的妻子!不只如此,Hugh和Amir或許是來自第三個空間的訪客,因為我剛看到Hugh的手機,螢幕根本沒有裂痕,你還記不記得我們走過的那塊暗黑區域?我有種感覺,無論誰經過那裡,最後似乎都會掉入一個大轉盤中,每個人都會隨機地出現在某個空間,無論誰走過那塊區域,他們大概永遠都回不去剛剛才離開的房子。我認為我們需要想辦法回到彗星經過前的那個空間,因為一旦.....一旦彗星經過了,我們就可能永遠的被困在這裡,這個空間了。」
Mike說:「假如妳的理論是正確的,而那個黑色區域就像個隨機輪盤,那我們將永遠回不去最初的那個空間,所以我建議我們就待在這裡,按兵不動!」

忽然,門外傳來一聲急促敲門聲響,有一張紙條從門縫底下被塞進來,紙條上寫著只有Mike不想被發現的祕密,一段他和Beth發生在12年前的情事;Hugh念完Mike的紙條後質問這是什麼?Kevin趕緊解釋說那只是某個瘋Mike寫的東西,Hugh說我不管是哪個Mike寫的,紙條上寫的事情是怎麼回事?Beth面對突來的意外,緊張的流鼻血、Mike很是驚慌、Amir完全狀況外、Hugh暴怒問著:「還有誰知道這件事情?!」....。
當Hugh質問Mike跟Beth情事時,Mike很快轉移話題,他說我們根本不是這個空間的人,我們只是訪客,他要求Hugh看看自己的手機是否有裂痕等等,Hugh說當然沒壞,Laurie說你的手機螢幕「應該」是壞的;Mike又問Hugh上一個箱子裡的隨機物件是什麼,Hugh說是釘書機、Lee說是烤箱手套、Em說我們的是乒乓球拍、Mike說他的是一塊餐巾,Mike進一步解釋說:「Hugh,那個人不是我的Lee、這個人不是你的Beth、而我也不是那個跟你老婆上床的Mike,你生氣的對象不該是我,因為我們都是從不同空間過來的人!」;Hugh嘲諷的說:「當然,因為在我的空間裡,我最好的朋友不會跟我老婆上床。」,Mike苦笑的說:「你沒搞懂狀況是吧?如果今天晚上分裂出百萬個不同空間,那麼在這百萬個空間裡的Mike,老早都跟你老婆睡過囉。」

一場不可避免的架就這麼開打了。

Coherence-07

 

Mike被Hugh給打倒在地,其他人拉開震怒的Hugh,Mike頹然的從地板爬到椅子上休息,他跟Em說:「你知道我做出了選擇,我選擇留在這裡,或說困在這裡,就像那隻死掉的貓一樣,這一夜我們都在擔心不知在什麼地方,存在著我們的邪惡版本,可是....假如我們就是那個邪惡的版本呢?
突然有人從前門衝入房子,抓住Mike就是一陣猛打,打他的人,正是Mike自己;Em尖叫、Hugh趕緊對昏迷的Mike急救、Beth又緊張的猛流鼻血、Laurie對肩膀上沾到Beth的鼻血而反感大叫、Kevin趕緊去安慰Laurie;現場亂成一團。
Em看著這個空間的成員,充滿暴力、背叛、血腥,她不喜歡這個空間,她不願意被困在這個空間,她起身離去,她要趁彗星完全通過地球前,選擇一個「更好」的生活。

 

Em獨自一人穿越暗黑區域,看到各種不同的可能性,爭吵的、綁架的、彼此不信任的、傷心落淚的、相互敵視的各樣結果;然後她看到那個平靜、和樂、笑聲滿盈的世界,她決定待在這個空間,前提是,她必須把生活在這個空間裡的自己給除掉;Em潛入屋內,取走Beth準備的藥水,又輕聲離開;屋內一夥人正聊的開心,門外傳來車窗擊碎的聲響,所有人連忙離開屋子察看,Hugh抱怨他的新車竟然就這麼壞了,Kevin建議大家最檢查一下自己車子的狀況,Em回到她的車內,拿出擺在車子置物櫃中的戒指,順手套上戒指,另一個空間來的Em從她的背後出現,用浸染Beth藥水的手帕摀住幸福Em的口鼻,等到幸福Em昏迷後,不幸福Em換上幸福Em的衣服,準備取代她的人生。

 

不幸福Em返回屋內,大夥問她去哪了,她藉口說:「我去看了彗星。」,眾人說:「嘿,我們應該也來看一下彗星才是。」,當所有人站在門口觀看彗星照亮夜空的美麗景象時,Em發現幸福Em居然掙扎著爬回屋內,她將幸福Em和自己給鎖在廁所中,她絕對不會讓這個Em破壞自己的幸福,不幸福Em拿起厚重的馬桶水箱蓋,用力砸向幸福Em的頭;她取走幸福Em指頭上的戒指,自己的戒指則被遺落在浴室地板。

 

或許是如此暴力行徑嚇壞了自己、也或許是一夜奔走與思考與恐懼等多樣思緒的折騰,透支了不幸福Em的體力,當她再次返回客廳時,眼前一黑便昏睡了過去;當她再次醒轉,已是天色明亮,她走進Mike家的廚房、客廳,所有人都一臉稀鬆平常,Em走到屋外,看見被自己砸碎的車窗(Hugh的車子),Kevin朝Em走來,他說妳還好吧?妳昨天昏倒嚇壞了大家;接著Kevin說他在浴室地板找到他送給Em的戒指,他將戒指拿給Em,而Em的手指上依然戴著另一個戒指,兩個戒指同時存在?不是打開「盒子」時,兩種可能性會坍塌成(結果)單一的事件嗎?
Kevin的手機突然響起,他說:「真怪,為何會是妳打電話給我?」。
Kevin接起手機笑著說:「哈囉?」,然後,他聽見熟悉的聲音從手機另一頭傳過來.......。

 

後話:
如果同一個空間裡有兩個Em,那代表有一個空間裡的Em會神祕失蹤囉?

 

延伸閱讀:《彗星來的那一夜》:百萬種選擇題。
http://mypaper.pchome.com.tw/hatsocks75/post/1327459342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