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 紀差距頗大的屠宰場財務長安德烈和新來的品質檢測員瑪莉亞,意外發現他們竟做著相同的夢,他們在夢中變成一對雄鹿與雌鹿,漫遊於原野森林,這個奇妙的緣 份,讓兩個寂寞的靈魂,碰撞擦出火花.....;《夢鹿情謎》令我想起侯季然導演的《有一天》,都是關於陌生的男女在夢中相遇相戀,不同的是,《夢鹿情 謎》的安德烈和瑪莉亞在夢裡並非人類,而是兩頭鹿,一起在森林晃蕩,一起喝著冰涼的溪水,一起啃食青綠的嫩草;《夢鹿情謎》安排安德烈和瑪莉亞入夢,像是提供他們一個「保護區」, 礙於年齡與階級與性格的差異,現實生活中的他們或許會害怕旁人眼光而迴避彼此、或許會擔憂對方的心意與自己想像不同而保持距離,在夢裡,他們可以很自在地 一起行動,在夢裡,安德烈不再被過往失敗愛情所綁架,而患有亞斯柏格症的瑪莉亞,能夠輕易地接近美麗的雄鹿(安德烈)。

《夢 鹿情謎》的浪漫在於兩人相約夢中見後,心境由內而外的變化,為讓夢不再只是夢,夢醒後的他們,努力做出改變,畢竟一段愛情要能成功,光靠做夢可是辦不到的 啊;《夢鹿情謎》的哀傷在於夢中的他們,無需言語就能彼此心神領會,然而現實人生,卻常常因為語言與階級與嫉妒與誤會而鬧的不愉快,人的可貴在於懂得愛,但人的悲傷或許也在於(自以為)懂得愛吧;我很喜歡瑪莉亞這個角色,她其實是女版《生活大爆炸》的謝耳朵,腦袋聰明記憶過人,但對愛為何物卻無概念,直到遇見安德烈,才喚醒她內心未曾被撩動過的情感,只是從未接觸過愛情的人,特別容易被愛情的反覆所傷(因為心懂得痛了); 我也喜歡安德烈這個角色,不同於瑪莉亞對愛情的懵懂,他反而是人生經歷太豐富,經過幾次傷害後,學會把自己關在寂寞的牢籠裡,不讓他人靠近自己(也不讓自 己靠近他人),也就不會受到傷害了吧,瑪莉亞的出現以及兩人的夢境奇緣,讓安德烈再次對愛情產生憧憬與期待,只是這樣的期待,又常會被過往經驗及自卑所影 響(綁架),使得膽怯的心房,一再把邁開的步伐給拉了回去。




《夢 鹿情謎》選擇屠宰場作為故事主場景,片中有一幕讓人驚駭的完整牛隻屠宰場面,看完電影後,我思考導演為何要忠實呈現這個畫面(是否真有這個必要性)?我 想,安德烈在屠宰場工作多年,不再對死亡感到大驚小怪(片中一名年輕刑警首次拜訪屠宰場,便對宰殺場面感到不適),或許是暗示安德烈對人與生活的態度就像 他面對屠宰場牛隻的態度一樣,不帶同情與憐憫,一切都只是「工作(生活)」罷了;或者,安德烈其實也像那些待宰的牛隻一樣,覺得人生走到這個年紀,已經沒 什麼新鮮事值得期待,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也就只剩下等死一途;《夢鹿情謎》藉由兩樁事件,讓安德烈如止水的心重新跳動了起來,一是他與瑪莉亞「如夢似幻」 的愛情(年紀一把還能找到第二春,簡直美好的不像真實), 一是他對新進員工桑尼的鄙視態度,安德烈瞧不起桑尼,既是對青春的嫉妒,也是懷抱偏激與扭曲的眼光看世界,很容易讓自己錯看了人也錯看了生活,我很喜歡安 德烈後來跟桑尼的和解(桑尼的反應有讓我有些鼻酸),那是安德烈的自省,也是導演對銀幕外觀眾的提點,別讓先入為主的偏見,影響了我們對生活的想像。

(底下會提到結局,請斟酌閱讀)

《夢鹿情謎》用夢境連結安德烈與瑪莉亞,又讓夢醒後的他們為彼此做出改變,電影最後一幕處理的頗有意思,安德烈和瑪莉亞終於發生關係,入睡前,瑪莉亞緊握著安德烈有著殘疾的手(殘缺的他們在這一刻變得「完整」), 隔天早晨,他們開心(幸福)共用早餐,安德烈單手掰開一片吐司,有強迫症的瑪莉亞看一眼桌面上掉落的麵包屑,用手將麵包屑撥到餐盤中,安德烈把瑪莉亞的小 動作看在眼裡,沒有多說什麼;接著,安德烈問瑪莉亞:「我們昨晚做了什麼夢?」,瑪莉亞想了一下,驚訝的說:「我想我沒有做任何夢!」;好喜歡這個收尾 喔,沒有做夢,代表安德烈與瑪莉亞的愛情正式從夢境(想像)走進現實,而他們的愛情關係也將進入下個階段:生活的磨合(飯桌上很清楚呈現兩人生活習慣的差異)。至於安德烈和瑪莉亞的愛情能否走的長長久久,就得看他們日後願意為這段關係付出多少心力了(對於愛情的美好想像,往往會慢慢被平凡生活點滴所取代)。




匈 牙利導演 Ildikó Enyedi執導的《夢鹿情謎》,劇情影像音樂皆迷人,電影氛圍帶有點距離感,對一般觀眾來說或許不算好入口的作品,但喜歡《盲》或《八月三十一日,我在 奧斯陸》等片的朋友,應該會愛上《夢鹿情謎》吧!最後,我喜歡本片的男女主角,飾演安德烈的Géza Morcsányi,有著正直老派的性格,而飾演瑪莉亞的Alexandra Borbély,會讓我想起《哈利波特》片中,飾演古怪女孩露娜的Evanna Lynch,兩人外貌都有點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精靈氣質。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