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親以前常說人都會有落魄的一天,當他住進房子後說,什麼人什麼相,會落魄的就長那個樣。」

東清的父親因中風入院,東清代替父親照顧當舖,他的護士女友Eiko天天到當舖報到陪伴男友殺時間,某天,一名神祕女子前來典當手錶,東清對她很有好感,瞞著Eiko約女子私下見面,這場三角戀愛最後會有怎樣的結果?

蕭雅全導演首部自編自導的劇情長片《命帶追逐》,已經展現導演喜愛的表現方式;《命帶追逐》是兩女一男的組合,《第36個故事》也是兩女(姊妹)一男的故事,《范保德》則是爺爺兒子孫子三代男性故事(當然還有其他枝節);三部作品的主角數字都是三,劇本結構都相互對照,所有一切都呈現光與影的對應關係,一如大樹與根莖的上下對稱關係。

電影裡,東清因為車禍傷到手掌,手上沒有掌紋,所以人生無限(沒有限制)還是人生無望(沒有線,看不見的未來);管區對東清說:「有女友陪著一起上班真好」,東清認識神祕女子「曉得了」(東清給女子的暱稱)之後,覺得Eiko陪著上班很礙事;「曉得了」說計程車司機跟她說辨認景氣好壞的方法就是本來坐車的客人後來都加入一起開車(忽然想到近日盛行的夾娃娃機),東清說景氣不好時他家當舖生意就特別好,景氣好時當舖就顯得清冷;另外,東清能夠繼承家業(當鋪)是因為父親中風,那麼他是幸或是不幸?




「恭喜你,從此沒有限制。」

幸與不幸、生活選擇題、未來命運走向,皆無法被輕易辨認與掌控。一如Eiko會幫人看掌紋,但她算不出東清和「曉得了」的外遇(即使拿到了東清的掌紋資料又如何)、管區羨慕東清有女友陪伴,假如有天管區交了女友,會不會也像東清一樣心猿意馬想搞外遇;東清有了Eiko和「曉得了」,他的人生擁有更多機會,或依然陷在小小的方框中(窄小的當鋪變成捷運站裡的窄小廁所)動彈不得?電影片名叫「命帶追逐」,追逐的是慾望是不滿是需求是想望,回看蕭雅全導演的《第36個故事》和《范保德》,也是相近的情節,旅行的人想落腳,落腳的人想出走,人人都是命帶追逐,追逐的永遠是眼前對於未來的美好幻想;頗喜歡《命帶追逐》結局,沒有結局的結局,才真正切中影片主題,追逐仍未停歇,一切仍是未知。

「當別人有求於你時,他們都會乖乖聽話。」

《命帶追逐》的主角除了有東清、Eiko和「曉得了」之外,自然還有那間當舖,人們典當物品是求一條生路求一個希望,有些人賭贏了,尚能贖回典當品,有些人賭輸了,只能任由抵押品流當;如此一想,我們生活的世界就是間大型當舖,人們拿著自己的時間、理想、道德、純真等作為抵押品,換得一筆可供運用的資金,典當時都信心滿滿以為會有贖回的一天,但很多時候,常常是輸到自己沒了道德沒了未來沒了純真沒了理想沒了時間啊...。




《命帶追逐》沒有《范保德》的沉重與繁複,但風格詼諧有趣,很容易入口,喜歡本片的節奏與帶點王家衛式口吻的對白,也喜歡表演自然生動沒有尷尬不入戲感的演員們,其中,飾演神祕女子「曉得了」的王沛萁,辮子頭與冷豔不苟言笑的外貌會讓我想起很愛的美國情境喜劇《荒唐分局》的女主角之一Stephanie Beatriz!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