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戴維強納森最早期的作品,注意看那壞蛋的眼睛,比其他人物還要大,暗示他們用一種扭曲的角度看待整個世界,有點不正常。」伊來母親。
「他看起來並不可怕。」大衛
「我對我兒子也這麼說。但他說漫畫裡有兩種壞人,普通壞蛋用雙手打擊英雄,還有一種是真正的大惡人,聰明又邪惡的大魔王,用腦袋來打擊英雄。」

擔任體育館保全的大衛與妻子奧黛莉感情失和,大衛前往紐約應徵工作,打算搬出去住,未料返家途中遭遇火車出軌事故,全車百人喪命,大衛是唯一倖存者,而且毫髮無傷;某天,大衛收到一張卡片,上面寫著:「你曾經生過病嗎?」, 大衛依據卡片資訊找到畫廊老闆伊萊,伊萊自小身子孱弱,只要受到點撞擊就容易骨折,熱愛漫畫的伊萊提出一套理論,他說所有的漫畫作品都有善與惡光與暗的對 立元素,假如他是極度脆弱的人,那麼這世上肯定有個極度強壯的人的存在,伊萊認為逃過車禍死劫的大衛,可能擁有超乎他想像的能耐與使命......

重溫M. Night Shyamalan導演作品裡,我個人偏愛的一部:《驚心動魄》。

(雖然是老片,還是設個防雷線好了)

其一,《驚心動魄》比《樂高蝙蝠俠電影》早十幾年講英雄與壞蛋的共生關係,既是死敵又是朋友(彼此需要),完美將東方的陰陽觀念轉換成戲劇裡的善惡之爭;善阻止惡,惡催生善,缺一不可。

其二,多年過去,依然清楚記得當年觀賞《驚心動魄》時,被片尾的翻轉結局給震得一塌糊塗,不但見證英雄與反派的同步崛起/誕生,而且看見他們各自的無奈與悲哀;想來,《無敵破壞王》其實有點像是較為溫馨版的《驚心動魄》

其 三,大衛出過兩次車禍,第一次車禍,為能跟奧黛莉結婚,大衛隱藏自身能力,以腳傷為由退出足球隊;多年時間過去,大衛活得越來越不快樂,每天早上起床都會 感到哀傷,找不到自己的存在意義;第二次車禍,讓原本失和的夫妻感情有了修復機會,大衛透過伊萊的幫助,發掘自己的能力,不但找回對生活的自信,也改善他 與妻子的互動。

電影《瘋狂亞洲富豪》其實有類似的心情描述,富家千金嫁給家境普通的男子,每次外出購物血拼,千金小姐不想傷害丈夫自尊心,只好把血拼來的戰利品都藏起來,結果無法當自己的千金小姐不開心,看見妻子活得不快樂的丈夫越發對自己沒自信;熱戀中的伴侶,通常願意為愛犧牲與退讓,只是長時間下來,人們終究會對「扮演的角色」感到厭倦,所有的隱瞞,最後都可能成為回過頭咬愛情關係一口的猛獸


其四,《驚心動魄》片尾,玻璃先生的自白,又悲涼又無奈,這大概是影史最哀傷的反派對白。
「知道什麼事最可怕嗎?不知道自己歸屬於何處,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意義,那種感覺真糟糕。」玻璃先生。
「你做了什麼?」大衛。
「我幾乎放棄了希望,我質疑過自己許多次。」
「你殺了那些人?!」
「但我找到了你,犧牲了這麼多人,只為了找到你。現在我們知道你是誰,我也知道我是誰了,我不是個錯誤,一切都很合理,在漫畫裡,誰會是大魔王呢?就是英雄的對手,他們跟你我一樣大多時候是朋友,我早該明白這一點的,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那些小孩他們叫我玻璃先生。」

孩子們的語言霸凌扭曲了玻璃先生看待世界的眼光。

最後,網路上找到一款好美的《驚心動魄》海報設計,出自設計師Matt Ryan Tobin之手,更多他的作品可以在官網上看到: http://worksofmattryan.virb.com/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