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讓一個孩子來到世上的絕望,絕對比不上讓孩子離開這個世界更絕望。」

第一歸正會的托勒牧師,兒子死於戰場,妻子離他而去,近半年時間牧師的身體健康出現警訊,抑鬱的他開始書寫日記,將內心不加掩飾的真實想法一一寫下;同一時間,懷孕數月的教友瑪莉希望牧師能跟她的丈夫麥可談談,麥可是環保人士,對未來感覺悲觀,不願兒子降生世上受苦;牧師在與麥可深談後,受到他思想的影響,對身處的社會有了不同想法......

Paul Schrader導演的《牧師的最後誘惑》,讓人想起導演擔任編劇的《計程車司機》,兩部影片都很純粹,鏡頭緊跟隨劇中角色,透過他們的行為、自白、觀看世界的方式,理解角色的思想轉變以及意圖採取激烈行動的主因;《牧師的最後誘惑》丟給托勒牧師的考驗,一是逐漸喪失對人性的信任、一是兒子的死亡與妻子的離去,令他感受孤單與悔恨、一是身體健康出狀況,消磨掉生存意志、一是準備教會250週年祝聖儀式過程中,更體會到自身的渺小與權勢者的巨大等。

《牧師的最後誘惑》在片中提及教會與財團的同流合污、年輕世代的孤獨(社交網路)、以及現代人對益發嚴重的天災人禍感到挫折與無能為力的恐慌等;面對生活中不斷被放大的惡,我們還有餘力擁抱善嗎?托勒牧師質疑教會與財團曲解宗教意涵,盼能用自己的方式幫助社會重新回到正軌;但托勒牧師是否就代表良善與正義?他以為自己能夠代替上帝「照顧」地球,不也是一種偏執與扭曲?我們信仰的到底是真神或我們想像的神意?




《牧師的最後誘惑》在片中點出不少社會問題,但它真正的目的不在探討世界的惡,而是藉托勒牧師一角,讓我們看到人心的堅實與脆弱、擁抱信仰與喪失理念、絕望與希望、驕傲與謙卑等,只有薄薄的一線之隔;不同於《計程車司機》的社會底層主角,《牧師的最後誘惑》的托勒牧師受過高等教育、生活無虞、對宗教有較深入的理解,但即便是秉持理性之人,也可能在絕望與憤怒的綁架下,做出極端行為。

信仰可以是危險的,絕望可以是恐怖的,當極端的信仰與悲觀的絕望結合時,便會產生極大的殺傷力;而現在的我們,不正活在一個信仰偏激又充滿絕望的時代?

我喜歡《牧師的最後誘惑》劇本的切入角度、喜歡本片可能會讓很多觀眾「啊?!」了一下的突兀結局(荊棘/受難/吻/愛,片尾畫面呼應托勒牧師在片中說過的話:「兩者(絕望與希望)共存才是生命的本質。」)、喜歡本片緩慢的敘事步調、喜歡飾演托勒牧師的Ethan Hawke演出,平實的,不張揚地,看見人心的徬徨與不安。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文章標籤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