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到底是誰?」
「我們是美國人。」

1986 年,美國正如火如荼地進行六百萬人「手牽手護美國」活動,家住聖塔克魯茲的女孩阿蒂,趁父親不注意時,獨自走入海灘遊樂園內的「靈境追尋」怪怪屋,她在滿 是鏡子折射的屋內,遇見一個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孩,阿蒂嚇得逃出怪怪屋,並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一度尚失語言能力,幸好在藉由舞蹈與繪畫抒發心情, 才重新找回聲音;多年後,阿蒂跟男友蓋博結婚,育有兩個孩子:大女兒瑟拉以及小兒子傑森;阿蒂的母親過世後,全家返回聖塔克魯茲老家度假;重返老家的阿蒂 感到心神不寧,似乎有什麼恐怖的事情就要發生;深夜,四個長得跟阿蒂家人一模一樣的「人」站在屋外,正準備闖入阿蒂家中……

Jordan Peele導演的第二部作品《我們》,看完電影當下,覺得《我們》不如前作《逃出絕命鎮》那麼令人驚艷,兩部片都在探討人的靈魂、都用驚悚類型包裝種族與政治議題、都會在緊張時刻適時安插笑點等,手法跟前作差異不大;回家後細想,又覺得《我們》的視覺與印象連結做得漂亮,例如剪刀與兔子形狀的相似、或是紅色飛盤「壓在」藍點浴巾上方等,而本片的故事格局相較於前作,其實野心又更大了些!

(這片要爆雷才好聊,底下都是雷,請斟酌閱讀)




《我們》的英文片名叫做「US」,可以翻譯成我們,也可以是美國Unite State的簡寫,一個關於「我們/美國」的故事。

電 影開場字幕表示美國有許多廢棄地下鐵道與坑道,沒人知道這些地下建物的存在目的;影片中段揭露地底下原來住有一群複製人,長得跟地面上的人一模一樣;多年 前美國政府做出複製人,本想利用複製人做事,卻發現複製人不具靈魂,只能拷貝地面人類的行動,政府承認失敗,將大批複製人留在地底下,過著不見天日、啃食 兔肉的悲慘日子。

《我 們》片中,年幼阿蒂走入怪怪屋,遇見跟她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孩Red;多年後,Red帶領複製人走出地底,並對地面社會展開攻擊;阿蒂奮勇殺死Red,帶領 家人駕車逃離聖塔克魯茲,她在車上憶起塵封多年的往事;原來,當年離開怪怪屋返家的並不是阿蒂而是Red,真正的阿蒂被Red給銬在地下世界;這說明了年 幼的阿蒂(其實是Red)為何會短暫失語、為何多年後Red再次見到阿蒂,第一件事是要阿蒂把自己的手銬起來(用以報復)、為何其他複製人不懂語言而 Red懂得、也說明Red何以能成為複製人領袖,因為她是「靈魂的持有者」。

「很久…很久…以前,一名女孩有個影子,女孩和影子共用了一個靈魂。」

靈 魂控制權會怎麼分配?我們從Red和阿蒂擁有相同的家庭成員數來看,得知兩人仍共用著「同一個靈魂」;那麼,到底是生活在地底下的Red(真正的阿蒂)控 制著生活在地面上的阿蒂(Red)行動,或者複製人走上地面後,就能取得較多的主控權?就像《逃出絕命鎮》裡的白人可以透過催眠操控黑人,但意識被壓制的 黑人,仍會在某些時刻突然清醒?

再 者,每一個複製人都會在地面上找到一個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類,那可以是一個人在兩樣不同社會教養環境下長大的隱喻(類似平行時空概念),一個是社會接 受的模樣(階層較高),一個是被壓抑的困境(難以翻身的低階層),Red帶領地底複製人來到地面並透過殺死地面上的「主人」,以能獲得全面的自由(取得意 識/靈魂/控制權),可視為導演對美國社會貧富差距問題的探討,或延伸探討黑奴歷史(延續至今)

Jordan Peele導演前作《逃出絕命鎮》,有著清楚的壞人:一群富有的老白人;《我們》模糊了好人與壞人的界線;《我們》片中的好人「或許」是阿蒂一家人,他們 為了活下來,殺掉許多複製人,當觀眾看到瑟拉發狠砍殺鄰居的複製人女兒,內心忍不住叫好、看到傑森拿重物朝複製人頭上砸下,救了母親一命,也覺得這一擊來 的正是時候;瑟拉和傑森殺了「壞人」,正當防衛,大快人心;電影後段才揭露地底下住著一群複製人,長年過著被操控的悲慘日子,假如阿蒂一家人為了求生而殺 人是「英雄」行徑,那麼這群複製人想要逃出地底掙脫被操控的人生,為何得是「壞人」?

假 如現實世界真有這麼一群「複製人」的存在,我們在知道真相後,會否給予他們一個生存空間?不知道真相前,每個人都是「不知情的加害者」,知道真相後,我們 有可能做出不同的抉擇嗎?電影後段,Red綁架傑森,阿蒂前往地下世界,殺掉Red、救回傑森,她對兒子說:「一切都會恢復原狀。」,阿蒂心目中的「原 狀」,或許是殺光複製人(而她自己就是複製人,多麼諷刺;片中,心神不寧的阿蒂曾對丈夫說:「我變得好不像我自己!」,一開始聽到這句話只覺得阿蒂承受來自童年陰影的壓力而感到痛苦,電影看完後才明白,身為複製人的她為融入人類社會,拋棄自己的出身,變成一個不是自己的人!)、或是把複製人趕回地底世界、或逃到另一個地方重新生活,眼不見為淨。

真相太醜陋,寧可懷著謊言活下去?《我們》開場,電視新聞播報1986年的「手牽手護美國」對抗飢餓活動,電影最後一幕,鏡頭拉遠,一群複製人手牽手橫跨美國大陸;導演藉1986年的手牽手活動,嘲諷表面的「團結」,背後藏有更多不被看見(或刻意掩飾)的黑幕,一如被國家遺棄在地底下的「人」,不見天日地悲慘活著;電影尾聲,複製人站出來進行手牽手活動,其實是要讓美國人看見他們的存在;「我們」都是美國人,不是只有生活在地面上(社會上層階級),活得風光的人才叫美國人、才是好人、才是英雄。

我 們或可質疑:複製人殺人是錯誤行為,因為他們不是靈魂的真正主人;那麼,從小取代阿蒂生活的Red,是否該要交還真正的阿蒂,她所喪失的人生與自由?或 者,我(複製人)已經取代妳,即便妳有許多委屈,也只能吞忍,為了保護家人也為了維持既有利益,只好不擇手段趕盡殺絕,這就是現實;因此,《我們》是 (假)阿蒂保衛家園的「英雄」故事,或是「掠奪者」侵佔他人生活與土地、不明真相的大人與孩子們,因恐懼而大開殺戒並引以為傲的恐怖故事?




《我們》結局,傑森看著車上的母親,臉上露出奇怪神情,也許傑森在聽到母親和Red的對話後,有猜到母親的「黑歷史」,傑森選擇不戳破真相,戴上面具,暗示社會上的每個人,都戴著一張假面具,「妥協」地活著

看完電影,朋友提出一個論點,他說阿蒂救回的傑森會不會也是複製人?Red綁走傑森卻不殺他,阿蒂殺死Red,順利救回傑森;如果當年Red和阿蒂可以互換生活(外表一樣,彼此互換衣服就好),那麼有沒有可能躲在櫃子裡的傑森其實是Red的兒子,而她故意把阿蒂引到藏匿兒子的房間裡,就是希望用自己的犧牲換取兒子在地面生活的機會?這個論點很有趣,但考慮到地底人只能拷貝地面人的生活,因此Red多一個兒子這件事應該無法成立;不過,假設Red生的是雙胞胎,那麼《我們》就成了一部「兩個」母親為了自己的孩子,努力打拼求生的親情電影!(有點《異形2》的既視感。)

接 連兩部作品都有令人驚喜的手筆,Jordan Peele導演證明自己不是一片導演,《我們》的氣氛處理極好,不會刻意嚇人(膽小如我都沒被嚇到,哈)、劇本有意思、演員表現亮眼,飾演阿蒂/Res的 Lupita Nyong'o,陰沉時很嚇人,殺人時又魄力十足,令人印象深刻(明年奧斯卡可以提名Lupita Nyong'o嗎?);硬要挑毛病的話,大概是片尾解謎時,有點太仰賴角色口述答案,若能讓觀眾自己「看」出真相,應該會更有趣些;最後,看到《我們》片 中出現一堆兔子跳來跳去的畫面,我就有猜到這會是複製人電影,因為諾蘭導演的《頂尖對決》也是隨處可見一堆兔子與魔術帽啊(剛好《我們》的傑森很愛變魔 術)。

最後,《我們》片中不斷出現的「11:11」,除了用宗教影射劇情(耶米利書)、11:11是鏡射關係、是阿蒂一家四口、是一個人分裂成兩人(11)、也是片中手牽手活動的圖像;妙的是,我也常在看時間的時候,湊巧出現這組數字耶!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