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不能像以前照顧阿母一樣照顧阿爸...」益正想將年邁獨居父親金茂送去養老院,妹妹玉珍極力反對,既然兄嫂無暇照顧父親,她打算將脾氣倔強的父親接回台北同住;金茂不想造成女兒麻煩,又對病痛的身體與未來感到悲觀,而有了結束生命的打算…

洪 伯豪導演的《老大人》,開場以播報平溪天燈節新聞拉開序幕,隨後觀眾在片中多次看到廢棄天燈披掛在樹枝或路邊畫面;《老大人》以天燈入題,隱喻人生如天 燈,初始(青春)充滿希望,在燈籠紙上寫滿願望,點燃燈油,看著天燈冉冉上升,照亮夜空;天燈在天空飛行一段時間,燈油逐漸耗盡(中生代),緩慢下降,最 後停靠在森林或路邊或地方人家屋頂(老年);《老大人》片中有三個世代:孫子輩阿凱青春正盛,生命仍有無限的想像與可能性(他在片中施放兩次天燈);中生 代是益正和玉珍,打拼多年,心其實有點累了(飛行的天燈);而掛在枝頭或路邊的破敗天燈,則是金茂,已經無力飛翔。

「不能這樣放著不管啊!」

天 燈當然也可以是父母與子女關係的隱喻,散落路邊的天燈,就像一個又一個被子女拋下的獨居老人或是養老院裡的老人們,獨自面對死亡(人們放了天燈,卻不管天 燈會飄往何處);《老大人》的動人,在於影片無意批判子女的無情,反而從對話中,看見子女們各自的困境(心有餘而力不足),一如益正當年付出大量心力照顧 重病母親,拖垮家中經濟,妻子為此有所微言,或是玉珍與丈夫的關係並不穩定,她只能隱忍不想讓老父親知道與擔心;電影也沒有責備金茂的傳統與固執與厭世, 而是讓觀眾看到老大人一邊擔心著子女與孫子的生活狀況、一邊陷在對妻子的思念、一邊對身體的衰敗感到無奈、一邊又在他人悄悄的耳語中,明白自己成了「負 擔」(所謂的耳語,其實都有點刻意放大音量,表面上是不想在老父親面前講他的不是,但就算是站在一定的距離外講話,仍是希望怨言能被老父親聽見...)。

不 同年紀不同階級的人都有各自的問題亟需解決,《老大人》細膩刻劃每個角色的心情,或哀傷或自私或無力感,並透過劇情推演,讓觀眾理解與接受金茂的最終選 擇;電影沒有讓我痛哭,這不是壞事,抒情而不刻意渲染悲傷,讓電影更有餘韻;結局收得很好,無論是玉珍彷彿知道些什麼事情的轉頭,或是最後與哥哥一起上山 的畫面都有力量;演員的演出讓電影更具說服力,三位主要演員:黃嘉千、小戽斗和喜翔,無論是口條或情緒演繹都很到位與動人。

若要說《老大人》的缺點,大概就是孫子和女友拜訪住在平溪的爺爺時,背景音樂突然「充滿活力」,儘管知道這愉悅的配樂是要表現年輕一輩的旺盛生命力,但青春樂章實在跟電影其他時刻的調性差異太大,聽到時有些錯愕。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