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館與戲院,光。

當 初蔡明亮導演把他的電影送進美術館,如今又讓電影回到戲院懷抱;影像因為播映場域的改變而變化;美術館是個不斷流動的空間,電影會受到更多外在因素的干 擾,相較於戲院,群眾想花多少時間在影片上,非常地自由隨性;戲院則帶有半強迫的性質,燈光暗下的一刻,我們跟影片被關在同一個空間裡,儘可能摒除外在世 界的干擾,進入導演想要觀眾領略的世界;然而,即便是半強迫式的觀影場所,這之間仍存在著個人自由意志的變動因素,觀眾與創作者與作品都會找尋各自的出路 /解釋,影片的意義(價值)總會因人而異。

無可抵抗的力量,光,你的臉。

無 論是《光》或是《你的臉》,都因為影像速度的慢而讓觀眾得以仔細端詳眼前尋常的日常風景(如果沒睡著的話);《光》和《你的臉》讓我感受最深的,是一股無 可抗拒的力量,我們無法控制光的走向,只能跟隨光的腳步前進,同樣的,我們也抵抗不了時間的侵蝕,肉軀會老去,精神力會流失,就連記憶,都可能隨年紀增長 而變得模糊不清。




故事與想像,你的臉。

不 同於《光》的靜,《你的臉》有了些活力,或許部分觀眾會覺得它沒有故事,但對我來說,只要有人就有故事,即便那個人只是坐在鏡頭前不發一言,眼神左右上下 流轉都有故事,他在想什麼、他尷尬嗎、他是否想著該開口或不該開口講話、他覺得無聊無趣嗎?觀賞《你的臉》是一個太難得的體驗(現實生活中,我們難得有機 會好好端詳一個人)又太多遐想的空間。

《你 的臉》有不說話的人,也有開口說話的人;被攝者或許是告訴導演該如何養身、或許是跟鏡頭與日後的可能觀眾訴說「我有一個好奇妙的故事,關於錯過與重 逢。」、或許是年輕時候做出的選擇,到了一定年紀後回首才明白遺憾的重量等;還有些人在鏡頭前沉沉睡去、有些人努力振作精神(對抗無形的嗜睡力量)、有些 人拿出口琴,接連吹奏了兩首令人難忘的歌曲(這一幕讓我看得熱淚盈眶)。

我不確定該不該推薦這部電影給朋友,或許有人會覺得它無聊、沉悶、不懂去戲院看建築物的光影看陌生人的皺紋有什麼好玩;我只能說我喜歡《光》、我好愛《你的臉》,對我來說,《你的臉》是一部沒有故事的作品,但它又劇情飽滿豐富的迷人,在那部電影裡,我看到了生命、時間、遺憾、情感、命運等,也從這些人身上,看到了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愛人以及我自己。

後話:
其 一,我記得有個日本競賽綜藝節目,其中有個單元是「不睡覺挑戰」,參賽者必須保持清醒不睡覺,撐最久的人就是贏家;比賽當然不會只要大家乖乖坐在哪邊撐 著,製作單位會設計很多活動給大家,包括每一段時間要起來運動一下、會安排老師上無聊的物理或數學課、要求參賽者躺在被窩中但不准睡著、或是播放抒情古典 樂給大家聽等等;觀賞《你的臉》時,我忍不住想:「如果製作單位向參賽者播放《你的臉》,應該會是一件很殘酷(賤)的事情吧!」,哈哈。

其二,觀賞《你的臉》前一天才剛去東一排骨吃飯,隨後就在大銀幕上看到老闆娘身影;我愛東一排骨,雖然它越來越貴越來越貴,但是鮮甜的附湯以及華麗的用餐空間以及親切的老員工們,還是讓我一再回訪。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