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20我地港澳電影節》看了四部各自精彩的短片。

《海盛路青年襲擊事件》講年輕男子阿德想要終止第四台合約,卻遭到電視公司百般刁難,震怒下拿出土製炸彈威脅...劇情諷刺官員的踢皮球文化,不禁讓人聯想起戴立忍導演的《不能沒有你》或是我很喜歡的印度電影《等待判決的日子》。但它當然也是香港現狀的隱喻,當亟欲解決的問題被不斷地拖延與忽視,人民該如何是好?有人向體制低頭,例如片中一對老夫妻花了20年時間依然解決不了合約問題,聽了阿德與電視公司主管的對話,反而責備阿德若要改變現狀,可能會影響(破壞)他們已經「習慣」的日子。也有人像阿德一樣,覺得錯誤的事情就該被認真對待與妥善處理,只是電視公司的人各個好聲好氣禮貌周到,但沒有一個人真的把阿德的需求放在心上。若說迫於無奈而作勢要攻擊電視台(國家)的阿德是暴民,那麼箝制與控管人民視聽自由的電視台(國家)就是良民嗎?

《手足》是紀錄短片,記錄下2019年香港街頭的樣貌,因為害怕而想要退縮的人、因為焦慮而要求夥伴趕快上前遞補的人、因為遭受攻擊而昏倒需要急救的人...不寧靜的街頭,一群人追求著他們的夢,只是天已亮,夢(希望)卻被白晝逐漸吞噬。

實驗短片《暴動之後,光復之前》從城牆、磚塊、催淚彈、標語等物件視角,訴說他們對香港的想法,每一個物件都有兩樣截然不同的聲音相互辯證,一個說暴民,一個說革命、一個說恨,一個說愛、一個說想要恢復正常,一個說正常早已死去...黑白畫面寧靜,旁白語氣平和,但影像與內容卻是躁動和不安。有質疑,有茫然,也有堅定。邁步向前,只為換得渺小的希望。

郭臻導演的《夜更》拿下金馬獎最佳劇情短片,劇情描述計程車司機與三組乘客的互動,司機無法接受香港街頭的抗爭,覺得生計受到影響,他先是跟第一個上車的年輕女學生產生口角,接著在第二組客人身上,看到事不關己的冷漠,以及造假影片對抗爭人士的抹黑。最後在第三組乘客看見年輕孩子所要付出的努力與犧牲。

《夜更》片中的司機、司機的女兒、三組乘客等角色,即是香港的縮影,不同階級的人對抗爭的不同想法與觀點。喜歡《夜更》從司機的視角看到階級的差異(一邊是抗爭現場,一邊卻是西線無戰事的平和),也喜歡影片結尾設計,由於年輕女學生掉了證件在車上,司機隔日特地將證件送回學校。當他準備離去時,校園剛好敲了下課鐘,一群孩子從校門口走出,他看著孩子們笑著鬧著無憂無慮的神情,才真正體會到那些參與抗爭的孩子們,究竟付出了什麼代價。


話說,飾演司機的是香港議員蔡志強,看著他我一直有種馬念先跑去演香港片的錯覺。

《2020我地港澳電影節》片單及放映時間https://reurl.cc/WL5kge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