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森林-01.jpg 

(一)
上週末回爸媽家,在書櫃裡意外找到《挪威的森林》小說。
怪哉,我買過這本書?
翻開書頁,上頭簽了我的姓名和日期,2001年購入。
啊?我完全沒有印象自己買過甚至讀過這本書,這說明了一件事:我應該很不愛這本書吧,不然怎麼會印象如此淺薄?
對於村上春樹的書,我似乎只喜歡過《遠方的鼓聲》,一本旅遊雜記,寫地甚好。
改天,我再來重讀一次《挪威的森林》小說好了。

(二)
好挫敗的一部電影啊!
《挪威的森林》讓我看地很不舒坦。
攝影極度優美(李屏賓先生掌鏡)、節奏緩慢卻雅緻、演員、配樂、後製都有水準。
可是,這部影片真是太挫敗、太脆弱、太哀傷、太軟弱、太憂鬱,搞得我在戲院裡,情緒不斷往下沉。
一個充滿挫折、不安、懷疑的年代,一票對死亡、慰藉、依賴、虛無的焦慮青年們。
他們口說著愁。
有人想愛,卻因生活、性愛的接連挫折,走上末路。
有人想愛,卻無法拋開亡魂,無法接受現實/人生/愛情的不完美,走上末路。
有人想愛,用盡力氣,卻只得到無語的吶喊與心痛。
有人想愛,卻口是心非、欲擒故縱。
雖然電影最終還是給了觀眾們一個出口,綠,春天,重生。
可是,我依然無法真心地愛這部影片。
我只感到憂鬱,慘澹蔓延蔓延蔓延;性愛僅是發洩、僅是慰藉,是愛卻也無愛。
這樣的書,這樣的題材,這樣的影像,跟我,有著距離。
我從來不是村上春樹的迷,呵,難怪我不愛《挪威的森林》,難怪我只想逃離。
莫名的是,當我從戲院返家,回到那懷抱著蒼白日光燈的房間,腦海不斷憶起影片的某些段落。
晨光透射的迷濛樹林、白雪皓皓的丘陵、海浪狂暴拍擊著岸邊、空照景下微小的一對戀人、曠地狂風吹亂戀人的髮絲,還有,女主角直子一雙懸空的腳,晃蕩著。
若將《挪威的森林》拆成片段觀賞,我會覺得這是一部好美好美的作品;然而當這些片段全部湊在一起時,竟只剩下耽溺感受。

(三)
女主角菊地凜子雖然長相不出眾,但我喜歡她說話的語氣。
從她第一次開口說「我不太會講話」,便注意到她小心翼翼地講話方式。
像是瓷器,一碰就碎。
也許,連聲音都會傷著她脆弱的靈魂吧。

(四)
步出戲院,搭電梯下樓,二個年輕女孩興奮聊天,大概讀過小說吧。
A說:「啊,電影拍的不好,拍太短了。」
B說:「小說很長啊,全部都拍出來,時間會遠超過兩個小時吧。」
A說:「可是有很多我想看的小說情節都沒拍到,這樣很可惜耶。」
嗯,我倒蠻想知道這位女生想看卻沒拍到的劇情是哪些。

創作者介紹

香功堂!!PIXNET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