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取走我的性命,再把它變成電玩...」

尼歐在母體世界是一位知名的電玩遊戲設計師,當他再次覺醒,跟著一群受舊時代革命事件所啟蒙的年輕人們,試圖拯救(喚醒)一名外貌神似崔妮蒂的女子...

一、Lana Wachowski 導演的《駭客任務:復活》,令我想起當初觀賞《駭客任務:最後戰役》的心情,劇中角色很努力地解釋電影的世界觀,長篇大論,鉅細彌遺,但我有聽沒有懂,越聽越模糊,電影看到中段,已經放棄理解分析師或是史密斯或是從母體中甦醒的人類反抗軍到底想幹嘛,反正聽不懂他們的論調,轉而享受酷炫的動作場面。

《駭客任務:復活》的動作場面搞很大,武打場面也不算少,但整體看下來,沒有哪一場戲讓人印象特別深刻,劇中有許多場景(與動作設計)都在跟前三部曲致敬(挪用),年輕反抗軍兔兒與崔妮蒂「共享意識」的畫面,有著《超感八人組》的既視感。電腦人為了阻止尼歐和崔妮蒂離開母體,讓一堆電腦人從天而降變成炸彈,畫面神似奈沙馬蘭導演的《破天荒》(《破天荒》的神秘病毒 V.S. 《駭客任務:復活》的電腦病毒)。

二、《駭客任務:復活》酸華納兄弟濫用《駭客任務》IP,但影片最後不忘透過兩位主角之口跟分析師(華納高層?)說:「謝謝你讓我們獲得二次機會。」畢竟片商捧錢請 Lana Wachowski 導演拍更多的《駭客任務》電影,她也在多年後決定拍攝續集,讓知名的角色重新回到銀幕前,圓滿導演想要說出新章節故事的願望。

三、「女人以前很容易操控。」分析師這段話述說了導演對於好萊塢電影裡女性角色的種種刻板印象的厭惡,以及透過不同的作品,賦予女性銀幕形象更多元的可能性。

四、《駭客任務:復活》結尾的工作人員名單,導演特地感謝了父母,並說:「愛是萬物的起源」,這應該是導演作品的創作核心吧?《駭客任務》系列,崔妮蒂和尼歐對彼此的愛與信任,讓他們義無反顧地信任對方,甚至甘願為對方犧牲(愛的強大信念)。影集《超感八人組》也是相似的概念,而且對於愛的想像更加地純粹:性別性向階級種族的界線全部都被消除,只要有愛,我們就能成為「一體」。話說,《超感八人組》有幾位演員跑來演《駭客任務:復活》,挺令人驚喜。

五、莫斐斯在這部新作沒有太多的存在感,兔兒等人也有點平面,很難對這些角色有更多的情感投射。《駭客任務》的系列作品中,我還是只對第一集有感,那是唯一一集有在情感面打動我,而且電影沒有塞太多科技用語的作品(對於腦袋不太靈光的我來說,觀賞《駭客任務》三四集有點痛苦啊)。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