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01.jpg

看似平凡的小鎮村民劉金喜,與妻子、兒子過著恬淡生活。
ㄧ日,兩名通緝犯闖入村莊逞惡,劉金喜挺身而出助人,順利擊斃惡人。
朝廷捕快徐百九負責調查此一刑案,眼見武功高強的通緝要犯竟被普通小老百姓給制服,便覺事有蹊蹺,遣人深入調查劉金喜背景,驚訝發現他的真實身份極有可能是失蹤十年的殺人組織「七十二地煞」二當家唐龍。
徐百九趕忙往上呈報,申請逮捕令,準備將劉金喜(唐龍)逮捕歸案;另一方面,「七十二地煞」的教主得知失蹤多年兒子的下落,馬上派出大隊人馬欲將兒子迎回組織;而滿心以為已經拋棄過往血腥包袱的劉金喜,再次陷入身不由己的景況,面對黑白兩道追擊,他與家人能否全身而退?

《武俠》談情(感性)與法(理性),犯過錯又改過向善的人能否有二次機會?
徐百九說:「我以前曾經因為同情一個男孩,放了他一條生路。誰知道男孩返家,竟將自己的親生父母給毒死。所以,法律中不該談情,談情,就容易有錯。」
談情,就容易出錯,這麼講正確嗎?
《法外情》的劉德華自小在孤兒院長大,長大後成為知名律師。某天他出於同情幫一名犯了過失殺人罪的老妓女辯護,意外發現這名妓女竟是當年遺棄他的生母,並逐步了解母親悲情的傷心往事。
誰說人不該擁有二次機會?有時人們犯法其實是出於自衛或迫於無奈啊。
《英雄本色》的狄龍大哥亦表示贊成,儘管年輕時壞事幹盡,但老來改過自新並非天方夜譚。狄龍大哥語重心長地說:「我不當大哥已經很久了。」
《武俠》用兩個角色來闡述情與法的兩難,一個是徐百九,原先相信人性本善,直到吃過虧才知人性的惡;另一個是劉金喜,本是窮凶惡極之士,如今在家人的愛情滋潤下,慢慢學會體貼。
劉金喜得知徐百九可能發現他的祕密後,親自送對方離開村落,劉金喜問他:「你是不是這一去就不會回來了?」,害怕劉金喜殺人滅口的徐百九怯怯地說:「是」。
結果,劉金喜信了他,而徐百九非但沒有信守諾言,甚至找來一堆官兵回村落幫自己壯膽。
瞧,感性(情)者總是容易被欺負啊,一如早年的徐百九;一如現在的劉金喜。
儘管《武俠》尾聲看似肯定良善的力量,情面凌駕於法律之上,可我出了戲院,卻仍帶有一絲毫的疑慮。
記得片有這麼一段戲,劉金喜因為擊退惡人而成村裡的大英雄,認真辦案的徐百九為調查劉金喜真實身份不慎誤傷對方(其實是劉金喜下的局),村民們見此情景莫不感到氣憤,紛紛引吭高歌責備徐百九的不是。
看此情景,我心中不免感嘆,認真辦案的捕快成了人人喊打的壞蛋;而藏有祕密的人反成眾人崇拜的偶像。
法中講情,情中重法,我們如何拿捏箇中分寸?又如何辨識、甚或確定:「何者為良善,何者為邪惡?」。
對人的無法信任,其實是《武俠》一片予人最深沈的感慨。

武俠-02.jpg

《武俠》談江湖,江湖啊,哪是咱們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笑傲江湖2》的令狐沖帶一群師兄弟準備退隱江湖,卻碰上妖魅高手東方不敗、碰上任盈盈野心勃勃的父親任我行,江湖還沒退出,先死一堆無辜的師兄弟們。
《臥虎藏龍》的李慕白把隨身配劍交給了貝勒爺,他說要隱退。然而我不犯人,不代表人不犯我。一個耍脾氣的驕驕女便能要了他的命。
《功夫》的村落藏著多名高高手,後因斧頭幫搗亂,只能挺身對強權,最後落得悲慘下場。
《武俠》片名看似沒頭沒腦,但細想:只要有武林高手,便有俠義情懷,便有江湖;有了江湖,就有身不由己,就有必要的犧牲與奉獻。
如此的故事結構,不正是武俠電影的完美典型嘛。
有趣的是,影片中劉金喜為擺脫過去而斷臂,一刀砍斷他和「七十二地煞」和父親(教主)之間的恩恩怨怨;然而劉金喜的斷臂行為,卻讓影迷們發出會心一笑,斷臂反更強有力地連結起甄子丹和王羽兩代武打演員間相互傳承的時代意義啊。

《武俠》談科學辦案,結合中醫針灸與人體經脈穴道與西醫實事求是的觀察,讓徐百九化身成古代版的CSI法醫,即便沒有親臨現場,也能根據死者的屍體與傷痕重現兇案現場。
只是我有疑惑,為何「七十二地煞」教主的金鐘罩鐵布衫禁得起劉金喜的大刀砍擊,卻禁不起徐百九的長針伺候,人體最脆弱之處原是腳底板來著?
真是不經一事不長一智,日後若學了金鐘罩,腳上得穿雙厚重點的鞋子,如此才能萬無一失、天下無敵。
再說,徐百九原先對劉金喜非常不滿,怎在得知「七十二地煞」教主親自出馬捉拿劉金喜時,態度馬上改變,幫起這位一度令他萬分畏懼的「前」殺人魔王。態度轉變之快,簡直毫無邏輯可言。
是說,武俠電影高來高去,本就不能用邏輯方式思考。
因此《武俠》一片將武俠類型與科學做結合,其實在前提上就先自相矛盾了哩。(老覺得徐百九的醫學分析不夠精緻,有趣味性,卻仍顯空泛!)

武俠-04.jpg  

《武俠》談兩樣家庭兩樣情。一家以恨為出發點,自小教導兒子有仇必報、手下不留情;一家以愛為出發點,劉金喜的老婆經歷過前夫不告而別的傷心往事,從此對人失去了信心,卻在曾經殺人無數的劉金喜用心呵護與保護下,重拾對人的信任。
仇恨引來死亡與對立;唯有愛才能破難關,才是王道。
只是,為何「七十二地煞」的教主一心要劉金喜返回組織?為何劉金喜不惜斷臂以求決裂與組織的關係時,教主會突然震怒?為何劉金喜母親在落水之前會激動大喊:「你是唐龍,你還是唐龍啊。」?
唉,那不也是一種愛的表現?不也是對擁有血緣關係的孩子的無法放手的愛的失望情緒啊。
看著銀幕上的唐龍為擺脫家人付出如此大的心力,腦海忽然「叮咚」一響,哈,不覺得《武俠》一片頗有青少年電影的情調嗎?
我在劉金喜身上彷彿看見一名為求獨立的青少年,如何起身對抗代表權威的父母家長啊!

陳可辛導演的《武俠》,拍的不差,取景優美、故事講地流暢。只是我看完影片,並無生出太多感動,不若當年觀賞《投名狀》前半場般地驚艷。
演員部份倒有可觀,丹哥飾演的劉金喜,有強悍也有溫柔,化身唐龍時,眼神殺氣很是迷人啊;邁入中年的金城武飾演徐百九,嗯,這是我第一次覺得金城武的演出沒有被其他演員吃掉耶;美麗的湯唯素顏扮村婦,型對了,但演出只能算中規中矩(非戰之罪,導演沒給湯唯太多發揮的空間)。
許久未見的老牌巨星王羽出場次數不多,但場場搶戲,一幕「狠爺餵孫」戲,看地我直發毛,今年底的金馬獎應該入圍有望吧。
只是看著發福的王羽身影,腦海卻浮現馬龍白蘭度在《攔截人魔島》中的造型與樣貌。唉,美好時光易逝,青春小鳥一去不復返啊。

最後,可否請教看過《武俠》一片的朋友們,有人覺得影片的音效有點問題嗎?為何我看的那場次,整場充刺著嗡嗡作響的聲音?而且人聲部份都明顯暗啞不清。
究竟是戲院的音響出了問題,還是影片後製沒做好啊???

, , , , , ,
創作者介紹

香功堂!!PIXNET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