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克原是廣受歡迎的電台主持人,以犀利聳動的主持風格著稱,由於他在節目上嘲弄一名情緒不穩聽眾,導致對方拿槍掃射酒吧群眾,造成多人死亡,事件發生後,傑克自責不已,神隱在一家錄影帶內,鎮日酗酒澆愁,直到偶然機會下認識自稱為武士的流浪漢帕克,傑克輾轉得知帕里原是某大學歷史教授,他的妻子正是當年槍擊案的無辜受害者之一,為擺脫內心愧疚,傑克決定幫帕里追到他心儀的女孩莉迪亞.....。

1991年的《奇幻城市》是一部關於救贖的電影。

傑克幫助帕里,是為拯救帕里脫離底層流浪生活;然而,帕里跟傑克講了一個國王與傻子與聖杯的故事,我們才發現,需要被拯救的人不只是帕里,更是傑克。

《國王與傻子》的故事:
男孩在成為國王前,夜訪森林以證明自己的勇氣足以成為一國之君。當他獨自一人時,忽見神聖幻象,聖杯在聖火中出現,有個聲音對男孩說:『你將守護擁有醫治心靈的聖杯。』,然而男孩的心正沈醉於權力與名聲與美色中,他覺得自己不像個孩子,倒像是無所不能的天神,他伸手拿取聖杯,聖杯消失不見,男孩的手在聖火中遭到嚴重灼傷。
男孩年紀漸長,手上傷口亦愈發嚴重,直到某天,生命對他不再有所意義,他對人對自己也不再具有信心,他無法愛人與被愛,他厭惡人生,即將死去;某日,一名愚人走入宮殿看見孤獨的國王,由於愚人有著單純之心,他看到的不是一名國王,而是一個寂寞而痛苦的凡人。
愚人問國王:『你怎麼了?』。
國王回答:『我口很渴,我需要水讓灼燒的喉嚨冷卻』。
愚人拿了個杯子裝水給他,國王喝水時,發現手上的灼燒傷口逐漸癒合,國王瞧著手中杯子,竟是他渴求終生的聖杯,他驚訝地對愚人說:『你怎能尋得我遍尋不著的聖杯?』。
愚人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很渴。

帕里故事中的國王即是傑克,高高在上目中無人,坐擁財富與權勢卻不懂付出與關心,物質生活獲得滿足,心靈生活卻很空虛,貪婪的想要更多,遍尋不著可以療癒心靈的聖杯。
電影的聖杯,象徵著純粹的付出,無暇的愛。
《奇幻城市》披著喜劇片的外衣,但內裡實是不折不扣的浪漫愛情電影。影片有四個主要角色,除了傑克和帕里外,還有守候在傑克身旁的錄影帶店老闆娘安妮,以及帕里心儀的古怪女孩莉迪亞,這四個人或說片中那群遊蕩在城市底層的流浪漢與療養院中的病患們,他們都缺乏愛,他們都寂寞,他們都失了魂,在大城市裡遊遊蕩蕩,找不到可以靠岸的港口。
莉迪亞有了帕里的愛,才明白自己不孤單。
傑克有了安妮的愛,才找到生活的重心。
安妮有了傑克的愛,才感到圓滿。
而帕里呢?一次意外,精神嚴重受創,就此陷入恍神狀態無法甦醒,為讓帕里回神,傑克潛入富翁豪宅,幫忙帕里盜取他朝思暮想的聖杯,拿到聖杯後的帕里,果然從失神狀態獲得解放。

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

是什麼讓帕里從混沌意識的泥沼中掙脫出來?
是聖杯?是神蹟?或者,是人與人之間最真誠純粹的關懷與付出?
『你怎能尋得我遍尋不著的聖杯?』。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很渴。』
原來聖杯存在每個人心底最良善無私的舉動中,只要對人對世界多一點關懷,這個殘破的暴力的病的不輕的世界,就能得到改善與治療。
《奇幻城市》的電影原名是《The Fisher King》,Fisher King源自亞瑟王傳說,指的是保護聖杯的王,而「Fisher King」也常被稱為「Wounded King」(身體受過傷害,無法自由行動),而在不少傳說故事中,受傷的聖杯守護者其實有兩位,或指父親和兒子,或指祖父和孫子,共同守護著城堡裡的聖杯。
由此引申,《奇幻城市》片名的「Fisher King」指的是帕里,亦是傑克。

「即使在垃圾堆中,也能發現美麗事物。」帕里。

我喜歡《奇幻城市》,一是這個關於救贖與愛的故事太溫暖太迷人(一群人因為愛而受傷也因為愛而解脫);一是帕里想像中的恐怖紅武士造型,既是帕里妻子腦漿爆裂的恐怖意象,也跟帕里的歷史教授背景呼應;一是每一部經典電影,都有一群氣質搭配的恰到好處,多一分則太過少一分則太虛的演員組合,《奇幻城市》的演員非常強大,羅賓威廉斯(Robin Williams)把帕里演的令人捧腹又叫人心痛、傑夫布瑞吉(Jeff Bridges)飾演的傑克,常常叫人恨得牙癢癢又對他後來的轉變感到窩心、Mercedes Ruehl飾演的安妮,一整個搶戲,把這個性格豪放又心思細膩的老闆娘給演到骨子裡去(Mercedes Ruehl也憑這個角色拿到奧斯卡女配角獎)、飾演莉迪亞的Amanda Plummer,完美詮釋莉迪亞的古怪與可愛;除了這幾個主要演員外,另外要提一下Michael Jeter飾演的男高音流浪漢,出場不多,但每一場戲都搶眼,有時讓人爆笑,有時又令人不捨啊!

我喜歡《奇幻城市》,因為Terry Gilliam導演儘管愛搞怪,搞浪漫也不含糊,光是一場帕里在中央車站追著莉迪亞跑,忽然車站大廳變成舞廳,所有路人瞬間跳起舞來的魔幻畫面,就讓當年在戲院觀賞電影的我感動到雞皮疙瘩全部竄出來(即使看了N次,每次看到這個片段依然深受感動),而且我也好喜歡四個主角一起去中國餐廳吃飯一幕,影片情調剛開始是熱鬧與吵雜,莉迪亞與帕里從生疏慢慢變得熟悉,然後帕里隨口唱了一首關於莉迪亞的歌曲,鏡頭慢慢從四名主角身上拉開,接著看見餐館內其他服務員與客人也在安靜地聆聽著帕里的歌,聽著他如何如何愛上一位叫做莉迪亞的女孩。
我·愛·死·這·一·段!!情緒非常到位,有愛,有歡笑,有小確幸。
不得不說Terry Gilliam近年電影比較不那麼感動我,很大的原因就是他的影片依舊有著天馬行空的創意與奇怪的故事節奏,但少了如《奇幻城市》(以及另一部我很愛的電影《未來總動員》)的濃郁情味

今年高雄電影節將播映五部經典喜劇片,其中兩部作品出自Terry Gilliam導演之手,一是從頭到尾笑哏不間斷的《聖杯傳奇》,另一部就是《奇幻城市》,兩部影片的時空不同,但剛好都是尋找聖杯的題材,一古一今,可以對照欣賞;另外,Terry Gilliam導演一直想拍唐吉軻德故事,卻始終沒能拍成,其實《奇幻城市》也可以跟唐吉軻德對照著看,老愛幻想自己是武士的唐吉軻德和他的助手桑丘,不正似帕里和傑克的組合嘛!

補充:
觀賞《奇幻城市》時,對Jeff Bridges在片中某件T-shirt圖案很感好奇:一名棒球選手與菩提樹三個字,上網查了一下,原來圖案人物是別當薰(kaoru betto),日本職棒選手,生涯擊出過155支全壘打;那麼別當薰和菩提樹的關係為何?我繼續搜查相關訊息,可惜除了解釋菩提樹的意思外,沒有發現兩者結合的關聯,或許沒有什麼關聯,只是設計者剛巧覺得這個圖案搭配這組文字很有趣吧。

另外,這款T-shirt是Jeff Bridges的幸運T嗎?
他在1989年的《Cold Feet》、1991年的《奇幻城市》和1998年的《謀殺綠腳趾》都穿著這件T-shirt演戲喔,背後原因是啥也不得而知。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 ,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