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迪艾倫即使講一個現代的故事,他的電影氛圍還是帶點老派、優雅、知性、外加神經質的潔癖。



愛情決勝點講愛情的情與慾、講背叛、講謀殺,也講勝負早成定局的比賽。

影片開場先說明了網球的微妙,當比賽進行至賽末、決勝點時,一顆觸網球的落點,將影響整場比賽的結果。往前、往後,細微的差異,成就了天堂和地獄。

男主角克里斯說,凡事取決於運氣,沒有運氣的人,做什麼事情,都會差那臨門一腳,終至失敗。

運氣這兩個字,成了鬼魅,不斷在電影裡現身,主導劇情的走向。



從職業網球界退下來的克里斯,在高級俱樂部擔任網球教練。在這裡,他認識了富家子弟湯姆,兩人因為相同的興趣,而結為好友。

透過湯姆,克里斯又認識了湯姆的妹妹艾瑪,及湯姆的未婚妻諾拉。

艾瑪對克里斯一見鍾情、而克里斯對諾拉一見傾心。這是一場兩人戰爭。艾瑪的優勢在於龐大的資產、諾拉的優勢在於性感誘人的外貌。

第一場比賽,艾瑪贏得了克里斯的心,他們步入禮堂。而諾拉則跟湯姆解除婚約,離開了倫敦。

偶然機會下,諾拉和克里斯再度碰頭,兩人天雷地火,勾搭在一起。克里斯說著甜言蜜語,他鄙視自己的婚姻,一心想跟諾拉共守。

而諾拉發現自己懷有克里斯的小孩後,她開始建立美麗的幻想,她以為克里斯真會為了她而放棄自己跟艾瑪的生活、放棄物質上的享受。

諾拉與艾瑪的第二場戰爭,又再度敗的一踏糊塗,她怎麼也想不到,打敗她的,其實不是愛情,而是現實。

諾拉終其一生,只能當別人性幻想的對象,卻永遠無法成為球場上的勝利者。



欣賞愛情決勝點,就像看了一場又一場的比賽。

克里斯跟諾拉初次見面的乒乓球賽,已經將兩人關係說得通透。

克里斯初見諾拉於一場乒乓球賽。克里斯言辭挑逗、諾拉接受挑戰。她說:那麼來玩一場吧。克里斯客氣的說:我對乒乓球不是很熟練。

話才講完,他一揮拍殺球,球賽馬上宣告結束。扮豬吃老虎,一場戲,顯現了克里斯的老謀深算和勝券在握。

至於諾拉,則是不自量力,以為可以挑戰人生困境的理想家,卻不明白彼此的差異性。



克里斯的性格中的實際面,讓他不至於落於諾拉的困境中。

就像他從職網賽退出,湯姆說:你的能力這麼好,為什麼不繼續打職網?

克里斯的朋友也說:如果你努力、專心的打球,我相信你一定會打敗那些種子球員的!

但是克里斯說:路遙知馬力。一開始我們或許還能平分秋色,但球賽時間拉長,就可以看出彼此的差異。

他一直明白自己的界限在哪裡,所以他懂得退一步、懂得不強求。

這也解釋了,當諾拉要求克里斯跟艾瑪離婚時,克里斯為何遲遲不肯行動的原因。因為他老早看出自己和諾拉之間的不可能性。他不可能為了諾拉放棄他大好的將來。

一旦看出自己或對手的弱點,就要補救。該如何補救?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啊!

所以,克里斯解決了對手,讓球賽永遠的結束,讓對手連吭聲的機會都沒有。

不管是湯姆、或是克里斯的朋友,他們對克里斯的評價果然沒有錯:如果夠努力,你確實可以幹一翻驚天動地的大事!



愛情決勝點,不光是克里斯V.S諾拉或是諾拉V.S艾瑪的比賽,還是一場現實生活V.S愛情理想的比賽。

伍迪艾倫究竟是悲觀於人性的醜陋?還是已然看透人生,只是將生活的殘酷面給點出?

片尾,克里斯一家人在客廳中談話,大家圍著逗弄克里斯和艾瑪的小孩,然後湯姆說:與其要孩子變聰明,我倒寧願孩子的運氣好。

運氣好!這三個字讓我想到美國發生的一件謀殺案:美式足球員辛普森殺妻案。

當時警方雖然指稱有足夠的證據證明辛普森殺了自己的妻子和她的情夫。後來卻因為證據不夠足以判定辛普森為兇手,因此法院不得不判辛普森無罪開釋。

辛普森到底有沒有殺妻?這個問題還存活在所有懷疑論者的心裡。

一如愛情決勝點中的警探,因為一只沒有落海的戒指,而扭轉了整個局面,警探對克里斯的懷疑,亦隨著這枚戒指束之高閣,塵封了起來。

天底下沒有超完美謀殺案,所有的犯案關鍵,都取決於一絲毫的運氣好壞。

影片中的克里斯對著無辜受害的婆婆鬼魂說:沒有犧牲,就無法成就一件經典。

我想,應該改成:沒有運氣,就無法成就一件經典。



人生的起落,或許也是如此。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