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辦法忍受這部電影。

當我在看以父之名這部電影時,我這麼跟44說。

他問我:為何?電影沒有不好啊!

我說:因為我無法忍受裡面的情節,因為這部電影讓我喘不過氣來。



我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不知道為什麼,年紀越大,看到越沈重的電影,心情越是容易被影響。

以父之名的故事關於英國遭到恐怖份子攻擊,英國政府頒佈一項法令,不管理由為何,可以隨意捉拿任何看似有嫌疑的人物,不須理由,即可將這些人拘留至少七日!

丹尼爾戴路易斯飾演的小混混,因為遭人忌恨,對方向英國警方告發栽贓,遂遭到拘捕。在拘捕期間,他的父親、阿姨、堂兄、堂弟,通通莫名其妙遭到逮捕,理由是:他們是恐怖份子的炸彈提供者、他們是恐怖份子的後盾、他們是戴著正常人面具的雙面間諜。

在社會情緒的過度高漲下,英國警方為求趕快跟社會有個交代,屈打這些無辜者成招,每個人都被迫簽下自白書,全部送進監牢。

然而,當真正的兇手現身,並跟警方說明他們抓錯人犯時,警方高層卻不願意面對犯錯的事實,還是讓這幾位無辜的人繼續待在監獄。

丹尼爾的父親一直是個好好先生,他總是教導兒子要帶著足夠的信仰面對生活的困境、做人不可以對不起自己的良心、即使是最艱困的時候,也不要放棄自己....。

但在禁不住長期的牢獄困苦生活,父親終於在數年後,病逝於監獄中。

畫面中,丹尼爾呆坐在自己空蕩的牢房裡,我想,他心裡一定有很多的疑問。為什麼他會在這裡?為什麼他的父親要遭受到如此待遇?為什麼人們可以為所應為?

當神父進入牢房告訴他:抱歉,你的父親在一個小時前過世了。

他也只是沈默地回答:我明白了,謝謝你神父。

他的安靜,帶著龐大的憤怒、不解,龐大的不捨、還有對父親、家人的萬分抱歉。

然後,他聽到其中一位獄友大喊,他說:傑瑞(丹尼爾),他們害死了吉賽彼(父親),他們害死了吉賽彼!!!

所有監獄的犯人為了紀念死去的吉賽彼,紛紛從牢房的窗口丟下點了火的紙團。

鏡頭拉到監獄的外觀,一團團燃著烈火的紙團從空中慢慢飄下!這紙團是正義的火焰?是憤怒?是祝禱的安息?在這個時刻都不重要了。我只知道自己望著電視上這一幕,眼淚不能停止的流下。
電影的父親形象是正直、溫和、有包容性。他從來不會去批判任何人,他只是清楚的明白,每個人都有他好的一面,沒有人是全然的罪惡。

他用自己的生命來教導他的摯愛,教導他的孩子,希望孩子可以離開偏軌,回到正道。他希望孩子不會被淹沒在這一大片混濁的人性污水中。

這無妄的牢獄之災,無意間讓原本關係惡劣的父子關係有了改善。兒子慢慢可以體會父親的苦心,他慢慢懂得安靜、寡言的父親的人生哲學,對人的善意、還有對生命的尊重。

當他對父親說:我對童年最深刻的記憶,是我握著你的手,我的小手握著你的大手。我記得,我可以在你的掌心中聞到煙草的味道。當我心情不好時,我便試著回想聞著你手中煙草味道的時刻。

父親聞言,臉上的表情,融合了欣慰、開心,但同一方面,又是這樣的傷感。因為他明白自己將不久人世,他明白他和孩子的距離,不只是再也聞不到的掌心煙草味道了。



看這部電影時,我忍不住的打了寒顫。人們是如何的盲目、又如何的自私?但同一時間,人性,卻也能有如此光輝燦爛的一面?

以父之名之所以讓人不忍卒睹,是因為它改編自真實事件。15年的冤獄,年輕的生命進去,出來後,已經是中年人模樣。

當年在法庭上嘻笑怒罵,以為自己可以脫罪的年輕靈魂,老早被磨的精力全失。

我們不禁要問:人類自視為萬物之靈,自視為高智慧的靈長類動物。為什麼會如此的盲目?為什麼人類這麼容易被煽動?

我們究竟明白了什麼?當我們看新聞時,我們可以從中反省多少?看到多少真相?

當年這幾位被送進監獄的無辜者,是英國政府的不公不正,還是整個英國社會的不公不正?

難道當年朝著他們大喊:死愛爾蘭人,去死吧!的人,就可以脫出於事件之外?他們大概沒有想過,社會的態度,同時也影響著法律的公正性。

當我們打著正義的旗幟時,我們如何明白,如何自知,我們就是代表正義的一方?也許,我們並不如自己想像中的正義,也許,我們是朝著犯人丟石頭的人,卻忘了自己的罪孽?



以父之名的可悲,一、在於它是真實案件改編;二,多年過去,各國社會仍充斥著如斯的煽動氣氛。

看看美軍對待伊拉克戰犯的照片、看看新聞台討論區裡,充斥的偏激言論、看看世界的局勢,不停歇的戰火綿延、恐怖份子攻擊.....。

所以,我跟44說:我真的無法忍受這部電影。

我跟他說,要是有一天我去澳洲玩,發生恐怖份子攻擊事件,新聞報導是中國人主導攻擊事件,那麼,所有在澳洲的中國人都要小心了。

同樣的,自從911攻擊事件之後,所有長得像中東人的紐約客,通通都被掛上恐怖份子標籤,他們就像是不被認同的個體,他們等同於:罪惡、犯人。

當人們習於用有色的眼光看待不同的人,那麼社會、法律上的冤獄,就永遠不會消失、減少。
電影結尾,傑瑞(丹尼爾)無罪釋放,他對著外頭擁擠的採訪記者大喊著:

I’m an innocent man. I spent 15 years in prison for something I didn’t do. I watched my father die in a British prison for something he didn’t do. And this government still says he’s guilty. I want to tell them that until my father is proved innocent, until all the people involved in this case are proved innocent, until the guilty ones are brought to justice, I will fight on. In the name of my father and of the truth!

我是無辜的人,我為了一件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在監獄待了15年。眼睜睜的看著我的父親死於冤獄中。

而這個政府還是堅持他是有罪的!我要告訴他們(政府),我會一直抗爭,直到他們還我父親清白、直到他們還所有人的清白、直到真正有罪的那一方得到制裁。

以我父親的名譽,以及真理!



一部93年的電影,說著更早的悲劇。

但是在2007年的今日,這樣的悲劇,是否還是不斷的上演著?

答案,其實顯而易見啊!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