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Captive-01

2005年,熱愛溜冰的九歲女孩卡珊和從事造景工作的父親馬修,以及在飯店擔任清潔員的母親蒂娜過著平凡幸福的日子。
2005年,卡珊在父親車子後座遭人綁架,從此人間蒸發。馬修與蒂娜的婚姻生活亮起紅燈。
2012年,蒂娜打掃飯店房間時,陸續發現某些與卡珊相關物件,溜冰獎盃、風箏等等,彷彿有人刻意留下訊息,給予蒂娜「女兒尚在人世」的希望,卻也殘酷地折磨蒂娜,提醒她女兒依舊下落不明的事實。
2013年,負責追查網路戀童罪犯的鄧洛普探長,在一次慈善晚宴後失蹤,她的男友兼同事康沃探員,急如熱鍋上螞蟻,女友到底去哪了?

「在逝去的年代裡,世界一度陷入失衡的狀態。日和夜,陰和陽,決然的分開。在夜的世界裡,萬物無法繁殖。在日的領域裡,萬物得不到休養生息。人類苦不堪言,卻無法知道,為何世界亂了秩序?唯有認為,這是一個詛咒。」(《魔笛》維基連結:http://zh.wikipedia.org/zh-tw/%E9%AD%94%E7%AC%9B)

加拿大導演艾騰伊格言(Atom Egoyan)的《雪地迷蹤》,不斷在片中提及莫札特歌劇《魔笛》(次數多到像在「要求」觀眾:「如果不熟悉《魔笛》,快去翻資料!!!」),作為劇情對照之用;《雪地迷蹤》講述幸福生活遭受橫禍襲擊,從此失去平衡(日夜分離),卡珊的父母親在女兒失蹤後,兩人相處只有爭執與淚水,不見原諒與笑容、幫忙追查案情的鄧洛普探長和康沃探員,各有黑暗過往,撕裂他們對人或世界的單純信任;《雪地迷蹤》以冬日景色貫穿全片,不見春天與夏日蹤影,亦在影射《魔笛》日與夜的分離狀態;而片中的冷冽冬日,也可視為人心的荒涼與冷漠象徵,一如卡珊被軟禁在裝設攝影機的房間內,生活點滴被傳送至網路世界,讓戀童者得以透過網路窺看無助孩子遭受折磨或虐待,藉此獲得生理快感,許多人看見「殘酷」的事件發生,卻無人出手相助,因為有需求便有供給,自私而殘酷;同樣的,女孩為求生存,不得不幫人蛇集團誘騙其他孩童、女孩母親因為心裡苦痛無處發洩,只能拿丈夫出氣、鄧洛普探長年輕時曾經流落街頭無人聞問、康沃探員始終對馬修抱有懷疑/敵對態度,讓馬修蒙受許多額外壓力等皆是如此。
另外,綁架卡珊的麥卡,他的角色既像是《魔笛》中綁架公主帕蜜娜的薩拉斯妥(祭司),表面上是惡人,實則對公主施以保護(心境上對自己行徑的認同),而麥卡這名角色面對鄧洛普探長或馬修夫婦,又像是以迷信和仇恨統治世界的夜后,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至於《雪地迷蹤》的後段劇情發展亦如《魔笛》,透過父親對女兒的愛、康沃探員對鄧洛普探長的愛、或是鄧洛普探長對生活的世界的愛等,讓混亂的世界重新回歸平衡。

The-Captive-02

除劇情與《魔笛》有所呼應,《雪地迷蹤》的劇本另有些吸引我的哏,例如麥卡故意讓蒂娜找到與女兒相關物件的設計,像是捉弄螞蟻的孩子,從高處(隱藏攝影機)觀察/掌握他人的痛苦,並從中獲得快感;例如馬修和康沃探員都因為沒有陪伴在女兒/女伴身邊,才讓心愛的家人/女伴陷入險境,帶出男性在社會上常被視為「保護者」角色,當他們無力達成「社會交付的責任」時,愧疚感便油然而生(蒂娜對丈夫的憎恨反應格外有意思),而卡珊對父親說:「他們一直都在監視著我們,他們最終一定會得手。」,像在述說女性(弱勢)在男性(強勢)主導社會,時刻被覬覦、掌控的恐怖與無奈;另外,馬修的工作是「景觀造景( Landscaping)」,若將人的肉身比喻為建築主體,那麼我們的職業、興趣、談吐等,便是造景工作,構成他人對我們的印象;《雪地迷蹤》裡的造景師不只是馬修,亦是卡珊(或其他受害者),麥卡一再要求卡珊/鄧洛普探長敘述她的兒時經歷,其實是在欣賞/品味/霸佔卡珊/鄧洛普探長的「生命景色」;同樣的,我們也能將麥卡視為造景師,將受害者(如卡珊被迫誘拐其他孩童)塑造成自己「想要」的模樣。

The-Captive-03

《雪地迷蹤》的故事時空跳躍穿梭於2005 、2011、2012、2013間,像是把玩拼圖,每一小節都揭露一點點謎底,直到電影進入中後段才慢慢顯現故事的真正樣貌;對觀眾來說,如此的處理手法或可增加觀賞的推理樂趣;然而,跳躍的時間線若沒能梳理好,便容易顯得凌亂、觀眾也容易失去耐心。
我以為《雪地迷蹤》有個不錯的故事大綱(男性/女性、成人/幼童、慾望/脅迫/道德等),可惜節奏紊亂(尤其後段),且劇本在前半場埋了一堆哏,最後都沒能讓故事發酵的更壯大精彩,像是準備好要觀賞一場精彩的煙火大秀,只見沖天砲接連射向天空,卻沒有一枚真正炸出燦爛煙花的遺憾。
《雪地迷蹤》劇本之於我的遺憾,包括康沃探員懷疑馬修是幕後兇手,因為馬修讓他聯想起過去的「某個人」,然而康沃探員內心到底有著怎樣的陰影?綁匪麥卡與表弟應是事業夥伴,他們的家族故事與成長背景為何呢、到底是怎樣的環境令他們開始「收集」別人的回憶過活?幫忙麥卡綁架孩童的神祕女郎,她對被下迷藥的鄧洛普探長說了一句滿是惆悵的話語:「我希望我小時候有遇見像妳一樣的好人」,這樣就算交代完神祕女郎的背景?神祕女郎或許也跟卡珊一樣,從小就遭到綁架,長大後反而幫著惡人綁架其他孩子來安慰與填補自己內心的不滿與怨恨吧?
甚至,我覺得麥卡的公司老闆Vince是個挺詭異的角色,他對麥卡說:「不要把員工當做兄弟,要把他們視為下屬或孩子。」,讓我以為Vince在這部影片佔有重要的位置(就算不是主導者,至少是這件駭人聽聞綁架案的共犯結構之一),結果電影後半場完全不見Vince蹤影,到底是我猜測錯誤,或編導故意留一手,用以象徵生活裡的各樣威脅,有時是無法被輕易看見與根除的?另外,卡珊暗示父親的關鍵對白:「這不是詭計,這是花招」,也處理的隱諱,有點讓人摸不著頭緒哩。

The-Captive-04  

《雪地迷蹤》留有太多「請觀眾自行腦補」的設計,令我難對影片產生更多情緒上的共鳴,加上我很不喜歡導演對蒂娜和唐沃探員的處理,前者的存在意義就是不斷埋怨丈夫並給予丈夫更多更多的壓力(我們都知道母親難以接受女兒失蹤的事實,可也就只有停留在這樣的情緒表面,沒有更深入母親的心裡狀態),後者因為過往回憶沒被揭露,所以顯得很混蛋也很無能(如果唐沃探員都已經確定卡珊被人蛇集團控制,為何他對馬修還有這樣多的懷疑與敵意?)。
最後,我真的不討厭Ryan Reynolds這名演員,他近幾年不斷拓寬戲路,展現成為一名「好演員」的企圖心,可惜他在《雪地迷蹤》的表現依舊太過平板,幾場失去女兒的驚慌與愧疚與憤怒等情緒變化都演的太淺薄,大家不妨比較同樣講述失蹤女兒故事的《私法爭鋒》,休傑克曼的演技厚度(情緒轉折)明顯要勝出Ryan Reynolds許多。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香功堂!!PIXNET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