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特和傑夫準備慶祝結婚45週年,一封來信打亂他們平靜規律生活;50年前,傑夫和前女友卡蒂雅前往瑞士登山,女友失足掉落山上裂縫,屍體從未被找到,直到地球暖化,瑞士山區冰雪融化,卡蒂雅屍體才重見天日;傑夫想去瑞士認屍,凱特則對這名未曾謀面的「前女友」感到好奇與敵意......。

「我們當時都經歷悲慘遭遇,卻從未討論過......」凱特。

Andrew Haigh導演的《45年》,故事聚焦在凱特和傑夫45週年婚慶前一週,凱特與傑夫受到一封來信的影響,兩人互動產生的細微變化,隨著凱特挖掘出越多真相,她對自己和傑夫的婚姻,也就越多質疑;就像卡蒂雅的屍體在冰封50年後慢慢顯露在陽光下,凱特和傑夫看似平凡幸福的婚姻關係,也隨著「新證據」的出現,顯露出其中的不對勁,一如他們兩人鮮少合拍照片,是因為傑夫不想拍照,還是因為拍照這個行為會勾起傑夫的痛苦回憶?或者凱特和傑夫結婚45年卻膝下無子,背後的原因又是為何?兩人到底是如何達成只要養狗而不要孩子的協議?

凱特對已經過世50年的卡蒂雅感到嫉妒甚或敵意,究竟是反應過度,或如她和傑夫所說:「即使她(卡蒂雅)不在這個房間內,但我還是可以聞到她的香水味,彷彿她就站在那廚房的角落,影響著我們生活的每個重大決定,玷污著我們的關係。」,卡蒂雅就像《聽說桐島退社了》裡的桐島般,即使不存在於生活當中,依舊繼續發揮著影響力。
《45年》從凱特詢問傑夫:「她(卡蒂雅)是不是有和我一樣的髮色?」、「如果卡蒂雅沒有死,你會娶她嗎?」的假設性問題(比較與競爭),到發現照片背後隱匿的真相,到最後她根本無法揮去心中陰霾(遺忘的困難),那個她過去45年間未曾思考的問題,如今彰顯出偌大力量:「我(凱特)會不會只是卡蒂雅的替代/次級品?」;傑夫說卡蒂雅的屍體因為急凍關係,歷經50年光陰而完全沒有老化,未曾衰老的卡蒂雅肉體,不正象徵著傑夫對卡蒂雅的愛,並未隨時間推演而稍退,而凱特和傑夫家中閣樓擺著卡蒂雅遺物,那間閣樓代表著傑夫的「心」,閣樓上的物品,即是卡蒂雅在傑夫心中的位置(隱密,卻又完好保存),凱特爬上閣樓翻看卡蒂雅遺物的行徑,像極《齊天大聖東西遊記》中的白晶晶鑽入至尊寶的心房,看見至尊寶對紫霞仙子的愛有多深多重(凱特在閣樓看到真相一幕實在是好慘忍啊,一個活著的人,如何跟幽靈對抗......);然後我們想起凱特和傑夫的定情曲:五黑寶合唱團(The Platters)的「Smoke Get In Your Eyes 煙霧迷濛妳的雙眼」,也許凱特和傑夫能夠擁有45年幸福婚姻(凱特自認),在於凱特一直沒有看清真相,無知或許真是一種幸福?

「也許當時我們不瞭解,但這些回憶,它們才重要,對吧?」凱特。

(底下會提到關鍵劇情)


《45年》或許不會是廣受喜歡的類型電影,平舖直敘講完故事,不見高潮起伏的戲劇性情節,完全仰賴劇中演員的精準表現,撐起電影的說服力,讓觀眾得以隨角色的不同階段發展而感慨或嘆息;飾演傑夫的Tom Courtenay,未能獲得奧斯卡評審青睞,實在可惜(至少應該提名男配角),他的表演難度在於如何詮釋丈夫的壓抑,當深埋心底的秘密突然被翻出,往事如潮水湧上,逼著他無力招架,一邊想著年輕時代的遺憾,一邊又明白一切都回不去的感慨萬千,我非常欣賞Tom Courtenay的表演,生活感十足,自然又不造做,看不出「表演的痕跡」。

同樣的,飾演凱特的Charlotte Rampling,暫時成為今年奧斯卡影后入圍者中,我最愛的一位,她的表演和Tom Courtenay同等精確,全片不見過火的誇張情緒,符合凱特的女老師身份(理性),而她在人前一直試圖維持優雅身段,彷彿優雅的表象一旦被打破,原本信仰的人生就要跟著崩毀似的,我格外喜歡Charlotte Rampling在片中兩場戲的情緒變化,一是她問丈夫:「她(卡蒂雅)是不是有和我一樣的髮色?」,她的表情因為丈夫的「誠實」回答而逐漸黯淡下來,不想嫉妒卻又無法不嫉妒的矛盾心情全寫在臉上;以及電影最後那顆鏡頭,凱特和傑夫跳完定情曲後,臉上不見結婚45週年的興奮,只有「我們還能回到以前狀態、還能夠重新開始嗎」的茫然與無助。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