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認為自己會輸?」
「是的。但沒關係。輸掉一場小戰役,卻能贏得整場戰爭。

真實事件改編的《愛侶》,敘述60年代的美國維吉尼亞州,跨種族婚姻不被認同與接受,理察即使和他的黑人妻子蜜德莉擁有一紙結婚證書,仍被維州法院判定有罪,要不離婚要不得離開維州,夫妻倆無可奈何只能搬離家園;多年後,思念家鄉土地的蜜德莉寫信跟司法部陳情,引起美國公民自由聯盟關注,民權律師出面幫忙理察夫婦爭取返鄉生活的權利.....。

一點都不煽情。這是我看完《愛侶》的第一反應,可是我好愛這片。我愛它正是因為它的不煽情,因為整部電影沒有警察私下搞小動作對付理察夫婦、沒有法官惡狠狠的展現他的仇恨,有的就是一切照規矩來,法律這麼說我們就這麼辦,不容許爭辯,依法行事,有時才是最恐怖的暴力!《愛侶》沒有放大旁人對理察夫婦的惡行(我們甚至不知道是誰告發理察夫婦)、沒有三更半夜房子或車子被砸碎玻璃的畫面,但我們(觀眾)依然能夠感受到尋常生活中揮之不去的陰影,一塊磚頭、一台開的稍快的車子,都能讓理察心驚膽跳,壓迫者不會老是以張牙舞爪的形象出現,它會以不同方式影響受害者,化身成焦慮,留駐在受害者的心中,要你/妳噤聲,逼迫你/妳臣服。




我愛《愛侶》,片中很多議題看來都只是「點一下」,但那個點一下都有意思,例如理察的黑人朋友很直白的跟他說:「你是白人,我們是黑人,你從來沒有意識到我們有多少人想要變成你,你可以解決問題,但我們不行。對你來說,只要離婚你就解套了。」,理察只要離婚便可以做回「白人」,但對蜜德莉或她和理察生下的孩子或其他黑人,他們又該如何面對廣大世界的歧視?理察夫婦站出來爭取權益的意義,不只是為自己發聲,更是替其他有著相同困境的受害者,以及他們孩子所要面對的未來鋪路。
電影裡,民權律師跟理察夫婦說他們的案件將被最高法院審理,律師問他們願不願意出席聆聽審判,理察拒絕律師提議,律師則再三強調:「能夠出席最高法院是莫大的榮耀!」,榮耀?對理察夫婦而言,基本人權的被剝奪,迫使他們不得不上告法院,怎會是榮耀的象徵?能夠像平常人一樣自由選擇婚姻對象、不必擔心他人歧視的眼光、無需被迫離開成長的家園,才是他們追求的榮耀吧!

我愛《愛侶》,劇中角色就算開心的笑都笑的靦腆,就算傷心哭泣也哭的含蓄。Jeff Nichols導演拒絕灑狗血,而是刻意強調理察夫婦的日常生活點滴:起床、上班、照顧孩子、整理家裡等等,理察夫婦越是過的「平凡」(一如你我),越能凸顯維州法律禁止他們結婚(跨種族婚姻)的荒謬;《愛侶》沒有被拍成「賺人熱淚」的作品,因為不想用淚水博取觀眾的廉價同情,也不想把理察夫婦塑造成英雄人物,《愛侶》只想讓觀眾看到「愛」的樣貌,蜜德莉跟著理察離鄉,因為深愛著丈夫、而不苟言笑(近乎沉默)的理察,即使討厭媒體跟拍、討厭面對律師、討厭成為報紙上的新聞人物,但只要蜜德莉提出要求,他總會安靜地陪伴(守護)在妻子身邊。理察曾對妻子說:「我可以照顧妳」,他用行動(而非言語)做到這項承諾,一如理察為家人親手蓋的房子,一塊磚頭一塊磚頭堆疊成一座堡壘(家),好讓心愛的妻子與兒女免受風吹雨打之苦,無言地堅固地守護著他們。




我愛《愛侶》,影片節奏雖慢,卻慢的迷人,音樂、攝影、剪接都很對我的胃口,本片兩位演員,飾演蜜德莉的Ruth Negga和飾演理察的Joel Edgerton,演技出色,互動迷人,Ruth Negga從開場的膽怯到後來敢於爭取權益敢於面對鏡頭的漸顯自信,有著令人信服的表現,而Joel Edgerton臉上沒有太多神色變化,乍看平淡,卻在觀影過程中,慢慢在理察這個角色身上找到一股平實而安定的力量,如果各位看過Joel Edgerton在《大亨小傳》或《非禮勿弒》的演出,就會明白他在《愛侶》的形象轉換有多麼精彩與厲害了。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