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haver-01.jpg

芬蘭名導阿基郭利斯馬基的新作《溫心港灣》,片如其名,是一部讓人觀後溫心/窩心的作品。
《溫心港灣》故事敘述擔任擦鞋工作的失意作家Marcel,收入雖然有限,但他珍惜與妻子共有的平淡幸福。某日妻子病重住院,醫生對妻子說:「妳得了絕症,大約是無望了,除非有奇蹟出現吧。」,妻子聞言眉頭一皺,請求醫生別將這個壞消息告訴丈夫。
妻子跟丈夫隱瞞病情,並要求丈夫別在她做化療的時候陪侍在旁,她說:「我不想你看見我化療的模樣。」
獨守空屋的Marcel在一次偶然機會下救了一名偷渡男孩Idrissa,由於自身也是外來移名,故讓Marcel對男孩加倍疼惜與感同身受。
Marcel不求回報的舉動很快引起鄰居們的惻隱之心,街坊鄰居紛紛跳下來幫忙男孩規避警方的查緝。
究竟善心的Marcel和鄰居們能否幫助男孩繼續完成他的追夢之旅;而Marcel病重的太太,是否能躲過死神的召喚?

The-haver-02.jpg  

《溫心港灣》的劇情芭樂,但不土氣。
導演阿基郭利斯馬基的作品風格介於劇場與默劇與戲劇之間,場景設計有著濃厚人工味,但細膩情味充塞其中;演員表情總是微妙,從頭到尾皆無大哭或大笑,一派木訥,觀眾得要很仔細觀察才能瞧見演員臉上神情的奇妙變化;對白精簡而有著冷笑話風範,當笑點冷到極致時會變地突兀好笑。
我喜歡導演將悲傷的故事處理地毫不負面。
生活很難,生存也很難。能怎辦呢?總不能老哭喪著臉吧。
Idrissa為逃避警察追緝,躲在Marcel家中衣櫃一整日。Marcel問他:「你在這裡躲了一天?」;Idrissa說:「是!」;Marcel問:「你有哭嗎?」;Idrissa說:「沒有」;Marcel說:「很好,哭不能解決事情。」
哈,多麼堅毅又正面的性格,與其怨天恨地,不如起而行去解決生活中的困境。
所以,Marcel四處奔波只為讓Idrissa能趕快前去倫敦與母親相聚;鄰居們幫忙藏匿男孩,只為表達微薄的善心(與一板一眼的冷漠政策有了區隔);妻子獨自面對絕症,只為減輕丈夫的壓力。
生活不正是如此嘛,總有一堆狗屁倒灶的事情發生,若人人都肯為陌生人付出點寬容與關懷,也許生活中再大的苦與難也能順順地過去吧。
《溫心港灣》有一場戲看地我好生感動。
Marcel為幫Idrissa籌措前往倫敦的資金,不克前去醫院探視妻子,他請Idrissa代勞。
Idrissa將Marcel對妻子的問候帶到後,他對病榻上的妻子說:「Marcel先生非常需要妳,請妳一定要為了他好起來。」;妻子聞言,臉上露出虛弱的微笑說:「我明白了,我會努力。」
這一段對話讓我雞皮疙瘩竄了出來,它讓我看見Idrissa對Marcel妻子的關心發乎內心(儘管只是第一次見面)、也讓我看見人與人相處最純粹又最無計較的付出、更讓我看見一個病重的妻子如何在聽完這番話,內心湧生的鬥志與努力。(難怪「奇蹟」可以存在這部影片而無違和感!!!)
《溫心港灣》或阿基郭利斯馬基導演的魅力便在此,他的作品總有著老派的暖意,彷如早年鄉下人家彼此關照的體貼,對,阿基郭利斯馬基導演的作品很有《幸福三丁目》的味道,一種遺忘許久的單純與良善。
如此純粹的正面力量,讓我在看片過程中每每笑開了懷,早前因工作壓力而緊縮的眉頭也在觀片後舒展開來。

《溫心港灣》在金馬影展只有放映一場,喜歡阿基郭利斯馬基導演的影迷朋友免緊張啦,本片日後會上院線,所以請耐心等待啊!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