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女孩蓮青和阿國偷渡到泰國找工作,阿國喜歡蓮青,希望可以把她留在身邊,然而蓮青想要的更多,她花大錢辦工作證,只要有工作證就有更多賺錢機會。阿國與蓮青對未來有著不同想像,他們之間的距離,越拉越遠.....。

身邊朋友對《再見瓦城》的看法有點兩極,我個人倒很喜歡,不管是《冰毒》或《再見瓦城》,趙德胤導演的影像總是冷靜,講完關於悲傷與無奈的故事,這份冷靜(直視)凸顯導演的溫柔,希望觀眾可以看見他們(角色)的難與抉擇,並試著理解他們人生。

《再見瓦城》的演員磨的紮實,柯震東飾演的阿國,口條與眼神很令人驚喜,吳可熙演出蓮青,則叫人印象深刻,今年金馬頒獎典禮上,吳可熙的入圍片段選的糟糕(蜥蜴爬上身體),如果是我,應該會選她偷渡泰國後第一次面試的片段,蓮青一邊期待著能在泰國找到工作(臉上努力擺出笑容),一邊又因溝通不良(不會講泰語)而顯得茫然,一邊又可從對方的肢體語言中得知自己大概沒能應徵上,不禁流露焦慮與失望神色。吳可熙在《再見瓦城》有不少場戲都有這般細膩且真誠的表演,絲毫不遜於《七月與安生》的雙影后

(底下會提及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或許是早被破哏的關係,因此《再見瓦城》結局沒有讓我感到驚愕。看片時一直很注意阿國的眼神與舉止,那些看似浪漫貼心的行徑都染上一層危險色彩,阿國從來都是佔有慾強烈的男孩,從他第一次送蓮青去她工作的餐廳時,阿國對餐廳裡的男性員工就有敵意,一個眼神望過去,都是焦躁不安(阿國馬上要求蓮青辭去工作跟他去工廠上班),之後蓮青因為沒有工作證遭警方逮捕,電影只說阿國幫蓮青繳了保釋金,我卻暗暗覺得是阿國私下跟警方通風報信,蓮青一旦失去餐廳工作,就只能去阿國表哥工廠上班,沒有身份的偷渡客,選擇從來不多,阿國深知這一點,因為他跟她一樣,選擇有限。




《再見瓦城》講無力掙脫的困境,阿國和蓮青為養家糊口,不得不從緬甸偷渡到泰國工作,離鄉背井不是壯遊,只是討口飯吃,他們從電影第一幕開始就不斷被剝削,完全不敢吭聲,能說什麼呢?不給錢不聽話就把你們遣送出境(弱勢者連反抗的力量都沒有);電影裡,蓮青為擁有工作證,被掮客扒了一層又一層的皮,每次繳錢時她都會問一句:「先給證再給錢吧。」,對方總是回答:「不給錢就沒證。」,一筆可觀金額花下去,連個保障都沒有,保障對他們(偷渡客)來說,也是奢侈渴望,一如片中斷腿的緬甸勞工,迫於無奈跟資方簽下金額不多的調解金,就算兩不相欠。只是回去緬甸後,斷腿勞工還能有怎樣的人生?

《再見瓦城》沒有太多浪漫色彩,吝嗇給觀眾美好想像。蓮青花30萬泰銖購買身分證(改名為「美依高悠」)以換取「更多的可能性」,當她拿到身分證時,坐在椅子上,無語沉思,下一幕,阿國潛入蓮青住處殺了她。如果我是導演,或許會在蓮青拿到身分證時刻,用特寫捕捉她臉上或欣喜或哀傷神情,好渲染緊接而來的悲劇力量(新生活/夢想,瞬間被暴力/愛情摧毀),然而趙德胤導演的鏡頭冷靜如常,像是在說,我不需要(也不願意)用任何煽情畫面來獲取觀眾對蓮青的同情與憐憫,生活沒那麼多的感性和浪漫,對阿國和蓮青(或所有被迫離鄉背井工作的緬甸遊子們)來說,無奈是生活的常態(片中流浪泰國的異鄉人,面對接二連三的生活挫敗,臉上始終不見大起大落的情緒變化,彷彿對這一切已經習以為常,「只能」咬牙撐過去),阿國殺死蓮青,但蓮青早被無望生活與貪婪官員與掮客們輪流用不同方式傷害致死,如今死地阿國身邊的女子名叫「美依高悠」,一個擁有身分(證件)卻又不具備身分(虛構姓名與父母與出生地)的幽魂。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香功堂!!PIXNET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