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該把妳和夏日相比嗎?
妳比它更可愛、更溫婉
五月的嬌蕊會被狂風吹落
夏日的租約轉瞬到期
有時驕陽如炙,灼亮耀眼
但烏雲常遮蔽它金色的面容
芳華紅顏,終將衰敗
命運無常,自然更替
但妳永恆的夏日不會消褪
妳擁有的美麗不會煙滅
死神難將妳困於他陰影裡盤桓
因妳已在不朽詩篇與時間合一
只要斯人尚能吐息尚能見事
此詩即將長存與妳永生。」

有一種電影,可以讓人看到演員的靈魂。
它們帶著劇情片的外貌,卻有著紀錄片的形體,記錄著曾有過的光輝、記錄一段逝去的記憶、抓住即將告別世代的一抹感傷。
法國片「夜夜夜狂」、義大利「郵差」、勞勃阿特曼的「大家來我家」皆是如此。
阿特曼雖然沒有演出「大家來我家」,但他的人,存在電影裡的每個角落,充滿告別意味的劇情,讓喜愛他的觀眾,得以透過電影,跟心儀的大師道別。
由Peter O’Toole(彼得奧圖)主演的「維納斯」,也給了我這樣的感覺。


70好幾的老翁Maurice愛上20出頭的小女生Jessie,這樣的戀情,有無發展的可能性?
面臨死亡的老人;正準備體驗人生的年輕女孩;極力抓住人生最後一刻光彩;恣意揮霍時光而漫不在乎;垂垂老已的肌膚;緊實滑順的肉體;渴求與人親密的接觸;善用青春優勢獲得所需;有過的光輝逐漸褪去;生命在眼前展開卻不知如何面對....。
動與靜、生與死、求與需的對比,在影片中不斷交替上演。
「維納斯」的劇情像座天秤,遙遠的兩端各站著一個人,如此不同,卻又如此相同。
Maurice跟Jessie是不同的兩個人嗎?Jessie的年輕不羈、霸道、自私,難道不是Maurice年輕時的寫照?
生命就是上個世代換過下個世代的輪迴,每個世代,都有著上個世代的身影,每個人都將經歷青春的光輝燦爛、也將走入歷史的洪流中。
咖啡店的女服務生看到Maurice年輕時的照片,忍不住地發出「啊,他長得真好看!」的讚嘆。
這神來一筆的讚嘆,道盡影片的精神,生命總會老去、終將成為臭皮囊;然Venus(維納斯女神)般年輕、吹彈可破青春的肉體,卻能長存在畫作裡,一如Peter O’Toole的身影,永存在電影膠卷中一般。
原來片名Venus,不光意指Jessie的美麗軀體,也意指永恆啊
Maurice將Jessie喻為Venus女神,既是對青春的謳歌;也是對演員Peter O’Toole的無上致意。


很喜歡導演Roger Michell(紅氣球之戀)不慍不火的電影語言,他亦步亦趨地探索著Peter O’Toole的每個眼神和態度,循線佈局,架構出一名老演員在人生最後階段的反擊,努力抓住最後一刻可能發生的精彩。
不難理解導演為何要找Peter O’Toole演出本片。Maurice的角色設定剛巧是一名演員,過氣--但很有地位的老演員,他欣賞戲劇、美食、美酒、好女色、老傳統英國紳士態度、舉態優雅、口氣抑揚頓挫、眼神不時透露著狡獪的稚氣。瞧,這根本就是O’Toole本人的寫照,就是他的故事,還有他對人生的緬懷,難怪演出如此精彩,模糊了現實與虛構的電影人生。

對於Peter O’Toole,印象始於1987年的「末代皇帝」,當時覺得這名演員很有氣質,眼睛很漂亮,湛藍藍地,好像可以看透人心、看透所有事物。
多年後,再見到Peter O’Toole,對於他的蒼老,感到驚訝。
當年風度翩翩的英國紳士,已經嘴角下垂、皮膚上滿佈著皺紋;然而,他的眼神,卻沒有改變,那一雙藍眼睛,還是這樣漂亮,還是生氣蓬勃。
我從來沒有真正喜歡過Peter O’Toole,他成名的時代離我太遠,對我而言,他是屬於大衛連的阿拉伯勞倫斯,是電影的傳奇,卻不是個真正存在的人物。
可是「維納斯」讓我看到這名演員的人性,拉近了他和我的距離,不再那麼遙不可及。
我近乎崇拜地喜愛著每個有Peter O’Toole的場景,他的舉手投足,實在迷人,一開口說話,就是美麗的詩句,台詞從他口中化成耳朵聽聞的香氣;他跟Jessie相處時,動作緩慢又老氣,但眼神卻像個孩子,藏不住的好奇,探索著每個可能性;面對年邁的老妻,那一吻要求原諒、卻又孤單落寞的吻別,讓人心碎;而他,滿載無奈、忌妒、怨恨、難過的神情,像是抗拒著生命消逝的無謂掙扎,又像是亟欲抓住最後時刻的奮鬥。
「維納斯」因為Peter O’Toole的演出,而有了許多電影都見不到的真實靈魂,他的演出照亮了電影,也照亮了自己的生命。
去年的奧斯卡獎,Peter O’Toole以本片入圍最佳男主角獎,可惜最後沒有得獎。但這一點都不影響他的成就,在很多格友、媒體的回顧評選中,他都是列名2007年的最佳男主角啊。


「維納斯」除了Peter O’Toole神奇的演出,片中飾演O’Toole多年老友的Leslie Phillips,同樣讓人印象深刻。
很喜歡Leslie尖酸刻薄的講話模樣,碰到不能接受的事情,馬上把「老人家」愛耍脾氣的態度搬出來,說自己快死了、說世界反了、說他討厭的人是笨蛋、蠢才、惡魔。
他總是大驚小怪的反應,還有一句句精湛又讓人爆笑的對白,抹去了不少電影的哀傷,多了種豁達的喜感。

至於影片中的維納斯,讓Peter O’Toole傾心、卻讓Leslie視為惡魔的Jessie,則由Jodie Whittaker演出。
「維納斯」是Jodie第一部電影演出,面對兩位實力派演員,絲毫不顯生嫩,一場浴室更衣戲,聽見O’Toole歌詠她美貌的詩句(文章開頭的那段文字),表情既是感動、卻又不知如何應對的複雜神情,演來自然生動。
影片初始,原不覺得Jodie漂亮,甚至覺得她小肚有點微凸.....。但是片尾,當她褪去身上衣物,化身成繪畫教室裡的模特兒,化身成Venus時,我心中已是滿滿的信服,相信這位迷失多時的年輕女孩,終於成為真正的Venus,成為一名美麗、自主的女神。


最後,「維納斯」的配樂一定很喜歡Corinne Bailey Rae這位年輕的英國女歌手作品,因為整部電影的插曲幾乎都出自Corinne第一張專輯的歌曲。
還好影片質感不錯,不然會有錯覺,以為這是Corinne Bailey Rae的音樂電影,哈哈哈哈。
喜歡輕喜劇、喜歡老演員魅力、喜歡聽英國人優雅腔調口白的朋友們,「維納斯」是不容錯過的作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香功堂!!PIXNET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yanGuava青芭樂
  • 今晚正好要看這部電影,透過你的文章,我對Peter O’Toole這位演員的興趣越來越高了 :)
  • 謝謝您的留言,也希望您看片愉快啊!

    hatsocks1975 於 2014/01/23 13:4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