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blind-side-01.jpg 

準備渡過資訊「死寂」的一日吧!
奧斯卡頒獎日,如常上班,既然無法同步收看轉播,不如將自己隔絕在所有新聞之外,免得破壞晚上觀賞節目的樂趣。(MSN、網路、噗浪,全部禁止!!!)
趕在典禮前,先把「攻其不備」的文章給趕出來。
今年奧斯卡獎,我最在意的獎項有二,其一:最佳導演獎。Kathryn Bigelow能否成為影史首位最佳女導演???眾所矚目!!
其二:珊卓布拉克能否同時拿下金酸莓和奧斯卡的女主角獎?金酸莓獎已經肯定她為09年最爛女演員;奧斯卡獎呢?是否會讓她成為09年的最佳女主角?
未看「攻其不備」前,我對珊卓大姊直奔奧斯卡影后一事,一直耿耿於懷。
我不討厭這名女演員,事實上,只要是她主演的愛情喜劇,我幾乎都看過。但珊卓大姊就是珊卓大姊,她演技的幅度始終不夠廣、不夠細,對我而言,她是明星,不是演員。
看完「攻其不備」後,我小小地釋懷了。金球獎或是演員工會將最佳女主角頒給她,既肯定珊卓大姊的努力、也肯定電影傳達的勵志、正面力量。
有人說珊卓大姊在「攻其不備」中的演出,讓人聯想起鳳凰女茱莉亞蘿勃絲在「永不妥協」中的表演。(「永不妥協」迥異於鳳凰女以往的甜美銀幕形象,助她拿下奧斯卡影后~)
然而,我卻想起阿湯哥的「征服情海」(剛好都跟美式足球有關~)。
阿湯哥以「征服情海」入圍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並拿下多項影評人協會以及金球獎最佳男主角獎。
頒獎前,呼聲最高的影帝候選人是「鋼琴師」的Geoffrey Rush,阿湯哥則緊追在後,甚至有耳語說他拿獎的機率高過來自澳洲、且當時仍名不見經傳的Geoffrey。
記得我在看完「鋼琴師」後,對Geoffrey Rush的演出感到震撼與感動;相較之下,阿湯哥在「征服情海」中的表演,反而覺得搶眼度還不如同片的男配角Cuba Gooding Jr. 哩。
事隔多年後,電影台重播「征服情海」,我盯著小小螢幕上的阿湯哥身影,仍舊是千篇一律、標準、典型、誇張的阿湯哥詮釋法,可是,我被感動了。
感動我的,不是因為他「演」的多好,而是他多麼「適合」這個角色。要換成別人來演同樣的角色,我相信感染力和銀幕魅力都會大打折扣。
我不禁要想:什麼樣的演員,才稱的上好演員?什麼樣的演員,才值得被肯定???
獨具個人特色的銀幕魅力?還是變色龍般的演出?
今年奧斯卡影后角逐戰,很像當年「征服情海」與「鋼琴師」的對壘戲,明星對戰演員,你/妳覺得把獎給誰比較公平?
我喜歡珊卓大姊在「攻其不備」中的表演,她在劇中飾演的角色,性格有點作態、高傲、堅毅、迷糊等特質,其實跟珊卓大姊過往的銀幕形象差異不大。
比如說在男人世界中不讓鬚眉的強悍,一如她在「麻辣女王」、「愛情限時簽」的演出。
比如說偶而流露出的傻大姊性格,又跟「捍衛戰警」、「二見鍾情」有所相似。
所以我不認為珊卓大姊演技有著大突破,但又不得不肯定她在「攻其不備」的演出,的確讓影片更完整、也更有看頭。
若珊卓大姊如願拿下最佳女主角獎,我會替她感到開心。不過,我同時也會有點小失望吧。
選擇明星還是演員,我傾向演員多一些吧。

the-blind-side-02.jpg 

「攻其不備」根據真實故事改編成電影,講述富有的Tuohy一家,出於善心,接納貧窮的黑人學生Michael。他們給予Michael家庭溫暖、幫助其完成學業、並成為美式職業足球員。
英文片名「The Blind Side」,指的是足球場上,四分衛或中衛進攻時,因為視線上的盲點,不知對手會從何處阻擋與衝撞,只能藉助隊友「絆衛」的幫助,清除路上障礙。
身材高大的Michael,在球隊中即是擔任「絆衛」角色。
原先Michael一直不得「絆衛」要領,總打不好球,珊卓大姊見狀,拉著隊上的四分衛到Michael面前,她說:你記得有一次我去黑人區購物,你跟我說你會保護我這件事嗎?
Michael說:是的。
珊卓大姊繼續說:那你記得SJ(珊卓大姊的小兒子)出車禍時,你用手擋住安全氣囊,讓他不受到傷害這件事嗎?
Michael說:是的。
珊卓大姊說:很好,你懂得如何保護家人。在足球場上,這名四分衛就是你的家人,他們有時候看不到危險的盲點,而你要幫忙保護他們不受到傷害,這樣,你懂嗎?

影片中的「盲點」,指的不僅是足球場上突來的衝撞,也暗指社會上,貧民區的叢生問題。
如Michael般在貧民區長大的孩子,從小接觸槍枝、毒品、幫派....,他們還來不及發光發熱,便可能在一場幫派火拼、或是吸毒過量中,迅速劃下生命的句點。
若你/妳有能力,是否願意去幫助受困、無助的孩子?是否願意成為對方的「絆衛」,讓他們也能如足球場上的四分衛般,在人生旅途上達陣得分呢?
盲點,也暗指人們看事情的角度。珊卓大姊幫助Michael完成學業、考取她心目中理想的學校等等,她始終認為自己在做善事、幫助Michael走正途。
直到後來與Michael起了衝突,才發現自己從沒問過Michael是否喜歡打足球、是否想要考取她的母校....等,這時才驚覺,她對Michael的付出,比較像是「施捨、自我感覺良好」,而非純粹的良善。
珊卓大姊的驚醒,說明了看似正確的事物(道路),同樣窩藏著許多盲點。

「攻其不備」有著光明、正面、激勵人心的故事。全美收入2億美元、並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提名。
只可惜,影片未能感動我,嗯,應該說,情緒一直保持冷靜。
究其原因,我猜是因為劇中Tuohy一家太完美了,有錢、有閒、有兩個個性大方、又懂得接納外人的好孩子、丈夫擁有85家連鎖店、太太充滿正義感......。
看 到這樣過度美好家庭,我老覺得不太對勁,一直想知道:現實生活中的Tuohy一家,是否真那般完美?他們當初接納Michael時,是否有過很大的爭執? 他們的小孩是否曾在朋友面前說過Michael的壞話?如果珊卓大姊飾演的角色沒那麼有錢,他們還願意收留Michael嗎?怎麼劇中所有的法律問題,都 可以簡單化解?因為有錢,才能順利打通學校、政府機關上上下下的人脈吧????Michael的成功,有很大一部份是建立在「用不完的資金」上,同樣的故 事發生在小康人家,結果會不會不同?阻力會不會更大?歧視問題會不會更深沈?
很多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都會美化現實生活中的人物,讓他們看起來更神聖、更叫人敬佩。可是,往往在電影推出一段時間後,便有人出來指責電影作假云云。
因此,我對Tuohy一家人的不信任與偏見(直覺認定世界上不可能有這麼好的人),是否算是一種盲點呢?

the-blind-side-03.jpg 

後話:
我很喜歡飾演Michael的Quinton Aaron,雖然長得非常強壯、高大,可是臉蛋卻十分溫柔與堅毅,完全不會讓人覺得不安或威脅感。
觀眾對演員有好感,電影自然大加分。
嗯,我又要胡思亂想了:如果現實生活中的Michael長得凶神惡煞模樣,Tuohy一家還會接納他嗎?(啊啊啊啊啊!!!為什麼我老要把人想壞啊!!!受不了!!)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