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connu-du-lac-01

湖畔,一個讓人想起白先勇小說《孽子》裡所描述的黑暗王國(228公園)的場所,湖畔兩岸、公園內外,截然不同的兩個世界。
湖畔是男同志專屬的區域,他們在湖水中游泳、在岸邊裸曬太陽、在隱密的樹叢中做愛;他們大半不認識彼此,也無意更進一步交往,來到湖畔或許是為尋求慰藉、或許想解放肉體、或許要擺脫束縛、或許只是揮灑慾望;湖畔,是他們的烏托邦,性樂園。
年輕男孩法蘭克在湖畔認識身材肥胖的男子亨利,他們喜歡彼此的陪伴,亨利對法蘭克承認他對他的好感,然而法蘭克喜歡的是身材俊美的陌生男子米榭爾,他大膽追求、找機會接近米榭爾,並與對方發生親密的肉體關係;法蘭克與米榭爾認識的時間越長,他越摸不清米榭爾的心,他到底愛不愛我?他如何看待我們的關係?
某天,米榭爾的前伴侶被發現溺斃湖水中多日,警方懷疑死因不單純遂展開調查,原本寧靜的湖畔區,有了不尋常氣氛;法蘭克與米榭爾之間,也拉起一條心防警戒線。

《湖畔春光》是今年金馬影展第三部完全擊中我心房的電影,它的性愛場面大膽,不遮不掩,寫實呈現;它的場景精簡,侷限在湖畔區的停車場、湖面和樹叢,既像是與世無爭的烏托邦性樂園,也像是封閉的心靈迷宮,遭慾望與孤獨綁架及軟禁;它的攝影、音效、環境都充滿「情緒」,究竟是人心(主角/觀眾)賦予環境情緒,或是環境本身就在觀察身處期間的人們?《湖畔春光》的導演Alain Guiraudie讓人很驚艷,每個畫面都有意義,溫和卻也粗暴的將觀眾引進主角的內心世界;本片的演員群Pierre Deladonchamps、Christophe Paou、Patrick d'Assumçao等,各有精彩且毫不扭捏的大膽演出。
看完《湖畔春光》當晚,試著將腦海中滿滿的感想寫下,可惜思緒紛亂而文字雜亂無章;直到隔日早晨心情稍稍沈澱,才能將心裡想說的話,大概書寫與記錄下來;底下文字都是雷,假如您還未看過電影,建議您別繼續閱讀,以免壞了日後觀影樂趣。

linconnu-du-lac-02

《湖畔春光》的空間侷限,場景重複出現;導演絕非偷懶,而是利用同樣空間演繹主角的內心變化。
一如影片那池湖水,法蘭克第一次現身銀幕時,他褪下衣物前往湖中游泳,偌大湖泊只有他一人,這是他的孤獨;後來法蘭克看上米榭爾,當米榭爾在湖水中游泳,他趕忙追了上去,可是泳技遠不如米榭爾的法蘭克根本追不上對方,看著兩人距離越拉越長,法蘭克氣餒的改游仰式自娛,待他游了一會,才發現米榭爾已經回頭游到他的身邊,米榭爾給法蘭克一個微笑後離去,法蘭克心裡一陣驚喜,湖面如此大,米榭爾顯然是刻意游到自己身邊調情;這個場景既是愛情源頭,也埋下兩人日後在一段關係裡的地位階級,法蘭克看似「追逐者」,事實上米榭爾才是力量強大且主宰一切的「獵人」

某個夜晚,法蘭克在湖岸樹叢間窺見米榭爾用暴力將男友的頭按入湖水中,造成男友溺斃死亡,法蘭克感到震驚之餘,隔日依然繼續出現在湖畔區,等待米榭爾的人,或許是出於好奇,也或許是渴望(慾望)壓過法蘭克對米榭爾殺人一事的恐懼;當法蘭克和米榭爾的關係越親密,兩人的相處模式開始產生巧妙變化,他們都會旁敲側擊,試圖知道對方更多事情、試圖明白你對我的感情到底有多深多厚。
正當警方開始追查米榭爾男友溺斃事件,法蘭克也在自問,米榭爾是否真的喜歡我?我在他心中的地位是否跟他前男友不同?我是否更被他所珍惜著?
疑慮在胸中滋長,愛情便會染上一層陰影;一個尋常夜晚,湖畔訪客都已紛紛離去,四下無人,米榭爾邀約法蘭克一起游泳,法蘭克小心拒絕,米榭爾說:「為何不呢?現在只有我們兩人!」,聽來浪漫的邀約,為何讓人如此不安?米榭爾是否也用同樣話語將他的男友騙入水中,再冷血結束對方生命?
法蘭克說:「你去游泳吧,我在這邊看著就好。」
米榭爾聳聳肩,一個人獨自離去;湖中、岸上,兩個人,各自孤獨。
法蘭克最後還是選擇下水游泳(與影片結尾有著呼應,暗示法蘭克對「獨處」的恐懼),他相信米榭爾對自己情意深重,相信這個男人是真正的在乎他、愛著他。
法蘭克不顧性命危險陪著米榭爾游泳,其實是在「測試」情人的心意,當他游到湖面中央,導演用特寫鏡頭捕捉法蘭克眼神中的不安,說明兩人信任關係的不穩定與脆弱;法蘭克到底是在「追愛」還是在「玩火」,再難分清。
後來米榭爾游到法蘭克身邊,鏡頭拉遠,我們看見湖水中的兩人,像極米榭爾謀殺男友那晚的景象重現,不同的是,米榭爾沒有將法蘭克的頭按入水中,他們擁抱激吻,回到岸上繼續做愛,天色逐漸暗下,他們的身影沒入黑色之中,遭慾望吞噬。
《湖畔春光》場景固定、畫面構圖一再重複,但是Alain Guiraudie導演卻能賦予這些「不變」場景「變動」的意義;湖水在影片之初是孤獨的象徵,後來是慾望橫流,接著是謀殺場景,最後落在懷疑與激情;一個簡單場景可以玩出多樣情緒,怎能不叫人佩服!

linconnu-du-lac-03

另一個不斷重複(刻意強調)的場景是湖畔區入口停車場。
停車場的車子數量,說明湖畔區的「訪客」人數;米榭爾男友的紅色車子在他溺斃後便不曾移動,說明死者「一直都在」,卻無人關心與注意(或是視而不見)。
米榭爾男友溺死後,導演多次剪入法蘭克開車進入湖畔區,停車位置或停車方式未曾因為「有個人死掉了」而改變,一切如常。
法蘭克的停車畫面,令我想起《花樣年華》裡張曼玉身上穿著的旗袍,不同的是,《花樣年華》的旗袍象徵時間流逝,《湖畔春光》的車子,卻象徵法蘭克(包括湖畔區的訪客與米榭爾)的冷漠、慾望與私心。
片中,負責調查謀殺案的警探曾跟法蘭克說:「你跟許多陌生人做愛,你從來不過問他們的電話和地址,你也不知道自己男友的過去,當你聽見米榭爾的前男友在湖水中溺斃消息後,你照常來湖畔區游泳做愛,全然沒想過湖水中死了一個男孩,你不覺得那個男孩子很孤單可憐嗎?他的車子停在這邊三天,沒有任何人詢問他的下落,也沒有人關心他去哪了,發現屍體過後幾天,大家又繼續過著同樣生活,你不覺得這樣的愛情和生活很奇怪嗎?」。

這樣的愛情奇怪嗎?
《湖畔春光》裡有許多人進進出出,但是他們大多疏離、寂寞、想要找個伴填補空虛(短期或長期),他們像是虛擬網路的分身(湖畔區之於網路聊天室),存在彼此生命卻也不存在,離了線後(離開湖畔區),各有生活,互不干涉;寂寞,在網路蔓延,也在湖畔區蔓延。
寂寞,是孤單的亨利暗戀著樣貌姣好的法蘭克,他說無性難道不能有愛嗎?他說不想和我發生關係就不能愛我嗎?亨利是《湖畔春光》一個哀傷的存在,想要找個人陪,卻又害怕被拒絕、害怕被譏笑、害怕受到傷害;可是亨利也是《湖畔春光》一個追愛的傻子,他故意戳破米榭爾的殺人真相,獨自走入林間,給予米榭爾一個殺人滅口的機會;亨利為何這麼做?因為他太寂寞也太膽小,不敢承認自己活的辛苦,也不敢自殺了結性命,所以借米榭爾之手結束他淒涼蒼白的生活;不僅如此,我以為亨利之所以故意激怒米榭爾是為保護法蘭克,他用死亡去勸戒熱戀中的法蘭克:「你難道愛的這樣盲目,你難道看不出米榭爾其實不懂愛嗎?你難道不怕自己會是下一個受害者?」
亨利以死來完成他孤獨而無結果的愛,法蘭克何嘗不是踏上同樣道路的傻子?

linconnu-du-lac-04  

《湖畔春光》的結局讓我既感傷又驚駭。
米榭爾在殺了亨利後,又對警探痛下殺手,法蘭克驚恐的躲入樹林間,天色逐漸暗下。
米榭爾高呼法蘭克的名字:「法蘭克,你在哪?我不會傷害你,我需要你,你快出來。」
躲在樹林間的法蘭克不敢出聲,他害怕死亡,他害怕米榭爾;天光逐漸消失,湖畔區四周景色越來越難辨識。
慢慢的,法蘭克再聽不見米榭爾聲音,他心慌了,他從林間走出來,他小聲喊著:「米榭爾?」,沒有反應;他將聲音稍稍加大:「米榭爾?」,依然沒有回應;他扯著喉嚨大喊:「米榭爾?」,仍然沒有聽見米榭爾的回覆,湖畔區只有風呼嘯而過、湖水拍打岸邊、鳥兒飛過樹叢的聲響迴盪。
法蘭克站在岸邊,眼神中盡是恐懼,光亮被黑暗吞噬,他依然孤獨。
好驚人也好精彩的結局啊,比死亡與危險更恐怖的事,原來是「孤獨」,寧死不想被遺棄在黑暗中。
《湖畔春光》是愛情電影,也是恐怖電影。
它說人們為了追求愛情,可以做出多麼違反常理的事情,米榭爾殺掉男友是不想被束縛,或許也是為了有追求法蘭克的機會;亨利為了愛情,可以犧牲性命在所不惜;而法蘭克為能得到米榭爾的愛,不但忽略他殺害男友的事實,並且出於信任,膽敢在暗夜中呼喊對方的名字。
愛情原來可以這麼強大,也可以這樣義無反顧。

《湖畔春光》在金馬影展的映演場次已經全部結束,不過影片會在11月29日登上院線,如果您對這部影片有興趣,歡迎去戲院捧場;但我得警告各位,《湖畔春光》的性愛場面非常大膽,寫實到讓我忍不住要想:「這到底是藝術還是色情?」,然而隨著劇情發展,我慢慢認同導演選擇如此大膽而不遮掩的表現方式,因為劇中角色越親密(肉體),越凸顯彼此關係的荒謬;法蘭克與米榭爾是「最親密的陌生人」,湖畔區的其他訪客,也是如此;原來所謂的烏托邦,所謂的自由,或許只是不想擔負責任、只想遊戲人間的託詞罷了。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 , , , , , ,
創作者介紹

香功堂!!PIXNET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