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散了,景物終於清晰,但是為什麼都含著眼淚。」

許 桑在50年代因參與政治讀書會被視為思想犯,遭逮捕入獄關了16年,出獄後自我放逐,躲在養老院18年,直到心臟病發才決心在生命終了前,面對白色恐怖時 期鮮少被提及的往事,許桑拿著判決書四處拜訪當年的受害與迫害者,盼能找到因他而亡的好友陳桑之墓,以慰好友在天之靈;90後的台灣社會正經歷劇烈轉變, 白色恐怖陰影被解嚴後的自由氣息所掩蓋,年輕一輩逐漸遺忘噤聲年代,只剩受難者與家屬繼續與內心的恐懼不安奮戰著....。

《超級大國 民》是萬仁導演於1995年推出的作品,21年時間過去,作品依然有其動人力量,依然讓人看的感觸良多,影片藉許桑蹣跚沈重的步伐,引領觀眾回看台灣歷史 黑暗的一頁;電影裡,許桑走的慢,那是肉體的老朽,青春早已逝去的感嘆,也是心靈創傷,理想與熱情遭當權者迫害而遍體鱗傷,亦是許桑對妻女與友人的歉意和 愧咎重擔,壓著他喘不過氣;許桑走的慢,也在控訴轉型正義之路走的太緩太慢,受難者仍在等待救贖,新時代卻已拔腿狂奔, 拒絕檢視歷史錯誤,因此槍決地點馬場町成了現在的青年公園、關著思想犯的警備總司令部保安處變成獅子林大樓(所以我們在當年關著白色恐怖受害者的場所,看 完一場又一場又一場的電影)、而宣判刑期的警備總部如今變成喜來登大飯店.....,過往的惡被一一掩蓋,這是時代的進步,亦或者藉進步之名掩飾不堪的真 相?




《超 級大國民》用當代(90年代)台灣政治的紛紛擾擾(國會群架、抗議遊行暴動)和過往噤聲的白色恐怖時期做對比,影片透過許桑女婿一角,看見不同時代的民眾 對政治的不同想像,早年人們犧牲性命追求理想與公義,如今政治成了一門生意,暗示經濟起飛的台灣,人心的向下沈淪;「靜與鬧」的對比不只存在政治場合, 《超級大國民》裡的直接受害者(陳桑)或是間接受害者(許桑妻子),他們在片中都沒有聲音,聲音的被剝奪,指的是逝者無法為自己發聲,而許桑感性又哀傷的自白,或是許桑女兒對父親的控訴,便有為受難者道出他們心聲的意義,更進一步來看,《超級大國民》的推出,不正是透過電影媒介讓敏感的白色恐怖時期故事得以被聽見被看見,甚至被認識嘛。

「至痛之後是什麼。至痛之後是麻痺。」

關 於白色恐怖為台灣人民帶來怎樣的心理創傷,《超級大國民》有一幕戲拍的荒謬又悲哀。許桑特地去拜訪多年好友吳教授詢問陳桑墓地的可能地點,吳教授初見許桑 先是熱情招呼,明白許桑來意後,馬上戴起耳機,假裝什麼話都聽不見。吳教授妻子抱歉的說丈夫這兩年來特別疑神疑鬼,他覺得政府一定在他腦袋中裝了某種電子 儀器,只要他腦袋一想起跟政治有關事物,儀器就會響起,他又得入獄坐牢;許桑坐近吳教授身旁,提起一邊耳機想聽聽吳教授都在聽些什麼音樂,耳機裡傳來一首 關於反攻大陸的「愛國歌曲」,就連聽音樂都要聽最政治正確的歌曲才會覺得安心,白色恐怖對人心造成的傷害之深大約如此關於白色恐怖,老一輩的人幾乎不敢多提,無語,安靜,彷彿未曾存在,但白色恐怖的音量卻是非常巨大,它存在早年台灣人民的心靈深處(至少到我這一代都深受影響),影響著我們的每一個決定。 從小父母輩都會勸說:「長大後一定不要碰政治,因為政治很恐怖,」,政府透過高壓手段讓人民覺得政治很恐怖,人民越是害怕接觸政治,當權者越能輕易控制人 民;《超級大國民》裡的許桑女兒對父親和丈夫涉足政治圈感到不安與焦慮,而吳教授則是連想都不敢想政治,這就是極權政府的馴服手段,你聽話了嘛?你屈服了 嘛?你還敢與我做對嘛?




「對 不起!陳桑我來了,為了見一面,我們竟然得要度過三十多年的尋找和等待,這條路是何等的遙遠和暗黑,我這麼晚才來,陳桑,你千萬要諒解,我已經老了,腳步 軟弱無力,何況,我的心因為充滿罪惡、苛責、思念、悲憤等等無數複雜的情緒,負擔是如此沉重,所以,我走的很慢,陳桑,世事真是難料喔,一向熱情地,相信 這個世界一定有光明、有溫暖、有關懷、有無私的愛的大家,卻被拋棄在這個樹影黯瞑,潮溼陰冷,三十多年來,無人到及、無人所知的地點,孤單無伴,受餓受 凍。不過你們千萬要相信,活著的人,命運和你們一樣,除了比你們多一口氣之外。我來了,我知道你們冷,但是我能帶來的,只是這麼渺小的一點點光線,陽光, 有一天總會熱絡的照著你我,我一直這樣相信,但是,好像.....太晚了哦?」

《超級大國民》當年獲得金馬獎7項提名,包括最佳影片、導 演、劇本等獎項,最後拿下最佳男主角(林揚)與最佳電影音樂(李壽全和范宗沛),兩個獎項都實至名歸,林揚的演出/身影尤其叫人難忘,他的仕紳打扮顯得過 時,象徵角色受困於舊時光的無力脫身、他的台日語流利轉換,有效說服觀眾角色受台日文化影響的背景,而林揚動作的拘謹與神色的堅毅(壓抑)與時刻流露的哀 傷,又讓人感受到角色身上背負的偌大重擔,更叫人難忘的是林揚的口條,嗓音有溫度是天生才能,唸白充滿情感,是對角色的投入與融為一體, 當代台灣年輕演員,或許都該看一下林揚的表演,或可理解怎樣的演出才叫做生命力吧;另外,蘇明明在《超級大國民》的演出也是出色,適切詮釋白色恐怖家屬後 代的慌張與無奈,但我特別想提一下飾演許桑妻子的陳秋燕,雖然沒能以本片獲金馬獎提名肯定,但她在片中卻很有存在感,沒有台詞,單靠神色變化就能清楚傳達 妻子的愛與掙扎與悲傷等多樣複雜情緒。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 , , ,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