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說就讓它(爵士樂)死去,它已經有過風光日子。但只要有我在這件事就絕對不可能發生。」賽巴斯汀跟蜜亞談及他對爵士樂的熱愛與約定,我想賽巴斯汀就是Damien Chazelle導演化身吧。《樂來越愛你》開場銀幕比例的轉換(窄到寬銀幕),以及片中色彩與影像與燈光設計,無一不在向過往好萊塢電影致敬,影片結尾甚至打上「Made in Hollywood 好萊塢出品」,導演彷彿藉《樂來越愛你》向當代觀眾喊話:有我在就絕不會讓深愛的「爵士樂和好萊塢浪漫愛情電影死去」,有點驕傲,不覺得嗎?但就像片中蜜亞和賽巴斯汀所說:「無需過度在意觀眾喜好,人們總會追隨熱情的人」,Damien Chazelle導演用他的熱情成就帶有懷舊氣息(未必符合當代主流市場口味)的《樂來越愛你》,電影能否在票房上有所斬獲,我們不得而知,但,人們會追隨熱情的人,我相信《樂來越愛你》一定會被看見被接受被喜愛著,不是現在,就是未來。

(底下會提及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有些電影第一次看的時候就猜到日後重看只會越來越愛,《樂來越愛你》即是如此,電影下檔前,我「至少」會進戲院再看一次吧。
第二次觀賞《樂來越愛你》,更能專注劇情安排,更能享受電影帶來的視覺與聽覺雙重享受,服裝、色彩、燈光、場景都美輪美奐地叫人驚艷,配樂與插曲也是動聽而迷人;
賽巴斯汀與蜜亞的愛情故事,可從兩人互動中瞧見愛情的萌芽與茁壯,例如蜜亞對爵士樂的逐漸改觀、捨棄與男友用餐只為赴她與賽巴斯汀的約會、賽巴斯汀清楚記得蜜亞說過的每句話語,包括蜜亞聊起小時候姑姑帶她去住家對面的圖書館看一整天的經典電影與賽巴斯汀爵士吧的Logo設計與上頭的小音符等,不禁想起《夜行動物》裡的一段台詞:「當你愛一個人,妳不會如此漫不經心,而是小心翼翼的守護著他。」,賽巴斯汀和蜜亞都小心翼翼地守護這段愛情,但愛情不是全心付出便不會受到傷害,兩人相守未必出於愛,離別也未必是不愛了,《樂來越愛你》讓觀眾看到愛情關係裡最甜蜜的樣貌,也看見它酸楚的一面,夢想與愛情,我們終究只能擇一。

《樂來越愛你》結尾,
賽巴斯汀和蜜亞分手五年,蜜亞和丈夫意外造訪賽巴斯汀的爵士吧,忽見許久未見的情人出現餐廳,賽巴斯汀內心湧起無限感慨,他為她彈奏一曲兩人初識時的音樂,腦海編織起:「如果我們如此這般,或許結果就會不同吧」的想像,第一次看《樂來越愛你》時,我只覺得這場「平行時空」設計跟《親愛媽咪》和《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太過相似,而沒有多餘感動,可是二次觀賞卻是完全改觀,電影裡,賽巴斯汀跟蜜亞解釋「爵士樂」,他說爵士樂不能只用耳朵聽,而是要親臨現場「觀看」,他說爵士樂曲會隨樂手心境而異動,每次演出都有些許不同云云,對我來說,賽巴斯汀想像他與蜜亞的「另一種結局」,彷彿是爵士樂碰撞上愛情故事,如果在某個音符(抉擇)上做出更動,樂曲(愛情)可能就會朝截然不同方向發展,也許如今在妳身邊的人就會是我;《樂來越愛你》這段平行時空看的我感傷不已,因為生活終究不是爵士樂,它只能演奏一次,過去就過去了,無法重來,餘下的就是兩人留給彼此的一抹微笑,希望沒有我的你/妳能過的更好。



「我姑姑曾經住在巴黎,有天她經過塞納河,光著腳,她微微笑著,看也不看就跳入河中,河水寒徹骨,回家後傷風感冒數月,但她說時光若是重來,她會再縱身一躍。敬那些做夢的人,哪怕他們像個傻瓜。」

想來《樂來越愛你》跟《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剛好是個極端,後者用高規格攝影技術縮短觀眾跟電影的距離(擬真影像),看見真實,破除想像(電影對戰爭與英雄的美化),前者則是想盡辦法讓觀眾感受電影的夢幻與美好與浪漫;《樂來越愛你》的英文片名《La la Land》可以有多種解釋,一是故事背景在洛杉磯(Los Angeles),洛杉磯的縮寫即是L.A., La la Land指的自然是洛杉磯發生的故事;一是 La la 聽起來像是在歌唱發音練習,英文片名點出《樂來越愛你》的歌舞片本質,另一個解釋是「La la land」是英文片語指:「不切實際且瘋狂的地方與人」,而《樂來越愛你》正是一部關於瘋狂愛著(浪漫不死)與不切實際(勇敢追夢)的作品。
敬,式微的浪漫。
敬,式微的爵士樂。
敬,式微的老派電影。
敬,所有愛電影愛音樂愛做夢的你我他。

延伸閱讀:《樂來越愛你》:敬那些做夢的人。
http://mypaper.pchome.com.tw/hatsocks75/post/1369065166



三刷補充:(2017.01.10)

有時候覺得太喜歡一部電影,反反覆覆重看的結果,要不深掘進影片靈魂,更能體會導演的細心安排,要不變得偏執,一層層疊上越來越厚重的個人觀感與揣測,反倒距離導演本意更為遙遠。
三刷完《樂來越愛你》,彷彿又多看見了點什麼。

一,蜜亞和賽巴第一次面對彼此,寂寞的蜜亞聽見賽巴音樂而駐足而被吸引走入酒吧,象徵蜜亞走進賽巴的心,當餐廳客人(包括暴躁老闆)都不在乎賽巴音樂時,有個人懂著他的音樂,你/妳,就是我的知音,多麼浪漫。

二,賽巴和蜜亞一起去看老電影《養子不教誰之過》,影片播到天文台一幕,膠卷發生問題而停止放映,兩人雖然感到錯愕卻也不願今天就此結束,遂一同前往「天文台」,像是接續沒有放完的電影,從銀幕外看電影的彼此變成「走入/成為」電影中主角,對照到他們在天文台的星空起舞畫面,述說著兩人的愛情故事如浪漫愛情電影般的美好;數個月後,蜜亞因為獨角劇演出贏得選角導演青睞,面試結束後,她和賽巴坐在公園椅子上,蜜亞問賽巴我們現在怎麼辦,賽巴希望蜜亞繼續追求她的事業,愛情與麵包,終究只能擇一,此時蜜亞看了看周遭景色後說:「我從沒在白天來過這裡。」,鏡頭拉遠,原來他們又回到天文台,只是上一次兩人在夜晚時刻「走進」天文台,一起做了場美麗的夢,如今身在天文台外,天色已亮,夢醒了,就得迎向現實

三,「你覺得如何?」蜜亞。
「簡直天才之作。」賽巴。
不覺得有點懷舊,觀眾會喜歡嘛?」蜜亞。
「管他們的!」賽巴。
這段對白其實是Damien Chazelle導演拍攝《樂來越愛你》的心情寫照吧。

四,看了三次才發現蜜亞獨角戲首演當天,賽巴姊姊原來有出席啊!

五,《樂來越愛你》結局,賽巴彈奏他和蜜亞的定情曲,並想像當初如果這樣那樣做,也許他們倆人還會是一對,當想像畫面結束,鏡頭帶到舞台上彈琴的人,演奏者的側面好像是Damien Chazelle導演,是我看錯了嘛?

六,電影開場第一首歌「Another Day of Sun」的頭幾句歌詞寫著:
「I think about that day
I left him at a Greyhound station
West of Sante Fe
We were seventeen, but he was sweet and it was true
Still I did what I had to do
'Cuz I just knew
我想起了那天
我在西聖塔菲的巴士站與他分手
我們當時才17歲,他很貼心而我們的愛情很真誠
然而我知道我該走的路
我就是清楚。
原來賽巴與蜜亞的愛情結局早在電影開場就唱出來了:「我知道我該走的路,我就是清楚。」。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 , , , ,
創作者介紹

香功堂!!PIXNET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