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宗碎屍案,讓火車司機王響、他的妹夫龔彪,以及刑警隊長馬德勝的人生變得苦澀。王響想知道兒子王陽與碎屍案的關係、龔彪夢想發財卻老欠臨門一腳、馬隊想釐清多年前碎屍案的真相未果。十幾年後,一場車禍事故,竟意外與多年前的碎屍案有所連結...

「這個秋天怎麼這麼長呢?像過了一輩子似的。」

《漫長的季節》真是一部好漫長的劇啊,它的節奏不快,影片在三個時空中來回跳接,一不注意,就會搞不清楚故事背景,而多年前的兇殺案,演了多集才緩慢拼湊出一點樣貌,最後幾集則是快馬加鞭,將不同時空的故事線全部串連一起。然而,《漫長的季節》的「慢」絕對是必要的,它就是要讓觀眾看到尾聲,聽見王響發出的感嘆,而能感同身受。

《漫長的季節》寫父子情,兩個時空,兩段父子關係,一個溝通失能,一個急於彌補,兩者都有欠缺。《漫長的季節》寫時代變遷,經濟起飛,鄉鎮沒落,原有的生活頓時變得搖搖欲墜,處在大浪前的人們,要不把握機會站上浪頭,要不想辦法不讓自己被潮浪淹沒。《漫長的季節》寫小人物的辛酸,弱勢者面對吃人的社會,不想被吃,只能用激烈的手段反擊。《漫長的季節》也寫命運,命中註定,像個迴圈,以為人定勝天,熟不知天比人還狠,緊捏著命脈,插翅難飛。

究竟是老天無情,或者所有的悲劇都源於執念?愛啊,恨啊,貪啊,痴啊,執念讓人踏入陷阱而不自知,悶著頭走得更深,直到滅頂。《漫長的季節》總共十二集長度,前七集有著奉俊昊《殺人回憶》的味道,相當迷人。第八、九集不太得我心,故事準備收線,風格有點轉得太快,看不習慣(中年組的戲還是勝過年輕組啊)。

「彪子,我年輕的時候,特他媽不信命,我越老越發現我錯了,咱這命都給定下來了。」

第十一集是我的心頭好,邊看內心邊鼓掌,過去的悲劇、現在的執著、未來的發展,全部攪在一起,導演的節奏掌控、劇本的前後對照與呼應、人物間的愛恨糾葛,全部發酵到位,非常厲害。最後一集偶爾會給我一種非得要正面樂觀的不適感,但導演還是有努力收斂,讓影片不至於流於過度濫情。

《漫長的季節》的配樂、攝影都很精緻,演員表現更是沒話說,秦昊、范偉、陳明昊等戲精,無論是外貌或身形的改變都有說服力,劇中一票年輕演員,更有著令人眼睛一亮的演出。話說,飾演沈墨養父的侯岩松,長得也太像李立群!

(底下有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漫長的季節》是一部需要耐著性子才能入戲的作品,入戲了,就不會想出來。補充兩點我仍在消化對《漫長的季節》的觀感。

(一)
「我們這代人,那是被安排慣了,你看小時候在家裡孩子多,啥都得聽父母的,你長大了在集體裡,那肯定得聽領導的呀,你像我們這輩子,就覺得我們那個...這個身上啊,那是有個圈的,我們就在那,按部就班地在圈裡那麼走著,也沒人問為啥,也沒人到圈外溜達過,就連踩了個線都害怕。」

我非常喜歡上面這段對白,但影片看到後段,卻也覺得在這部作品裡,那些踏出圈外的人,下場都不是太好:犯罪、殺人、腦溢血。就連說出這段話的人(王陽母親),唯一一次走出圈外,便是自殺身亡。反而活在圈圈裡的人,還能安穩地活下去。

(二)
「往前看,別回頭啊。」王響對年輕的自己喊了這段話,矛盾的是,王響之所以能有這層醒悟,正是他的頻頻回首,幫助他明白自己的錯過。從不回頭的人生,未必就會更好。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文章標籤
    漫長的季節 辛爽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