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電影,藏著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巧妙融合暴力與溫情的極端差異,這是導演的第一部作品--夜間動物園,讓我看到電影的另外一個光環。



尚克勞德羅桑是誰?我對這號人物毫無所知。只知道他這輩子只拍過兩部電影,第一部是夜間動物園(1987年),第二部則是里歐洛(1992年)。拍完里歐洛之後,導演在97年因為飛機失事過世前,都沒有任何新作推出。

這次台北電影節,引進了導演的兩部影片,我挑選了夜間動物園。

「如果你要認識一個導演,最好的方法,就是去看他/她的第一部作品」。



夜間動物園前半段相當的陰鬱,主角出獄後,被貪污警察威脅,要他交出入獄前污來的錢,男主角一方面要應付警察的脅迫,一方面又開始佈線,準備將麻煩一網打盡。影片進入中段,帶入男主角父親的角色後,電影的基調,就整個大轉彎,從暴力相向,變得溫馨逗趣!

轉折來的突然,卻不突兀。不得不佩服導演的天才,硬是把兩個八竿子打不著的風格,整合的讓人又哭又笑。

印象最深刻的一幕,也是我認為最有意思的一幕,就是主角和父親釣魚的場景。

這個場景,不但成功地將影片前半段緊繃的氣氛給緩和了下來,也是一個有趣的點。

我常認為:導演拍電影,解讀在觀眾。

很多場面,往往導演拍來無心,但觀眾卻解讀的津津有味。釣魚的場景之於我,或許只是個人的過度解釋吧!

銀幕上出現裊裊的霧氣,白茫茫的湖面飄著細細的小雨,主角終於不再奔波,第一次坐下來和父親面對面的享受父子時光,他們划著小船到湖心,耐心等待著小魚上鉤。此時鏡頭搖晃到湖岸上,兩個跟蹤主角的惡警察還虎視眈眈地等在岸邊,伺機行動。

明著看,主角只是耐心地釣魚,等魚上鉤;暗著看這個段落,不正暗暗諷刺這兩個惡警察,其實正是湖中的魚群嗎?而男主角的網,也在這個段落之後,正式撒開。



導演尚克勞德處理起暴力場面,老讓我想起阿飛正傳,奇怪吧?

尤其是主角暗殺兩位警察的場景,昏暗的長走廊,亞洲風味的燈籠,一串高掛在廊上的景象,活脫是阿飛正傳的老香港回魂。這場密閉空間殺人,拍的讓人提心弔膽!也讓人暗暗叫好。

觀眾前一秒,還在為主角的安危緊張,下一秒導演就要觀眾落淚!

鏡頭切換到主角的父親,病重的他躺在病床上,而主角這個時候帶著投影機來到父親的床前。

主角的父親年輕時候看過一頭巨大的麋鹿,他一直念念不忘。此時,主角為了重現麋鹿的身影,用投影機,在醫院白花的牆上,播放麋鹿的影片。病重的父親看得笑開懷,像個孩子一樣,指著牆壁說:看,是麋鹿啊!

連看麋鹿的紀錄片,都能讓人看的熱淚盈眶,這真是少有的經驗!

當麋鹿影片播完,主角對父親說:走吧,我們去打獵!我們去獵麋鹿。

而電影片名:夜間動物園。直到此時才顯出意義。又哭、又笑的高潮結尾,把全場觀眾的心全部揪在一起!既令人心碎,卻又溫暖異常。



暴力又溫馨,誰能想像這兩種風格可以如此並存不悖?這就像是親親小媽加上暴力效應的組合。

尚克勞德的第一部長片,不但證明自己有拍動作片的能耐,甚至證明自己可以拍溫情電影。

我可能沒有機會看導演的遺作里歐洛(哎,時間兜不上啊…)!看完夜間動物園後,我很難不這麼想:如果,尚克勞德羅桑還活著,如果他還繼續創作的話,現在的他,會有什麼樣的作品呈現?



當然,我們將永遠無法得到答案。只能慶幸,至少,他還留下兩部美麗的身影,供影迷們憑弔。



尚克勞德羅桑 Jean-Claude Lauzon

1953-1997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