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mother-01s.jpg

不得不承認韓國的電影工業,確實領先台灣一大截。
奉俊昊導演的「非常母親」,再次讓我在戲院內看傻了。原來「駭人怪物」的精彩,不是意外。
「非常母親」故事內容敘述一名輕度智障的男孩被控謀殺女學生,男孩的母親為了替兒子申冤,上山下海,不放過一絲一毫的線索與可能性....。
單以娛樂片的角度欣賞「非常母親」,場面調度著實精彩。導演將故事說地極流暢、緊湊,有些橋段,細膩又有創意,每每嚇地我心臟快蹦出來,心底卻又猛叫好。(打翻的礦泉水,汨流到手指尖端一幕,處理地實在太太太太神了,嗯,這得進戲院看才知道我在講什麼~~)
故事大綱看來簡單,但抽絲剝繭的過程很具吸引力,乍看是平鋪直敘的推理劇,事實上,導演從影片一開始就在埋梗,而且埋的不動聲色,看來無關緊要的場景,全部都是故事轉折的重要依據。(劇本應該很快會被好萊塢相中吧~~)

不管是抱著看娛樂片、還是抱著看好電影的心情,「非常母親」都是不容錯過的佳構。
金馬影展僅只放映一場,不過影片會上院線,屆時別忘了去戲院捧場,感受一下奉俊昊導演超強的說故事魅力!!

(底下通通都是雷!!!未看電影的朋友,可以先閃喔~~)

 super-mother-02s.jpg 

「非常母親」的劇本架構,完整又紮實。(這邊只稍微提到幾個梗~~)
開場未久,母親在屋內切割藥草,手上刀刃不長眼,刀下草落,但母親完全未將眼光放在她的草藥上,反而一直在注意著屋外和朋友在聊天的兒子身影。(刀落的音效讓人雞皮疙瘩四竄,銀幕上,母親關注著孩子的安危;銀幕外,觀眾在意著母親會不會被切斷手指。有意識地掌控觀眾情緒,是好導演必備的條件。)
突然,一輛車子急駛而過,兒子差點被轎車撞到,母親一急,趕忙衝出店外察看兒子的情形,卻沒發現自己手指頭被無情刀刃劃過,鮮血如注。母親不停詢問兒子是否受傷云云,兒子卻有些不耐煩,推開母親離去。
這場戲,提供觀眾一個依據:母親深愛著自己的孩子,連自己受傷也渾然不覺。
還有,為何兒子對母親的關愛這麼沒有耐性?導演在此埋了梗,暫時不說破。
到了中場,孩子被警察控告謀殺,理由是:有人看到他半夜尾隨受害者身後,且死者的身邊有個小白球(高爾夫球),上面寫著男孩的名字。
由於男孩記性不好,無法清楚記得當晚的狀況、加上他是女孩生前最後一位見到的人,所以,警方單靠一顆高爾夫球便定了男孩的罪。
荒謬嗎?弱勢家庭、弱勢者,面對當權者,似乎只有挨打的份。這裡,又埋了個雷。

緊接著,母親四處追查線索,一方面冀望孩子能趕快記起事發當日的細節、一方面也不忘查探死者的過去,盼能找出蛛絲馬跡。
只是,孩子努力在腦袋搜尋過往記憶的同時,卻意外搜出一件他不該記得的事情。
原來,他憶起五歲的時候,母親曾因壓力太大,決定要帶著孩子自殺,而逼他喝下農藥,只是當時藥性不強,兩人都存活了下來。
這件回憶曝光,觀眾才明白母親為何對孩子這樣全心付出(甚至到偏執的地步),不單是因為她愛他,還帶有強烈的贖罪心情。而孩子對母親的關愛略嫌不耐,除了可解讀為母親過度關愛所帶來壓力、亦可解讀為孩子潛意識裡,對於過往回憶的陰影。
不堪的往事被孩子從腦海深處挖出來,對老母親是何等殘酷(孩子的不諒解,絕對是心裡最大的傷痛吧),身為針灸師的她告訴孩子:「你不要難過,不要生氣,我知道有個經穴,可以解除人的煩惱,讓我為你針灸,這樣你就會忘記痛苦了.....。」

super-mother-03s.jpg 

即便孩子對母親不諒解,她仍不放棄查辦案子。
慢慢地,母親對於死者的過去,有了比較清楚的輪廓:她的家境不好、身體孱弱,有流鼻血的問題、男友是個輕度智障、她生前跟不少男人發生性關係,經濟困頓的她,用手機偷拍了很多裸照,準備當作金錢交易的威脅手段。
所以,女孩的遇害,是因為她揚言要公佈性愛照片的關係?
母親好不容易找到女孩的手機、兒子亦想起他碰見女孩那晚,曾看過一名白髮老翁,尋此線,母親找上一名獨居、過著撿破銅爛鐵維生的老翁。
她佯裝自己是社工單位來探視獨居老人。老人不疑有他,自顧自地說:最近看到一件事情,搞得他渾身不自在。
母親問道:是什麼事情?你可以告訴我啊。我是針灸師,我知道一個經穴,可以解除人的煩惱....。
老翁說:妳還真是好奇,這件事我可從來沒跟別人說過。妳記得前一陣子有個女學生被殺的事件嗎?
老翁娓娓道來當晚的情況,聽的母親又驚又嚇,因為兇手,正是她最親愛的孩子啊。(殺人的理由看來單純,卻可以牽扯出母親和孩子的互動與過往,同樣是很棒的設計!!)
為了不讓真相曝光,母親痛下殺手,殺了人又放了火,只為救孩子一命。

多日過後,警察找上門來,母親以為殺人的事情曝光,結果警方卻是來宣佈喜訊,他們說:「兇手找到了!!!是一名逃出醫院的精神病患,他自稱是女孩的情人,哈,這怎麼可能。而且我們在他的衣服上找到女孩的血漬,他說女孩有流鼻血的問題,才會在衣服上留下鮮血。」
母親知道這名男孩說的是實話,卻選擇緘默。
她表示要去獄所探望這名男孩,見到對方時,她彷佛看到自己孩子的身影,她問他:你有家人嗎?你有母親嗎?
男子搖搖頭,母親崩潰大哭。
這場戲,下的真是妙啊。
當初觀賞導演的前作「駭人怪物」,之所以驚喜連連,是因為電影不單講怪物,還延伸出人比怪物更可怕、政府愚行可能帶來的連串問題等等。
如今,我們又在「非常母親」中看到相同的論述。
從高爾夫球到衣服上的血漬,執法單位潦草行事,只在乎快速破案、隨意找個代罪羔羊,不在乎弱勢者的權益,不在乎監獄裡關的是哪位。
荒謬的是,這一次,母親成了幫兇。她從本來的受害者(即使孩子真的是兇手)變成加害者,這種情緒上矛盾的轉折(對立),就是「非常母親」最迷人之處。

super-mother-04s.jpg 

之後,兒子重獲自由,母親的內心卻反而被困在愧疚的牢籠。
從早年差點毒殺兒子、到後來違背良心,陷害無辜者入獄....,她再也笑不出來、再也難以假裝一切美好。
然後,她拿出針灸,朝著自己大腿內側的經穴,狠狠地刺了下去。
一切,都會沒事的。

韓國電影有個特點,故事主軸看似平常(母親救子的情節,好萊塢電影並不少見),但他們總能把尋常的情節,玩出不尋常的觀點。(「我的野蠻女友」、「原罪犯」、「駭人怪物」都是如此。)
「非常母親」延續了這個優良傳統。
比如說飾演兒子的元彬,只要聽到人家罵他智障,就會抓狂。這個梗其實在「回到未來」就出現過了(有人罵米高福克斯膽小鬼,他就會抓狂),但奉俊昊導演卻能將這樣的梗,從喜劇轉化為戲劇,呈現的效果,就有很大的差異。
同樣地,母親救子的題材常常得見,可是在直線的敘事中,加入新的轉折,模糊好人、壞人的界限,也加深戲劇上的張力。
諸如此類的轉變,都讓觀賞「非常母親」的兩個小時,猶如坐雲霄飛車,才剛轉了個小彎、還有個大彎等在前面,過癮極了。
除了好劇本、好導演、好技術面的配合,我們當然不會忘記劇中飾演母親的演員金惠子女士,妳真真切切地嚇到我了,演的真好,內斂、狂暴、哀傷、怒吼,每個情緒都拿捏地十分精準,讓我一方面覺得:媽啊,妳好恐怖。一方面又覺得:媽啊,妳好可憐!!!!!
據說這部電影要代表韓國角逐明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能否入圍還未定,但希望評審們能有眼光,挑出金惠子女士角逐最佳女主角,哈哈哈哈,因為演到我心坎裡啊。

前天請了假看電影,分別是「非常母親」和「逍遙騎士」,兩部作品各有擅長,也都讓我在戲院內渡過非常愉悅、恐怖、傷心難過的時光,呵呵。
這個星期六,更恐怖啦。我有三部電影要看.....我其實不太適合一天塞太多電影,容易犯頭疼,卻又覺得:哎,瘋狂一下又何妨。
嘖,真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