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台與電梯-01

很難想像《死刑台與電梯》是導演路易馬盧導演的處女作,影片情調既輕且重,劇本綿密紮實,環環相扣又情味深厚。
電影從貴婦人Florence和情夫Julien互訴情衷的電話展開序幕,他們反覆說著:「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掛上電話前,Florence對Julien說:「半小時後來咖啡館找我。」;隨Julien拿出準備好的文件、攀爬繩索、手套和槍枝,爬到樓上老闆辦公室,碰,槍殺老闆(情婦的老公),接著迅速離去,讓老闆看似自殺身亡,以製造不在場證明;然而百密一疏,Julien離去半途發現自己忘了把掛在窗台外的繩索取下,趕緊回到大樓內,在他搭電梯上樓時,看管大樓的警衛正好離去,隨手關掉大樓電源,就這樣把Julien給關在電梯內,動彈不得,這該如何是好?
屋漏偏逢連夜雨,Julien停在路邊的跑車被花店女孩和她的慣竊男友盜走,當車子經過咖啡館時,耐心等候Julien赴約的Florence看見情夫的車內竟坐了一位年輕貌美的女孩,揚長而去。
她震驚又傷感的自問:「啊?Julien沒有殺掉我先生嗎?我可以明白他的怯懦,可是,為何他要跟這個女孩離開?我不能理解,他不是愛我的嗎?」。
這個夜晚,有人困在電梯內無法離去、有人困在愛情得失裡無法離去、有人困在冥冥中自有定數的結果無法離去......。

《死刑台與電梯》是一部滾雪球式的「道德劇」,劇中所有犯過錯的人,最後全部難逃制裁;要說冥冥中有所定數,不如說「作賊心虛」的愧咎與不安,才是真相得以水落石出的幫手。
若是Julien沒有對殺人行徑感到不安,他不會回到大樓內取回繩索(導演安排了一個極其神奇的畫面,讓Julien返回大樓的行徑更顯諷刺);盜車的年輕男子,若非對自己一事無成的生活感到自卑、若非在德國人面前自感矮人一截,他和女友本來也能逃過盜車被捕的下場;同樣地,Florence背著丈夫和Julien偷情,才令她對Julien的愛情有所懷疑(他若能跟我偷情,必也能和別人搞上一腿),由於難對Julien放心,讓Florence在警方面前露了餡,進一步揭發她和Julien的情事.....。
好奇妙的劇情啊,峰迴路轉,柳暗花明,只見劇中所有角色共同編織出一張錯綜複雜的龐大蜘蛛網,最後全都導向一個絕對又無法扭轉的結局;若覺得Christopher Nolan導演的《記憶拼圖》精采難忘,那一定要來看看《死刑台與電梯》,劇本更加曖昧也更有情味。

(底下有提到關鍵劇情)

死刑台與電梯-02

《死刑台與電梯》的劇本層次豐富,很多意在言外的影射都叫我驚喜連場。
例如片中第一位受害人(老闆)是個大發戰爭財的商人,絲毫不尊重曾是戰爭英雄的Julien;Julien最後會同意殺害老闆,一方面是盼能跟Florence長相廝守,一方面則是自感英雄氣短(男子氣概被閹割),戰場上出生入死、受人敬重,誰知戰後生活,只能幫金字塔頂層的商人們撈取戰爭油水,豈不氣結。
「男子氣慨遭閹割」的意象亦可在盜走Julien車子的年輕男子和一對德國觀光夫婦身上瞧見。
年輕男子先是對德國觀光客開的豪華跑車感到嫉妒、後向對方謊稱自己是戰爭英雄以掩飾自身的不足(意味他面對Julien也有自卑);隨後德國男子帶著優越感戳破年輕男子的謊言,更讓他感到不滿與憤恨;這憤怒不光是經濟能力遠不如對方,也是國族仇恨的延續(德國在二戰期間曾佔領法國,劇本巧妙的把國族羞憤和男性氣慨連上線);後來年輕男子槍殺德國夫婦,他的舉動便有多樣解讀空間,既是自保、自衛,也是惱羞成怒(國與國、上層階級與底層階級)的報復!
哈,戰場上的男人廝殺個你死我活,戰場外的人生依然如此;男性自尊實在好巨大也好渺小。

死刑台與電梯-03  

《死刑台與電梯》除了大諷戰爭、尊嚴、氣概的荒謬(男性/陽剛),處理起女性心態幽微細膩的部份,同樣不含糊。
我愛死Florence這個角色,一輩子受制於有錢的丈夫,好不容易挺身追愛,卻又因為貪念(對錢財也對愛情),而一步步往牢籠裡走去,好個悲劇(又自食惡果)的角色啊。
愛情究竟是偉大或恐怖?Florence誤以為Julien跟年輕花店妹妹私奔時,她花了一整個晚上的時間找尋愛人的身影並不斷自我質疑著:「啊,我老了,我瘋了,可是我好愛他啊」。(成年女性對年輕女性的忌妒與青春不再的焦慮心情展露無遺!!)
當真相水落石出,Juline難逃牢獄之災,Florence反倒大鬆口氣,還好他沒有拋棄我(被年輕女性取代的自卑與恐懼,終於獲得填補與回饋),愛情/寂寞的力量好太強大啊!
當Florence得知自己可能會被判更重的刑期時(殺夫計畫主謀),她仍自我安慰著說:「沒關係,十年、二十年,時光消逝,我也老了,可是離開牢獄之後,我就能跟他(Julien)長相廝守,再也沒人可以分隔我們了。」
看到這個結局,我都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女人啊,妳怎能這樣執著?這樣傻氣(天真地相信情人會永遠死守等候著她!)、這樣依戀不捨呢?

《死刑台與電梯》是導演路易馬盧導演的處女作,處女作啊,有沒有這麼變態,也未免拍的太細緻、太流暢、太精彩了吧。
好消息、好消息,《死刑台與電梯》在台北電影節尚有一場次,有興趣的朋友,千萬別錯過了啊!
http://www.taipeiff.org.tw/Film/FileIntro.aspx?id=40&subid=5383&filmID=219

文章標籤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