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抵達京都,先去鴨川看夕陽,鴨川旁的餐館皆附有「納涼席」,天氣雖然炎熱,客人倒不少。

多年前去過一次京都,公司旅遊,走馬看花,感觸不深。
如今重遊京都,住在百年長屋,既貪便宜也貪能體驗道地日式文化,長屋內,夜晚時分,窗外人聲與樓上住客的腳步聲都會加倍放大,窸窣不停;公廁設在屋外,稍嫌悶熱而空氣凝滯;然而民宿主人相當好禮,見上一面總要閒聊招呼幾句,人情味濃郁。
多年前遊過一次京都,匆匆來又匆匆去。
如今重遊京都,依然匆匆,但腳步學著放慢,學習京都人的悠閒,頂著豔陽走訪大小神宮,逛遍每條幽靜小徑,聽著鴨川、白川的潺潺溪水聲,由近而遠卻也由遠而近。
多年前遊過一次京都,大巴士準時接送,景點上上下下,導遊催眠式嗓音盪漾。
如今重遊京都,一卡在手,坐遍地鐵與巴士,觀察大和民族的每個細心安排,就說公車吧,雙人座位各有一個下車鈴,靠走道的乘客若跟靠窗隔壁乘客不熟,無需伸手跨過對方按鈴下車;京都人愛保持距離,連按鈴也要一人一個,深怕造成自己或對方不便。
多年前遊過一次京都,豪華飯店外加豪華美食,吃的不亦樂乎,但老覺得少了一味。
如今重遊京都,每每走進一間餐館,心裡一陣緊張,擔心該怎麼點餐、如何用簡單英文與店員交談與溝通,幸好餐廳多會準備一份英文菜單;一份餐,店員與顧客都在努力溝通與了解,一份餐,往往不只是一份餐。



此次在京都居住的民宿(Haruya),老闆娘和店員都很客氣有禮。

沒有預期中的喧囂,京都意外的寧靜。
或許遊客們大多朝向幾個著名景點靠攏,其他區域不免有些冷清,沾染些許憂鬱氣息;無論是地鐵或路上行人,京都人總刻意保持一定距離,你站一區我站一區,你走前我走後,井水不犯河水;我喜歡京都予人的感覺,有點黏又不太黏。 等待公車時,一名婆婆主動用英文詢問我和山羊鬍要坐哪班車去到哪裡,確定我們知道如何搭車後,便又默默退到背後,沒有多餘打擾;或許吹拂著夏日晚風的夜, 踩著木屐鞋晃去湯屋洗澡,怎麼都找不到歷史悠久的湯屋所在處,一名在外運動的中年男子見我手上拿著浴用籃子,主動招呼,他不會說英文,只是示意我們跟著前 進,走過一個又一個彎,很快找著外觀不甚起眼的湯屋,我們趕忙跟他道謝,他只是笑著點頭,快快離去。
京都人冷漠嗎?還是他們血液裡仍流淌著古人的俠義風範,大方付出卻不求回報。
看來京都不僅完整而細心的保留無數古建築,也把古時純樸的人情味給保存了下來。

若問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京都經驗,我會說是每晚的湯屋行吧。
晴朗夏夜,月色皎潔,巷弄間只有山羊鬍腳上穿著的木屐鞋發出的喀噠喀噠聲響迴盪,這一刻,很容易忘了自己是遊客,誤以為自己在京都住了許久,許久。



一個不起眼的巷弄,卻體現了我對日本風情的刻板印象。


清晨在無人的白川旁享用從超市買來的簡單早餐。


京都人,總保持著距離。


前往三千院路上,朝陽撒落無人行經的石子地,透露出一份清幽。


艾莫西推薦的行程,寶泉院內,一碗苦澀的綠茶配上甜膩的菓子外加一份放空與悠閒。這個空間有著各種細膩聲響,風鈴、蜂鳴、誦經、水流聲等,環抱著所有來客的耳朵,舒緩積壓胸口的現實壓力。
忍不住要想,假如台灣也有一個如此幽靜的場合,最後應該都會變得不幽靜吧。



把樑柱視為畫框,看一幅自然與人工巧妙結合的畫作。


三千院內長滿青苔的小小地藏菩薩。


元氣滿滿!


老舊浴場改建的咖啡館,外觀迷人。


魚的對望。


京都塔的對望。


總在清晨出門,只為拍下京都的朝陽與無人街道。


前往清水寺途中,寧靜的巷與喧囂的海報。


透著光的凌霄花。


躲在清水寺巷弄內的龍貓。


非常喜歡二年坂予人的感覺,山城石階與木頭老屋的溫暖質感搭配的恰到好處,像是放大且更精緻版的九份。


假如能在二年坂看到藝妓身影,應該會很有Fu吧!


無人坂道,流露著老時光味道。


孩子長年在這樣乾淨清幽環境下長大,非常幸福啊。


我說您啊,真是一臉福相。


年輕的孩子們眺望的是怎樣的未來?


費了好一番工夫才拍到清水寺門口的無人空景。


擠壓吧,京都塔。


為7月17日祇園祭的宵山遊行而努力準備著。


祇園祭的慶典活動之一,小朋友遊行,父母們除了跟孩子走完全程外,還會幫忙補妝和搧風,就怕孩子會被夏天炙陽給晒昏了頭。


小朋友乍看很沒活力,可是輪到她們上場表演時,動作卻是非常到位。


小魔鬼們的一頭紅髮實在太吸引人目光。


鶴舞,舞鶴。


祇園祭另一個慶典活動:神輿洗;信眾舉火把,扛著神輿(神轎)從八坂神社出發到四條大橋來回巡行。


路上人車共行,好不熱鬧。


信眾扛著神輿(神轎)的呼聲和動作,令我想起咱們台灣的媽祖遶境慶典。


一夜激情過後,神社又恢復它原本清幽的模樣。


在京都待了三個晚上,也洗了三次公共澡堂,經驗特殊而難忘。


就這麼朝我走了過來,又從旁邊悄聲繞過去,京都的貓也愛保持距離。


門裡門外,少了對話的空間。


電影《藝妓回憶錄》的場景之一,一眼望不盡的千鳥居!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