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_Devils_Path-01

犯下多起殺人案件的死刑犯須藤,要求跟年輕記者藤井對談,他跟藤井告白說:「我死不足惜,不過我不是唯一該死的人,還有個幕後兇手逍遙法外,人們稱呼他醫師,他的本名是中村孝雄,為能證明我所言不虛,我告訴你另外三件警方不知情的殺人兇案......」

改編自真實事件的《凶惡》,以一連串令人錯愕的暴力事件揭開電影序幕,之後隨藤井的追查腳步,逐步拼湊出事件的始末真相。
唉唉,怎會選到《凶惡》作為我的奇幻影展開幕片呢,它實在沉重的叫人喘不過氣!
導演白石和彌以紓緩節奏講述「暴力」,只要不合我意或擋我財路者,殺殺殺殺,一了百了;然而暴力不會只有一種面目,西裝筆挺的商人出主意、道上弟兄出蠻力、穿著制服領公家薪水的警察,未曾用心追查失蹤或自殺案件,導致惡人行徑越來越大膽、只重收視與雜誌銷量的媒體人,一天到晚報導容易消費的名人八卦,對真正重要卻沒有太多商業價值的社會議題不加關心....。

到底誰是《凶惡》一片的惡人?

The_Devils_Path-02

有人行惡出於純粹的貪婪與對施行暴力的樂在其中,例如須藤與中村。
有人行惡出於盲目義氣,例如須藤的手下五十嵐,雖對被害者有著些許惻隱之心,卻為表現對須藤的忠心,甘願成為冷血打手。
有人行惡則是下策中的下策,說是情有可原,卻也在可憐可悲中透露著可惡,例如一位名叫牛場悟的男子,他的家人為償還大筆保險金債務,竟跟須藤與中村達成協議,同意他們將牛場悟(丈夫/父親)「灌酒致死」,以領取大筆保險金。
嘿,別以為惡人只有上述這幾名角色,須藤的女友明知愛人與中村聯手幹盡壞事,她雖不參與行動,卻也無意舉發惡行,大方享用不義之財所帶來的好處,難道知情不報的須藤女友不該被譴責?
再看看代表正義一方的「藤井」,為幫受害者伸冤,沒日沒夜的奔走與調查,放任妻子跟患有老年痴呆的母親同處一室,即便妻子一再跟他反應壓力大到無法承受,藤井卻選擇逃避與不回應,說到底,藤井跟為解決家庭債務問題,將丈夫/父親丟給黑道解決的牛場悟親人有何不同?

(底下有結局討論)

The_Devils_Path-03  

《凶惡》讓我看的很不痛快,因為這部影片沒有一個好人,沒有一個角色不該被譴責。
《凶惡》讓我看的很不痛快,因為電影尾聲,藤井對被判了無期徒刑的中村說:「我一定會繼續調查下去,一定要讓法律判你死刑。」;中村冷眼看著他說:「你知道誰最想要我死嗎?不是須藤、不是受害者,而是...........你!」。
現實生活中的你我,面對惡人就噤聲、面對些許好處就忘記做人道理、面對壓力與問題就逃避、面對與你我立場不同的彼此,就只想用暴力快速解決問題....;我們追求以眼還眼,一命還一命,我們認同死刑才是正義的最終結果。
也許,我說也許,我們跟中村或須藤並無差異,我們責備他人的暴力,卻又認同暴力是達成某些目的的必要性;也許所謂的「友情」、「忠實」、「贖罪」與「正義」(全都帶有某種程度的暴力與控制),只是換個面目存在的「邪惡」;也許,真正的凶惡,存在每個人類的基因當中。

我們,都很凶惡!

《凶惡》看的我心情沉重,但電影不算難看。
我喜歡白石和彌導演為本片下的結局,被困在牢獄中的不只是須藤或中村等人,找不到救贖與解脫之道的藤井也同樣走不出心靈的牢籠;我很喜歡本片的配樂,既傳統又現代,搶耳又好聽;我也喜歡本片的演員們,尤其是飾演須藤和中村的Pierre瀧與Lily Franky,壞的叫人眼睛一亮,壞的叫人不寒而慄!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