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wonders-01

養蜂人沃夫岡和妻子、小姑及三個女兒住在鄉間,過著自給自足生活,由於傳統農業逐漸凋零,他們生活的村落期望透過電視實境競賽秀節目,推銷當地觀光產業,沃夫岡的大女兒潔索蜜娜青春正盛,一邊幫父親照顧家庭一邊做著明星夢,盼能參加實境節目以擺脫貧困、飛上枝頭變鳳凰;沃夫岡為增加蜂蜜產量,領養一名德國男孩馬丁,他的入駐也為家庭帶來新的變化.....。

《蜂蜜之夏》輕易打動了我。
影像捕捉到鄉間生活的況味,我好喜歡沃夫岡兩位年紀最小女兒的表演,那樣的野性與難以控制,不受拘束,自由自在,看到兩個女孩踏過水坑,故意濺起水花的行徑,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城市裡的孩子,被規矩束縛綁架,行事要拘謹多啊。

《蜂蜜之夏》輕易打動了我。
出車採蜜時,潔索蜜娜通常坐在父親車子前座(她的重要地位可想而知),某天忽然被父親趕下車,改由馬丁坐在前座,這一幕戲拍的情緒曖昧溜轉,與其說父親希望培養馬丁成為家庭支柱,不如說父親看不慣女兒跟男孩聊天說笑,故意要激怒女兒的報復心情;「女兒是父親上輩子的情人」,既是情人,有愛就一定有嫉妒。

the-wonders-02

《蜂蜜之夏》輕易打動了我。
父親和潔索蜜娜是個有意思的對照組,年邁與青春、傳統與改變;父親堅持不變,反對參加電視節目,認定唯有腳踏實地工作才能照顧好家人;女兒期望改變,只要贏得實境節目秀獎金,就能「瞬間」改善他們舊有生活;「有些事物是買不到的.....」父親在攝影機前感慨說著,他的話語還未結束便被主持人硬生打斷,商業主導的電視節目沒興趣挖掘更多真相,觀眾只需被餵養簡單的勵志情節或快速的致富/成功方法就足夠了;父親的話語蒸發在空氣中,一如他對老派生活的堅持,終究會被不斷湧上的新事物/新觀念所淹沒。

《蜂蜜之夏》輕易打動了我。
潔索蜜娜的角色書寫細膩完整,外表早熟,內在稚氣依舊,她和父親不同,父親眼中的世界盡是衝突與仇恨,可是潔索蜜娜尚能帶著好奇觀看她生活的世界,眼神中依然飽含夢想,晶瑩剔透,未被現實給污染的混濁不清;我喜歡潔索蜜娜和馬丁在野外共度一晚的橋段,彷彿是《月昇冒險王國》翻版,一個得以拋棄所有成見、階級、身份的場域,如夢似幻,存在著卻也不存在。

(底下有關鍵劇情喔)

the-wonders-03

《蜂蜜之夏》輕易打動了我。
劇中暴躁、欠缺耐性、對生活感到困窘、對未來深感茫然的父親角色,性格那樣的焦慮那樣的憤世嫉俗,但他又同時存在著極為傻氣的一面,就像他買給潔索蜜娜的駱駝,如此的不切實際,然而駱駝既是父親對女兒的愛(重視)的表現,更是父親拒絕接受女兒長大的心情寫照;原來父親的暴躁沒有耐性與對未來感到茫然,是因為他知道自己在乎的一切,很可能會被吞噬,正如女兒會長大(離家)、傳統會消失、而他熟悉的一切都在持續風化消失中;父親這名角色,其實是用憤怒來掩飾自己的悲傷啊!

《蜂蜜之夏》輕易打動了我。
電影結局下的精采,前一秒鐘,沃夫岡一家人還緊緊擁抱彼此,守護著他們殘破的家園,下一秒鐘卻已人去樓空;他們被迫搬家、終於還是抵不過「棄守農場,改為經營民宿」的現代思維潮流了吧。
然而《蜂蜜之夏》的結局讓我多想了好一會。
空蕩的家園,代表著過往精神的死亡。
空蕩的家園,也是劇中被農藥毒殺而亡的蜜蜂,蜜蜂消失了,無法製造蜂蜜,沃夫岡一家人的生活經濟便難維持;蜜蜂消失了,花粉無法被傳遞,世界將會變成什麼模樣?
消失了的蜜蜂,又讓我想起沃夫岡的四個女兒,一個沒有男丁的家庭,一段無法延續的血脈,如果全世界的婦人都無法生育出男孩,那麼世界會變成什麼模樣?(假設沃夫岡無法生出男孩的原因跟蜜蜂消失的原因相似,食入太多化學食品而引發後遺症,導致女性無法生出男性云云,就像艾方索·柯朗導演的《人類之子》,有一天女性再也生不出孩子,人類這個物種只能面臨逐漸被滅絕的未來)

the-wonders-04  

或許我把《蜂蜜之夏》結局想的太複雜,但是當我看到駱駝獨自在貧瘠荒地上打轉,當我看到原本鬧熱的大宅變得安靜無聲,緊閉的門窗訴說著寂寥,我腦海響起馬奎斯的《百年孤寂》結局,他說:「這時馬康多已經被聖經上的颶風化為一渦一渦可怕的塵土與砂礫。於是他又跳過幾頁,想提早看到最後的預言,以便確知自己死亡的日期和情況。然而,他還沒有看到最後一行,就明白他自己永遠也走不出這個房間了,因為遺稿預言,當倭良諾看完遺稿的時候,這個鏡花水月的城鎮(或說是幻影城鎮吧)將會被風掃滅,並從人類的記憶中消失,而書上所寫的一切,從遠古到永遠,將不再重演,因為這百年孤寂的家族被判定在地球上是不會有第二次機會的。」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