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遲遲沒看《黑鏡》第二季(但我卻看過第一、三、四、五季),像是在等一個適當的時間與心情,而這幾天之於我,就是補上《黑鏡》第二季的對的時間與對的心情。




EP.1《馬上回來》:訂做一個「他」。

《馬上回來》是另一種版本的《雲端情人》,網路重度使用者死後,家人可以請智能公司,依據死者生前的影音與網路資料,拼組出一個語氣與行為都跟死者相近的虛擬智能;瑪莎在男友亞許意外身亡後,申請服務,創造出虛擬亞許,並藉由與虛擬亞許的「交往」,逐漸撫平傷痛;瑪莎後來進一步升級虛擬亞許,將其實體化,只是,無論新的亞許看起來聽起來行為舉止與真正的亞許多麼相近,一些戀人間的小小細節,終究會讓人察覺出兩者的不同。

愛情無法複製,《王牌冤家》講過,《馬上回來》則再次讓觀眾看見膺品與真跡之間,依舊存在著無法被克服的差異(或者,只是無法接受自己對虛擬智能的依賴與迷戀?)。




EP.2《白熊世界》:大逃殺。

「拜託,救救我,你們為什麼都不行動?」

一名女子自屋內醒轉,記憶全失,她走到戶外,發現所有人都只是拿著手機站在遠距離拍攝她,突然,一名男子提槍準備射殺女子,女子驚慌逃跑,她喊著救命,卻沒有人出手幫忙...

《白熊世界》裡的女子遭受迫害,居民只是冷眼旁觀,諷刺當代人透過網路或手機看世界,時刻保持距離,剝奪人的現實感,使得人們越來越習慣冷眼看待某些殘酷的事情,例如廣泛流傳的名人性愛影片或恐怖份子的斬首影片等,當小程度的暴力不再激起強烈的情緒反應,人們就會追求口味更重的暴力。

(底下有關鍵劇情喔,請斟酌閱讀)

《白熊世界》後段劇情大翻轉,女子原來曾是綁架未成年女孩並且虐殺女孩致死的殘酷兇手,法院將女子的記憶清除,將她安置在「正義遊樂園」,安排槍手狙殺與逃亡戲碼,折磨女子精神做為懲罰。

我們要思考的是,女子的男友殺害未成年女孩時,在旁拍攝的女子不但沒有出手阻止,甚至樂在其中(享受暴力快感);當她成為被拍攝的對象以及獵物時,才能明白自己的殘忍;諷刺的是,入園參與這場「活動/遊戲」的群眾,同樣對女子遭受的暴力感到痛快,說明每個人內心或許都藏有一頭暴力猛獸,差異是女子付諸行動,而大部份的人,可能藉由觀賞電影或透過手機觀看網路影片或參與這場遊戲(法律的懲罰),獲得對暴力的滿足感。




EP.3《瓦爾多時刻》:喜劇演員救世界?

一隻虛擬的卡通熊瓦爾多,因為敢言敢挑釁政客而聲名大噪,甚至以獨立黨身分參加選舉,人氣扶搖直上,然而幕後配音員傑米,無法接受瓦爾多被財團操控,打算揭露醜陋真相...;《瓦爾多時刻》透過瓦爾多一角訴說政治的本質,選民投票往往非理性大過理性(重點不是誰有沒有做事,而是誰看得比較順眼),而政治人物不過是一群人操作出來的傀儡(瓦爾多與政客其實是相同的產物)。

《黑鏡》第二季於2013年推出,2019年的今日,烏克蘭舉行總統大選,一個毫無政治背景且沒有明確政治訴求的喜劇演員,意外高票當選總統,回頭看《瓦爾多時刻》,彷彿神準預測了烏克蘭的總統大選結果;當然,《瓦爾多時刻》也讓我想起台灣目前正在發生的事情...




EP.4《白色聖誕節》:暗黑聖誕節。

兩名男子在一間小屋中共度聖誕節,彼此閒聊打發時間,揭露一個又一個秘密...

《白色聖誕節》展現了我喜歡《黑鏡》的原因。《黑鏡》的好看,往往不在天馬行空的「科幻」,而是從故事中看見「可能的未來」。

《白色聖誕節》由三則故事組成,第一個故事講述約會顧問透過顧客的智能眼睛,教導客戶如何約會;第二則故事講述人類擷取自身的記憶副本作為住宅管理員;第三個故事講未來世界的新發明,如果討厭一個人可以利用智能雙眼封鎖對方,被封鎖的那人,將無法再與封鎖者聯絡或交談,而且他們會成為彼此眼中的雜訊;三個故事乍看沒有關連,但拼湊起來,就是一幅完整的未來世界觀。

生活越來越便利越來越仰賴科技,究竟是好或壞?《白色聖誕節》沒有給出一個絕對答案,科技有它優勢的一面,例如透過科技偵查兇案,或是快速取得所需資訊;同樣的,科技也有它扭曲的一面,就像約會宅男的故事,諷刺人類的偷窺慾望(人們老想窺視他人的生活),或是一旦選擇裝上智能雙眼,就得一輩子與這個科技共生,無法拆卸;使用科技是追求便利,但最後反而像是被科技所綁架

《白色聖誕節》劇情有兩個讓我覺得好毛的設計,一是記憶備份,記憶本身擁有意識卻被困在一個小小的智能空間中,無法反抗也無法逃脫,沒有死亡沒有盡頭,只有無盡地付出以及反覆循環(拿來對付重刑犯確實殘忍又有效);看完《白色聖誕節》會更理解《啟動原始碼》片中的傑克葛倫霍意識為何想一心求死了;二是智能雙能的「刑罰」,當全世界都封鎖你時,你還存在嗎?遭人忽視可能是網路重度使用者(追求被看見)最害怕的刑罰吧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文章標籤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