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初年,半月居士向富人表示,山中小鎮裕旺村乃是龍穴,若是將富人過世的父親葬在村內,他便能當皇帝。富人派村民大餅帶炸藥回到村落,誣陷村內有人準備造反,想用「白道」的方式趕跑村民佔領村落,然而大餅意外中毒身亡,計劃暫時停擺。

自稱是天虹真人的男子田貴帶著一台忘憂機器來到裕旺村,他說機器可以消除人們的煩惱。裕旺村村長想要蓋火車站,好讓村子大富大貴,只是村民分成兩派意見,吵鬧不休。村長與田貴合作,把村民的記憶全部洗掉,讓他們成為聽話的傀儡。然而,一山還有一山高,田貴接著把村長的記憶也給消除掉,扭曲事實,自命為村長,他命令村民幫他尋找藏在村內的寶物,並將村婦秋蓉霸佔為妻。

秋蓉與村長的兒子丁遠本是一對,但村長不想兒子跟孤女配對,趁兒子上京求取功名,強將秋蓉許配給大餅做妻子,大餅死後,秋蓉被田貴洗去記憶,成了田貴之妻。在外遊學的丁遠因為清朝滅亡,又遭盜匪洗劫財物,淪為盜匪集團一片雲的一員,當他回到村落找尋父親與秋蓉下落,發現村子已經人事全非...

Netflix 重看陳玉勳導演的《健忘村》。

裕旺村盡是貪婪之士,大餅不識字但識得名利財富,答應富人作惡、村長想要蓋火車站,聯手田貴洗腦村民、劉大夫與有夫之婦春花有染,春花為了愛情,打算毒殺親夫金財、秋蓉無父無母,孤苦無依,眾人看她被強制許配給大餅,並且遭到大餅軟禁,卻沒人替秋蓉發不平之聲,只是冷眼看她遭受剝削...一整個村子都是自私自利的小人,唯獨異鄉人萬大俠算是正直人士,然而萬大俠空有一身武藝卻是性格膽小,鄉愿地接受了裕旺村內的種種離譜行徑。

田貴緊接著入場,外來者(田貴)與地方勢力(村長)聯手合作,強行洗腦村民,消抹掉每個人的性格,消除掉每一種聲音,讓裕旺村成為一言堂之地。田貴不只消除村民與村長的記憶,還篡改歷史,強者寫的歷史,通通經過扭曲,小魚向上奮力游,田貴成為大英雄。

失憶的秋蓉好奇失憶前的日子,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或者拯救一隻貓?不具有歷史感的人,只是傀儡。找回歷史,才能尋回自己的根源。秋蓉偷偷使用忘憂機器,看見真相。內心種下對權勢者質疑的種子,就再也回不去當一個什麼事都不知道的傻子。當盜匪集團一片雲入侵裕旺村,村民與盜匪殺得你死我活,恢復記憶的萬大俠拯救村民,田貴被捕,忘憂機器落入秋蓉手上。

田貴向秋蓉說起他的過往,原來田貴也是忘憂機器的受害者,他也不記得更早之前的自己究竟是怎樣的人(電影沒有解釋忘憂機器的由來,意即沒有人知道劇中角色「認定/熟知」的歷史到底距離「真相」有多遙遠)。田貴希望秋蓉網開一面,讓他恢復記憶,但秋蓉沒忘記田貴對她的剝削,以德報怨只是神話,以牙還牙才是亂世唯一選擇。秋蓉洗去田貴的記憶,把他變成另一個木頭人。順便消除掉村民對大餅與田貴曾經是秋蓉伴侶的記憶,讓秋蓉得以「洗白」,繼續過全新(但充滿謊言)的日子。

新時代已然展開,歷史依然扭曲。這樣的和解,是一種釋懷或是是另一種恐怖?沒有正視真相的正義,永遠只會是一個妝點美麗的假象。

多年前看《健忘村》,覺得劇情紊亂而笑點尷尬,如今重溫,觀感其實好很多,而且這個劇本也確實挺有意思,它被歸在喜劇類型,演員的表演也走卡通式的誇大,但其實《健忘村》是披著喜劇外皮的恐怖片,它點明了人性之惡、人類歷史不斷重複的造神運動、利出一孔且無力扭轉的權力結構、「新時代」不過是另一個掌權者用不同的神話去欺瞞群眾獲取所需權力的「舊時代」變形罷了。

話說,劉大夫與春花的愛情,是《王牌冤家》來著。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