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You-See-Me-01

名為「四騎士」的魔術團體在賭城拉斯維加斯表演隔空搬財,將遠在法國巴黎銀行金庫內的大批鈔票直接「傳送」至賭城表演廳內,他們是如何辦到的呢?「四騎士」宣稱這僅是序曲,往後還有更大更壯觀的魔術秀蓄勢待發。
負責偵辦此案的美國警官Dylan,與來自法國的國際刑警Alma,加上專門破解魔術手法的老牌魔術師Thaddeus,準備聯手揭發「四騎士」的魔術/幻術......。

Now-You-See-Me-02

Christopher Nolan導演的《頂尖對決》講了一個中國魔術師的「金魚戲法」故事,魔術師為能完美表現金魚缸在觀眾眼前消失的幻術,不惜長年改變走路姿勢,好讓觀眾猜不到金魚缸並未消失,只是躲在魔術師的胯下罷了。
休傑克曼和約翰屈服塔主演的《劍魚》,上演一齣「金蠶脫殼」好戲,表面是惡人遭到制裁,實際卻是被對手玩弄於股掌間。
電影《臥底》裡,搶匪狹持銀行行員,警方攻堅後,搶匪老早閃人,保險庫內的大筆鈔票亦被清空。真是如此嗎?你/妳看的夠清楚嗎?
若您看過上述幾部影片,便能拼出《出神入化》的大概樣貌。
《出神入化》特地在片中表演與拆解一套「兔子戲法」,魔術箱內的兔子看似憑空消失,其實只是躲在箱內鏡子背面,眼見未必為憑,虛構真相更容易欺瞞觀眾腦袋與眼睛
「障眼法」是本片的主要戲法,太近於觀察某個細節,反而容易遭到欺瞞;退一步看,才有可能看到全貌。
當影片揭開最後謎團時(幕後推手),內心不禁嘆了口氣,是啊,總得補上這號人物,劇中魔術才能順利運作,也才能表現魔術師為營造出令人信服的「假象」,耗費大量時間與心力所做出的種種努力與犧牲。

Now-You-See-Me-03

老實說,我並未猜到《出神入化》結局,但當答案揭曉時,卻也沒有產生「恍然大悟」的痛快感受;畢竟劇本埋藏的「線索」實在太少,因此當「隱藏版大人物」現身時,心理不免有著:「編劇說了算。」的想法。(儘管我們都猜到多年前失蹤的魔術師一定是故事的重要關鍵!)
怎樣的劇本才會讓人看完後大呼過癮,甚至想要回頭多看兩次,好確定自己到底漏看了什麼?最好的例子大概是奈沙馬蘭導演的《靈異第六感》(看看導演如何在老布身上安排伏筆)和妮可基曼主演的《神鬼第六感》吧。

Now-You-See-Me-04

《出神入化》沒能讓我觀後發出:「哇!」的讚歎聲。
然而面對片中規模龐大又不甚合理的魔術秀,我仍是深感著迷與愉快。
只是影片為觀眾揭露「四騎士」的戲法一和三,卻沒有拆解他們到底如何達成戲法二,讓我內心小悶了一下,畢竟我們「或許」可以解釋魔術師如何五鬼運財,把大筆金額從某個帳戶分送進不同來賓的戶頭中(怎麼大家都如此清楚自己帳戶內到底剩多少錢?如果問我銀行帳戶還有多少錢,我只能說出個大概數字哩!),但是正確「篩選」入場觀眾名單(每個人都被催眠,並且在35秒內上網並順利買到入場票?),畢竟是個太巨大的工程,要完美達成這個「結果」,其背後的財力和人力和心力恐怕非常驚人才是啊!
我想「天眼」該是個歷史悠久,財富累積也夠驚人的組織吧;只是「隱藏版大人物」到底怎麼進入這個組織?或者他其實是組織的發起人?那麼背後的驚人財力和廣受魔術師們「認同」的號召力又是怎麼建立起來的呢?
嗯,也罷,細究緣由大概也沒啥意思,除非日後有續集能進一步完整劇情設定。
總和來說,《出神入化》是一部夠娛樂也有趣的商業電影,無需太計較劇本的細節與合理性,就當做看了場有趣又眩目的大型魔術/聲光秀便足夠了,一如片中摩根費里曼對米高肯恩的勸說:「坐在前排昂貴的位置上,好好享受一場魔術秀吧。」

Now-You-See-Me-05  

最後,我很喜歡《出神入化》裡,Woody Harrelson飾演的催眠師,他不只擅長催眠,而且懂著從小細節與談話反應去拼湊/揭露每個人心底隱藏的大小秘密;如此高超的套話技巧,讓我想起名偵探福爾摩斯(無論是電影或影集或小說),利用敏銳的觀察力一一解開繁雜的謎團。
話說,《出神入化》這個片名並非首用,1985年史蒂芬史匹柏監製、Barry Levinson執導的《Young Sherlock Holmes 少年福爾摩斯》,其中文片名就叫做《出神入化》。
我看過1985年版的《出神入化》,而且對片中某些細節仍印象深刻,例如劇中惡人會施放一種神經毒劑讓人產生幻覺、引發恐懼、最後自殘(沒錯,《蝙蝠俠開戰時刻》的稻草人招術老早就被用過了!);其中一個幻象是看見教堂彩繪玻璃上的騎士躍入現實中,在那個動畫技術還不太成熟與氾濫的年代,突然看到活靈活現的玻璃騎士身影,令我一輩子(至少到目前為止)忘不了這部1985年版的《出神入化》。
電影藝術,才是最偉大又最叫人難以抗拒的幻術吧!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