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恐懼執念滋養成怪物。」

公視新創電影持續有讓人驚喜的作品推出,驚悚(鬼)片《林投記》,敘述林投姐鬼魂糾纏著一群心有愧疚與恐懼的人們,人們見鬼,到底是心理因素或是現實人生真有無法解釋的靈異現象?《林投記》劇本寫的不錯(改編自紀羽綾小說),表面講陰魂不散的林投姐出沒作怪,內裡講人心裡住著的鬼; 《林投記》的林投姐有多種樣貌,一是嫉妒與怨恨,因為女友被男人強暴,導致愛情無疾而終,而心懷怨念、一是愧疚,心理醫生無法幫助女友走出憂鬱症,女友自 殺導致他內心受到創傷,心理醫生理當要醫治病人,卻沒有注意到自己才是最嚴重的創傷症候群患者、一是家暴與暴力傷痕,將人心困在無法掙脫的焦慮地獄、一是 童年陰影的被塵封以及對母親的思念而喚出鬼怪,無法面對的真相就像無法訴說名稱的「佛地魔」,人們越是害怕呼喊佛地魔的名字,越是給予無形無體的魔更大的力量(恐懼是魔的養分),一如片中的林投姐,象徵每個心有匱乏的靈魂,心裡有魔則魔無所不在。

《林 投記》有個橋段設計很得我心,主角陳醫生的母親剛好是神婆(科學與鬼神的衝突),神婆幫兒子女友曉曦招喚曉曦母親鬼魂,曉曦母親上了神婆的身,口裡念的都 是「對不起」,後來招魂儀式被兒子打斷,陳醫生斥責母親裝神弄鬼,然而本來不信鬼神的陳醫生,在經歷連串不可思議事件後,終於放下他的驕傲,陳醫生在鬼門 關走一遭回來,嘴裡念的也是「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無論是曉曦母親或陳醫生,活著與死去的人/鬼,其實都在「愛與怨與恨與痴」的執念裡打轉,要不死 了無法投胎、要不活著也像死了,失去了生的動力;或許,唯有真心面對自己內心的魔,人與鬼,才有往前走(下一個關卡)的力量吧。




我是膽小鬼,一起觀賞《林投記》的朋友說:「我覺得電影一點都不恐怖。」,我也覺得《林投記》沒那麼恐怖(礙於電視尺度以及經費,血腥恐怖畫面都有收斂),但這個題材實在太貼近我從小對鬼的形象的想像(紅衣厲鬼),所以看到綠色燈火的房間(以及無所不在的鏡子),心頭便直發毛,鬼還沒現身銀幕,我想像的畫面已經先在腦海嚇過自己一遍了。

洪子鵬導演的《林投記》,前半場埋下的哏,後半段慢慢拼貼成形,有讓人感覺驚喜,另外,本片的攝影、美術突出,演員也表現不錯,挑大樑的李亦捷和李辰翔,演出可圈可點。
可惜的是,《林投記》關於科學與鄉野傳說的對辯(神婆和兒子爭辯:「你要怎麼證明我講的是假的?」), 礙於影片篇幅,無法講的更深刻,劇中兩位婦人在樹林見到林投姐,說明每個人內心都有恐懼(都會見鬼),我其實不太喜歡這場戲,總覺得唯有經歷重大創傷的人 才會看見林投姐身影,才能維繫住影片擺盪在科學與鬼神間的曖昧與矛盾;最後,《林投記》結局突如其來的一句字卡總結影片精神,我也覺得有些多餘,畫面本身 已有足夠的想像空間,把話講白了,想像空間便散了,不禁想起《雙瞳》片末硬要放上的警示語的悲劇。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