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敢傷害你,他就死定了!」文森

不要看任何關於《鈦》的劇情簡介,像我一樣,一張白紙進戲院,把自己交給完全不知道會怎麼發展的劇情之中,享受它帶來的刺激!

(底下會提到劇情,請斟酌閱讀)

艾莉西亞犯下多起殺人兇案,遭到警方通緝,她扮裝成男性,假裝是消防隊隊長文森失蹤多年的兒子安卓亞......

從 《肉獄》到 《鈦》,我想大部分的觀眾可能不太能接受 Julia Ducournau 導演的作品?但導演的兩部長片都有打動我。電影裡,艾莉西亞無法與人產生感情,小時候被父親教訓而發生車禍,長大後成為舞者,必須面對粉絲(大部分是男性)的勾勾纏,聽著他們以崇拜(甚至是命令的口吻)訴說自己有多麼地傾慕艾莉西亞,希望能與她交往;或者與女舞者發生性關係時,艾莉西亞沈浸在舔舐對方乳頭上的金屬環的歡愉之中,然而,當她用力咬噬女方的乳頭時,劇烈的痛感讓艾莉西亞遭到女方的喝斥(與小時候被父親教訓的印象連結)。無論是父親或粉絲或是女舞者,人類的感情(肉身)都太脆弱太多束縛太多規矩,撐不起艾莉西亞內心的慾望。所以她對人只有失望。相反地,冷冰冰的金屬車子,對她來說才是火辣辣的存在,任她予取予求,毫不退卻。

艾莉西亞在片中始終處於扮裝的狀態:扮演女兒,扮演女性,扮演舞者,扮演兒子,扮演「正常人」,然而,那都不是艾莉西亞。真正的她藏在皮膚底下,而她很努力地摳摳摳摳摳摳,想把皮膚給摳破,召喚出真正的自己。艾莉西亞犯下多起兇案,殺人之於她不是為了快感,而是人類令她感到不耐。殺人事件東窗事發後,為了躲避警方追捕,她假裝是文森失蹤多年的兒子,住進文森的家中。艾莉西亞對文森有所防備,認為他不過是另一個脆弱且無法被依賴的男性。然而,隨著她與文森的認識越深,慢慢地發現文森和她或許是同一種人:一旦把自己交付給某個人某件事(即使極度地偏執與盲目),他們就會全心付出,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

《鈦》沒有入圍奧斯卡前十五強,看完電影,也不怎麼意外(哈哈)。對我來說,《鈦》是正港的「爽片」,它很挑釁,它很暴力,它很獵奇(人類與車子發生關係,甚至懷上車子的小孩),它在某些時刻散發出強大的愛意(液),衝破各種邊界。《鈦》尾聲,艾莉西亞在消防車上跳舞一幕實在太有意思,底下消防隊的夥伴們看到「安卓亞」妖媚的舞姿,通通看傻眼甚至露出厭惡的神情,在在說明了這個社會對於「人/性別/身份」該是什麼樣子,有著根深蒂固的印象,一旦超過預期,就可能遭來歧視的眼光。

《鈦》讓愛就只是愛,不再是一堆標籤。最純粹的愛,就是不管你是誰(就算是車子),我都不在乎。沒有強勢者對弱勢者的剝削,沒有父母對子女(或反過來)的情勒,沒有粉絲對偶像的崇拜,沒有戀人之間的相互妥協,沒有社會對性別與性向與階級與身份的過度約束,只有「我愛你,有我在」的支持。就算父親得要打針度日,我也接受,就算兒子是女兒,我也接受(這個設定好讚),就算人類生下一台機械寶寶,我也接受。

艾莉西亞從來沒有在他「人」身上感受過這樣的愛,原來「愛」可以如此地堅實強大又寬闊,就像上帝對人類的愛一般。艾莉西亞說她愛上了文森,其實是愛上了「父親/上帝」。文森在片中說自己是上帝,說安卓亞是耶穌。我卻覺得:艾莉西亞與無生命的車子做愛而懷孕,不正像聖經中突然懷孕的聖母瑪莉亞?她身上的傷痕,像極了聖痕?而艾莉西亞生下的兒子倒像是神之子(耶穌),神之子來到世上,就是來受難的啊(人與機械合體的寶寶,可能會面臨到群眾強烈的歧視眼光,但也能帶來截然不同的視界與可能性)。

《鈦》的敘事與音樂與視覺都十分地強烈突出,本片的兩位主要演員,飾演文森的 Vincent Lindon 和飾演艾莉西亞的 Agathe Rousselle,表演非常地生猛,完美地與影片調性貼合,大愛!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