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賞《睡魔》影集前,看到一些評論說影集前幾集很悶很冗長,我沒有這樣的感覺,覺得每一集都有趣,討論人的貪婪,奉獻,愛恨,嫉妒等情感。影集的好玩,在於睡魔被人類捕捉,困在魔法陣中百年,他逃離後,除了要收回自己的寶物外,也要懲罰背叛他的人。然而,睡魔在與渡鴉、圖書館員、死神、夢漩等人互動,慢慢理解人的情感,懂得用不同的方式看待自我與世界。

《睡魔》第五集,餐館內的服務員與客人,各有秘密心事,持有睡魔紅寶石的約翰,利用紅寶石的魔法,消除謊言,打造一個更誠實的世界,然而,誠實面對自我的人們,卻無法忍受真相,要不自相殘殺,要不自我了結生命。約翰以為沒有謊言的世界才是真善美,睡魔卻告訴約翰,謊言(夢想、希望)才是支持人類走下去的重要關鍵。

約翰想要打造沒有謊言的新世界,打算殺死睡魔,霸佔紅寶石。睡魔讓約翰進入夢境,約翰看見母親對年幼的自己施暴,他不斷地說:這只是夢,這只是夢。接著從夢中清醒過來。這場戲的曖昧在於,如果母親施暴的場景不是一場夢,那麼以「誠實至上」做為號召的約翰,要求人們誠實面對一切,卻忘了自己能活下來,也是仰賴著謊言(希望)帶來的心靈撫慰。

就像餐館內三名女子化身成預言三女巫,約翰向她們問起自己的未來,三名女巫先是給了他悲劇的答案(回歸塵土,或是再次被關在病院中),約翰有些搵怒,要求她們說出另一種未來,女巫才向約翰提出打敗睡魔擁有紅寶石的建議,約翰這時才「相信」女巫所言。第五集結尾,我們發現女巫一開始的預言才是正確的(約翰再次被關了起來),最後的預言反而有誤。約翰不相信最初的預言,接受錯誤的預言,說明他會敗給睡魔,不全然是兩者能力高低的關係,而是對約翰(以及我們)來說,他需要睡魔(夢想)的存在。沒有睡魔,就沒有夢想。

約翰不可能打敗睡魔,因為他就是一個夢想家。

「人出生時那麼高興,彷彿他們是靠自己辦到的,但死亡時卻那麼沮喪、受傷又震驚,但最終,我學到他們真正需要的,只是幾句親切的話,和一張和善的面孔,就像開始那樣。」死神

《睡魔》第六集,前半場講死神,出生如此自然,為何人類要懼怕同樣自然的死亡?影片中,死神告訴睡魔,她與人類的關係不是上對下,而是彼此扶持,死神討厭她的工作,卻在跟人類互動中,找到內心的平靜。這個劇情呼應的是睡魔與一名永生不死的男子的友誼,睡魔每一百年會跟這名男子見面,想要聽聽他對生命的看法。男子在數百年後告訴睡魔,他們的不斷見面,或許不是要知道生命的意義,而只是喜歡有人陪伴,知道百年後有個人等著自己,寂寞的心或許就不那麼地寂寞。睡魔與男子的關係,就像死神與人類的關係,他們彼此需要,睡魔需要一個朋友,男子也需要一個朋友,也許兩人的地位與力量天差地別,但在這世上,也就只有這些永生的人,能夠懂得彼此的心情,其他人都只能霧裡看花。

《睡魔》第十一集講述謬思女神被貪婪作家囚禁,利用(剝削)女神獲取名聲,這集除了談論女性遭受的困境外,也是在跟第一集做呼應。

「我覺得你可以釋放那個凡人了,他已經放我自由。少了原諒,傷口永遠不會癒合。」謬思女神
「他做出那種事,妳還原諒他?」睡魔
我不會原諒他所做的事,但我必須原諒這個人,不是為了他,而是為了我。」

《睡魔》是奇幻作品,有神,有魔,有無盡使者,還有驅魔神探,但最終這仍是個關於人的故事。仇視、歧視與暴力等負面情感撕裂人際關係,造成傷口,我們可以選擇以牙還牙,或者我們也可以選擇原諒,不是原諒錯誤的行為,而是原諒人的缺陷,原諒他人其實就是原諒自己,沒有人是完美的,我們都在錯誤中學習與成長,一如睡魔在這趟旅程中,看見(明白)自己的缺陷,並試著做出改變,讓同樣的問題,不會再次出現。

人會做夢,夢也會做夢,《睡魔》有很多有趣的創意會讓我內心暗暗叫好。片中充斥各種神話宗教典故,看得人眼花撩亂。影集的美術、攝影和特效十分地迷人。演員群戲整齊:飾演睡魔的 Tom Sturridge ,不算特別帥氣,但談吐和聲線有夠迷人、飾演夢境圖書館員的 Vivienne Acheampong,直言不諱又溫柔正直,很難不愛她啊、本劇之於我的大亮點,是飾演惡夢科林斯的 Boyd Holbrook,他終於挑到一個適合自己的好角色,就算大半時間都戴著墨鏡,也完全掩蓋不住瘋狂放送的超強帥度、飾演驅魔神探的 Jenna Coleman,堅毅的氣質很吸引人,期待她與睡魔會有更多交集,另外,我也喜歡飾演慾望的 Mason Alexander Park,實在有夠美,每次出場都會被他妖媚的雙眼所迷惑。

不確定《睡魔》會不會有第二季(要看觀眾的收看率),但期待這部作品能續推第二季!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