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是枝裕和導演的《空氣人形》。

(一)
一個沒有心的充氣娃娃,只是他人投注情感或發洩慾望的對象。後來充氣娃娃有了心,帶著滿滿的好奇心去認識這個大千世界,卻發現生活在期間的人,肉體是實的,心卻常常是空的。充氣娃娃小望在試著理解人類的過程中,慢慢懂得愛,卻也同時間學會了寂寞,無奈,悲痛。

(二)
「你覺得我沒有心比較好嗎?」小望問她的主人秀雄,秀雄說:「因為這樣比較不麻煩。」小望聽了覺得難過。秀雄連忙解釋說他不是覺得小望麻煩,而是「人」讓他感到麻煩。小望不懂「人」為何會是麻煩,但看著電影的我們,得以見到秀雄在職場上遭到同事羞辱的卑微模樣,也能從小望與他的對話中,大略猜出秀雄的愛情經歷並不順遂。秀雄只想跟充氣娃娃在一起,那是因為充氣娃娃不會評斷他,不會反駁他,不會侮辱他,秀雄只想跟充氣娃娃在一起,因為跟充氣娃娃互動的虛幻,遠比殘酷的現實人生要簡單許多。

(三)
小望愛上錄影帶店員純一。小望對純一說願意為他做任何事,純一說有一件事只有小望辦得到。純一打開小望肚子上的吹氣口,放氣,然後他吹飽小望的身體,放氣,吹氣。小望的洩氣與充氣,既像是生與死,也像是愛情的失去與獲得。純一曾對小望說他們是一樣的人,暗指的是純一覺得自己的心也是空洞的,藉由填滿小望的身軀,讓他在愛情裡獲得滿足(安全)感。

然而,當小望用相同的方式面對純一時,卻得出截然不同的結果。愛情是雙向道,帶來安慰,卻也可能會傷人。小望想要給予純一「相同的愛」,卻發現原來她給不起。電影裡小望一直覺得自己是個替代品,但最終她並無法替代任何人(替代也只是一種假象)。

(四)
《空氣人形》片中,小望與獨居爺爺有一段對話與一首詩作非常地動人。

「小姐,妳知道蜉蝣這種昆蟲嗎?蜉蝣是一種一旦交配之後,過沒兩天就死亡的昆蟲,所以身體裡是空的,沒有胃也沒有腸,肚子裡,只裝滿了卵,產完卵之後就邁向死亡的昆蟲,其實跟人類沒什麼兩樣,無聊的一生。」爺爺
「我的身體裡也是空的。」小望
「真是巧了,我跟妳一樣,裡面也是空的。」
「還有,誰也是空的嗎?」
「現在的人,都是空的吧,特別是,住在這個城鎮的人。不是只有妳是空的。小姐,妳聽過這首詩嗎?」
「詩?」
「妳不知道什麼是詩?沒差啦。生命是...」
「生命是?」
「生命...可能是...」
「生命,可能是?」

(詩作)
『生命,可能是以無法獨立完滿之形式所創造出來的,好比花朵,就算擁有雌蕊與雄蕊也不夠完整,仍需風與昆蟲的造訪,才能聯繫起雌蕊與雄蕊的關係。生命,本質上是匱乏的,需要從他人身上尋求完滿,這個世界是由眾多人所集結而成的,然而每個人,卻不知要如何滿足彼此的匱乏,也沒人告知要怎麼滿足,有如分散各地的種子,自顧自地過自己的生活。有時候,我們卻又勉強維持著那令人厭惡的關係。為何如此矛盾的世界卻被巧妙地構築了呢?當花朵綻放,在日間飛行的昆蟲便立刻靠近,我是否也是為誰而存在的昆蟲?你或許也是為了我而存在的一陣風?

《空氣人形》片中,小望被勾破了手而洩氣,純一吹氣灌飽了小望,純一成了小望的風(愛填飽了小望空虛的身軀)。電影結尾,小望又成了孤單一人,心已然死去的她,吐出最後一口氣,空地的蒲公英隨之飛散,連結起劇中每一個失落的靈魂。我其實沒有很喜歡這個設計,直到電影的最後一句台詞與最後一顆鏡頭出現,我的心才瞬間為之融化。

一個最悲傷的場景,在另一個人的眼中卻可能是美麗的風景。生命是荒蕪悲傷的,但生命卻也是溫柔而美好。人心是矛盾的,因此人心看出去的世界,也是充滿矛盾。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