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日子》。

(一)好幾年時間沒拜訪梅花戲院,這次重訪發現座椅更新,坐起來很舒服。看蔡明亮導演的《日子》搭配梅花戲院好好坐的椅子,根本意圖使人睡著!

(二)重溫《日子》,依然覺得這是近幾年我最喜歡的台灣電影。喜歡導演把鏡頭擺得冗長,主角的動作放得緩慢,所以我們才有心思去觀察主角周遭的環境,才會去感受到屬於日子的況味,就像陽光撒在老舊建築上的畫面,簡單而美好,訴說著美的無所不在(只要耐心觀察就會看見)。但也在這一幕,銀幕忽然的無聲,放大了戲院裡或咳嗽或有人開盒子關盒子的聲響,我才發現,要人們慢下來真的不容易。

喜歡《日子》片中所有的對照組:中年與青年、受困(生病)的身體與受困(經濟)的身軀、山區廢墟房子與都市叢林的公寓、付錢的客人與付諸勞力的工作者等,小康和亞儂的環境與狀態截然不同,但從開場和結尾交叉剪輯兩人的獨處畫面,又能看見他們的相似性,關於「一個人」生活的寂寞(小康有些片段會發現他並非獨處)。

喜歡《日子》的開場與收場,剛好是一個圓。小康與亞儂是一個圓形上的兩個點,他們走向彼此,產生短暫的交集,接著又離開對方,期待下次交集日子的來臨。沒有天長地久的陪伴,只有各自生活的日常。就像片中的音樂盒,說明他們並非初識,送上的音樂盒代表「我記得你的喜好」,而在車水馬龍的路邊聽著音樂盒的曲子,則述說著思念。想念你,也只能想念你。

《日子》最美的場景,是兩人一起坐在攤子吃飯的畫面(海報的主視覺),那一刻讓我想起《愛情沒有翻譯》,有些感情(不管是愛或是尋求慰藉),會在對的時間,突然綻放出燦爛的火花。

(三)蔡明亮導演希望喜歡電影的觀眾可以幫他推片,嗯...蔡導演的片很小眾,喜歡的人會喜歡,討厭的人會睡死,我只能說:我很享受《日子》,看起來沒有戲,又處處有戲感,看起來平淡無奇,又常有一些魔幻時刻,直擊人心。例如小康在見亞儂前先把要給對方的錢準備好,然後把其他東西鎖進保險櫃(可以聽到按密碼的聲音),說明小康對亞儂仍存有「防人之心不可無」的戒心。但隨後的按摩戲,兩人極其親密的互動,完全可以感受到彼此間的界限一點一滴的消逝,最終他們彷彿交融在一起,界線(階級或國籍)有被小小鬆動了一下(結束後又再次回到現實)。

(四)看完《日子》,走去參觀北師美術館的《蔡明亮的日子》展覽,導演親自導覽,介紹他的畫作,他家中一張張復古又漂亮的椅子,他的創作起源和動機,以及他的日子。展場有四層樓展出導演的不同作品,包括錄像和畫作。蔡導演不是科班出身,用色和筆觸卻很迷人,而且他的繪畫作品很影迷取向,看到《江山美人》時,有忍不住笑了出來,這是我媽的愛片啊!

近期打算觀賞《日子》的朋友,推薦可以去梅花戲院看片,看完順便看展覽,一舉兩得!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