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A君是班上最容易受欺負的人。他瘦弱、矮小,功課、體育樣樣不如人。智力測驗時,他的平均分數就略低於標準值。

班上的同學常拿他開玩笑、常在他的抽屜丟蟑螂、撕他的作業本、常繞著他打轉,笑他笨、笑他不聰明。

但是A君卻不以為意,他還是天天出現在學校,還是天天帶著笑容進入教室。對他來說,有人理他,總比沒人理他好。

他認為同學之所以開他玩笑,是因為他們喜歡他。有人肯陪他玩、跟他說話,總是讓他高興。



A君總是帶著便當上學,他在便當工廠上班的母親總是為他準備美味的便當,裡面有雞腿、豆干、青菜。他的便當是班上同學間最豪華的享受。但是,他總只能吃半個、或甚至沒得吃,因為常有人跟他交換便當,要脅利誘,跟他說給我便當,我就跟你當朋友。

如果他的同學是說話算話的人,他應該有很多的朋友。可是,三年的學校生活過去了,他還是孤單一人。



三天前,交換便當的事情被老師發現,一群學生遭到懲罰。

事情會曝光,是因為A君在作文簿上寫著我最好的朋友,他說班上好多人想跟他交朋友,所以他天天將母親準備的便當拿去跟同學交換。

這群被A君提及姓名的學生,家長通通被叫到學校來了解狀況。學生們回家後,也遭到父母嚴厲的教訓。當然,B君也是其中一個受到懲罰的學生。



這會是個機會。當B君發現一枝失蹤的筆擁有控制人的力量時,他知道他報復的機會來了。

男孩聽完B君的要求,心中自有些不願意,可是他要救母親,況且,他跟A君並不是朋友,他也並不喜歡A君。衡量狀況後,他答應了B君的條件。



男孩在校園花圃內抓了好多的蚯蚓,將牠們通通塞進紅白色的塑膠袋內,隨手塞進口袋。

接著,他自願擔任抬便當的值日生,兩個學生合力將便當送進蒸鍋中。返回教室途中,男孩說要先去廁所一趟,他跑回便當室,拿出A君的便當,趁無人注意時,將塑膠袋內的蚯蚓倒在便當盒內,接著用米飯蓋住。

當男孩返回教室,他走向B君說:我辦到你要我做的事情了。現在告訴我筆在哪吧?

B君笑著說別急,等我看到A君吃便當的神情,我再告訴你筆的下落。



這天上午特別的漫長,時間像是拖緩了腳步的老人,緩步走著。

滴答滴答的鐘擺聲好似被放大,滴.答.滴.答,有規律響著。

男孩心神不寧,他想著母親、想著父親、想著筆、想著B君、想著A君的便當。他害怕這個世界上的一切。他覺得所有的一切都扭曲地看著他,他覺得牆壁好像朝他身上壓了下來、他覺得老師看著他的眼神,帶著一絲的不信任....。



當中午的便當抬進教室,所有同學蜂擁而上。

A君拿著母親的便當,心滿意足,他不知道為什麼現在沒人跟他交換便當了。他其實不在意,他只對終於能天天吃到母親親手準備的便當,而打從心底感到快樂。

當A君打開便當時,如果仔細聞,他會注意到便當有股奇怪的土味;如果仔細看,他會發現便當的米飯有翻動過的痕跡;甚至只要看得再仔細點,還會看到一隻烤熟蚯蚓的尾巴外漏在米飯上。

單純的A君完全沒有多想,他很放心地、毫不認為有人會在他的便當上動手腳,便開始大口大口吃起便當。

男孩不敢看A君,他害怕接下來的畫面。而B君跟他一群好友們,竊竊私語,他們笑著,饒富興味地看著A君,他們期待著,一個最大的高潮!



然後呢?A君完全沒有發現便當內的蚯蚓,一口接著一口吃完了便當,事情就這麼不了了之。

我們也希望事情是這樣結束。但事實是,A君雖笨,卻不是沒有知覺的人,他吃了兩口飯就發現便當中的蚯蚓,他望著湯匙上被絞斷的蚯蚓屍體混著白米飯,忽然驚聲尖叫,他趕忙將口中的食物吐出,口水不斷噴出!

他開始嘔吐,不能克制地嘔吐,所有同學先是大笑、狂笑、叫好,瘋狂的笑聲響遍教室。

但這個笑聲沒能持續太久,當他們發現A君倒臥在嘔吐物中,不斷抽慉時,所有人都嚇壞了。

有人跑去找老師、有人嚇的哭出聲音、有人只是呆呆站著。而B君帶著惶恐的神情看著這一幕,他沒有想到事情會這樣發展,他只是好玩,只是想報復。

男孩突然一把抓住了B君的手臂說:快點告訴我,是誰拿了我的筆??

B君望著男孩,他小小的腦袋瓜動的飛快,他告訴男孩,要我告訴你是誰拿筆可以,但是待會老師問起這件事,你要承認是你放的,不准提到我的名字!這樣,我就會告訴你筆的下落。



為什麼一個孩子可以有這樣快的思緒?可以有這樣邪惡的想法?我們猜不透,但這只是一種人類自我的保護機制吧。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