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地底王國,那裡沒有謊言和痛苦,夢想人類世界的公主在那住著,她夢想著藍天,輕柔的微風和陽光。

有一天,公主躲過了守衛,逃出了王國。但外面刺眼的陽光使她盲目,抹去了她的記憶。

她忘了她是誰、從哪來,身體承受著寒冷、疾病與痛苦,最後,她死了。

然而,她的父王,始終相信她的靈魂會回來,也許以另一個身體、在另一個時空。他一直等待到嚥下最後一口氣,直到世界停止了運轉。」



1942年,西班牙內戰雖告結束,但境內仍有游擊隊和新法西斯政權對抗。

故事的主角,是名叫做Ofelia的小女孩。她跟著懷孕的母親下嫁性格冷漠的部隊上尉,兩人從城市搬到鄉下地方。

愛讀書的Ofelia對於外在環境改變感到不適,她害怕新父親喜怒無常的個性、害怕發生在小屋外、森林內大人們的戰爭、害怕溫和善良的女管家會因為幫助游擊隊員而遭遇不幸、害怕母親肚內的嬰兒會奪去母親的生命.....。

小小年紀的Ofelia逃不開現實的壓力,所以她腦海中的童話世界便開始運作,一個個神奇的小精靈、奇幻的羊角牧神、人蔘娃娃開始出現在殘酷的現實世界。



賈寶玉與地底公主

電影開場講了一個地底王國公主來到人類世界,歷經各種傷痛,然後病逝人間的故事。

這個故事讓我想起了石頭記的賈寶玉,他本是女媧補天的石頭,卻因為嚮往人類世界情慾糾葛的纏綿,所以投胎到人間。

寶玉出生在大戶人家,享盡人間的富貴、歡樂、與愛情,但同時,亦因為家道逐漸中落、愛情的失去與別離,最終看破紅塵,遁入佛門。

不管是賈寶玉或是地底公主,他們都象徵著最單純的美好,他們是伊甸園的亞當與夏娃,貪婪著蘋果的美味,最終受不了誘惑,咬了一口果實,而遭受懲罰。

人類世界雖有溫暖的陽光、徐徐的微風、藍色的天空、翠綠的植物;同時也有著人心的狡詐、謊言、權力的控制、爭鬥與死亡。

賈寶玉死後幻回石頭,居於深山古道中,等著旅人經過,閱讀、傳頌他的故事。

而地底公主則化做人們口耳相傳的童話故事,希望閱讀故事的人,可以幫她找到回家的路。
失物之書與地底公主

羊男的迷宮和小說失物之書,有著高度相似性。

他們都是愛讀書的孩子,童話故事是他們得以喘息,得以讓想像力遨遊的媒介。

他們都處在戰亂的時空。身邊人事物正經歷巨大的改變,大衛面對父親與繼母結婚、生子,而感到失落;Ofelia則是害怕性情無常的繼父、害怕母親可能難產的現實。

他們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世界,大衛跨過森林,來到魔幻王國;Ofelia則是利用粉筆,進出不同的時空。

他們面對的挑戰,其實是生活壓力的變形。大衛登高塔殺女巫的情節,是源自於他對繼母的怨恨;而Ofelia擺放小人蔘在母親床下,則是出於她對母親、新生兒的保護意念。

他們遊走在現實與想像的兩端,現實世界的一切始終影響著兩個小主人翁的遭遇,影響著想像(或真實)世界的發展。



繼父的一只懷錶(底下有結局的討論喔,沒看過的朋友快閃!!!)

Ofelia的上尉繼父隨身帶著一只懷錶,他老是看著時間,老是在意別人遲到了10分鐘、15分鐘。他重視著每一刻、每一秒。他象徵著現實,現實是不容停下腳步的。他象徵著人世的權威,一絲不苟、不留情面。

他每次出現,不是刮鬍子、整軍裝、就是看時間。在他的世界,童話並不存在,他的世界只有黑色和白色,不是遵從,就是殲滅。

有次宴客,客人對上尉說:你的父親是個好軍人,據說他死的時候把手錶打碎,因為他要讓孩子知道自己在哪個時刻過世。

上尉聞言,不但沒有動容,反而冷冷的說:那只是個謠言。

關於上尉的父親,就只有這麼一個簡短的對話。然而,當上尉被處決,他同樣手握懷錶,並告訴處決者,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知道他的死亡時刻....。

對於父親,上尉既是怨恨,也是愛慕吧。

上尉是否在同樣險峻的環境中長大?他的軍人父親,是否也曾經嚴格地對待他,造成他一絲不苟的性格?他是否也曾經像Ofelia一樣,懷著童話的夢想?最後卻被父親打壓?終於造成他現在的性格?

一個孩子遺失了他的童話世界,所以,孩子長大後,就打壓著同樣有著純真夢想的孩子,形成一則輪迴不停的悲劇。
童話世界存在與否?

牧神告訴Ofelia:妳是地底王國的公主,只要在滿月前完成三項任務,就能回到地底王國。

究竟童話世界有無存在?Ofelia看到奇怪的小精靈、看到羊角牧神、一隻吃著樹蟲的巨大蟾蜍....,這一切是想像?還是真實?

導演Guillermo del Toro一直讓故事在現實與想像中同步進行,保持著微妙的曖昧性。

當Ofelia抱著弟弟來到地底王國的入口,羊角牧神要求Ofelia將弟弟交給他,因為唯有純潔的鮮血才能打開地底王國的入口。

Ofelia不肯,她害怕牧神會傷害自己的弟弟。這時牧神生氣的說:即使要放棄美好的生活,妳也不願將弟弟交給我?

Ofelia拒絕了,她的純真並沒有因為死亡威脅而消失,她堅守了立場,堅守了她對弟弟的責任,在那一刻,Ofelia成長了,成為一個真正的姊姊。

尾隨而至的繼父看到Ofelia與牧神的對話,他滿頭霧水,因為他見不到牧神,只見到Ofelia一人喃喃自語。

這時觀眾不禁會問:究竟Ofelia的遭遇,是真的?還是假的?

導演很聰明地以開放的手法來處理這麼一段戲。繼父冷血地槍殺了Ofelia,倒臥在血泊中的她,喘著難嚥下的氣息。

始終保護著Ofelia的女管家好不容易趕到,看到中槍倒地的Ofelia,難過地哼起了催眠曲,希望減輕孩子的痛苦。

這時,Ofelia的身邊閃出了金黃色的光芒,她骯髒的衣服不見了、槍傷不見了、臉上的血跡也不見了。她站在一個廣闊的大廳,前面坐著國王與王后,他們笑容可掬地迎接Ofelia公主歸來。

當童話世界的Ofelia露出了她甜美的笑容,現實生活中的Ofelia也微微笑了起來,然後她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死亡,是解脫?還是童話、幻想終究不敵現實殘酷?

懷抱著現實悲觀想法的觀眾會說:Ofelia死了,那一切都只是她的想像。

懷抱著童話夢想的觀眾則會說:Ofelia在人世的肉體走了,但是她的靈魂到了另外一個更美好的世界,她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看完電影後,回想起片頭,心頭為之一震。多麼美麗、又充滿詩意的開場白啊。

片頭是個女孩喘著氣的聲音、背景有個女人哼唱著搖籃曲,一個女孩倒臥在血泊中,她臉上有著驚恐神情、鼻子流著血劃過她臉龐。

漸漸地,臉上的血漬慢慢消失,鏡頭從女孩的臉搖進她的眼中,然後,一個男人的聲音響起:很久、很久以前....。

這其實是電影的結尾,卻被導演擺到了開場。一個故事的結局,是另一個故事的開始。

很久、很久以前....,所有的童話故事,都是這樣開始的,不是嗎?



今年奧斯卡獎有三個墨西哥導演受到矚目,一個是Alejandro Gonz?lez I??rritu的火線交錯、一個是Alfonso Cuar?n的人類之子、還有一個,就是Guillermo del Toro的羊男的迷宮。

不管是多線敘事的火線交錯、充滿神性的人類之子、或是童話色彩的羊男的迷宮,這三名導演都讓觀眾見識到墨西哥創作者豐沛的創意和高度執行能力。

他們在技術面的執行,讓人歎為觀止,對於音樂、特效、還有運鏡都有過人巧思;更重要的是,這三名導演都懂得如何講好一個故事,畢竟,一部電影最基本的感動來自於觀眾與劇情的互動。

喜歡電影的朋友們,千萬別錯過這幾部讓人深受感動的好作品!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