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莫多瓦的壞教慾和玩美女人,恰巧是個陰陽的組合。

一部是關於男孩的故事;一部則是關於女孩的故事。

兩部電影都以導演的童年回憶為根本,從中發想出故事架構!導演在接受訪問時說過:壞教慾較多關於我童年記憶陰暗的一面;而玩美女人則是較為光明的回憶。



問題是:玩美女人光明嗎?

玩美女人有一個極度通俗的劇情,劇情俗爛到猶如台灣龍捲風的誇張。



Pen?lope Cruz(潘妮洛普)的丈夫覬覦女兒的美色,一天,好色的父親趁太太不在家,意圖強姦女兒,女兒為了自救,失手殺了父親。

小潘潘為保護女兒,決心毀屍滅跡,假裝一切沒有發生過。同一時間,多年前跟父親葬身火場的母親,忽然現身,引起新的風波。究竟母親是心願未了的鬼魂、還是所有的一切都有隱情?

謀殺、亂倫、親情、友情、鬼魂、家暴....通通融於一爐。光怪陸離又充滿黑色幽默的劇情發展,怎麼看都不像”光明的童年回憶”哩。

但是這樣俗爛的劇情,經過阿莫多瓦的巧手編排,硬是在怪異、灰暗的情節發展中,看到人性美好的一面。



玩美女人的原名:Volver--即是「回來」之意。

單看原名,會認為Volver一詞,指的是母親鬼魂重返人世。但看完片後才明白,片中的人物,各因不同的誤會,而有了隔閡。隨著故事的發展,主角們慢慢懂得用更開闊的心去面對生活的失落與哀傷;也慢慢懂得適時地解開心結,重新接納家人與友情。

回來一詞,原來指的是所有的失落,所有四散家人的重逢。



我喜歡玩美女人的劇本。故事夠通俗,保證讓婆婆媽媽看得很開心---但是通俗卻不代表低俗。

阿莫多瓦的劇本常給我意外的驚喜。看似粗枝大葉的情節,內裡卻有許多細膩的發展。

有一段戲是小潘潘在妹妹家上廁所,她並不知道母親的鬼魂就躲在妹妹家裡。廁所上到一半,小潘潘忽然說:嗯?有人放屁?

接著她在妹妹家四處搜尋,妹妹緊張的問她:怎麼了?

小潘潘說:沒有,只是剛剛我聞到一個屁味,這個屁味很像媽媽的連環屁。以前她還活著的時候,常常因為忍不住,所以會邊放連環屁、邊大笑。

說著說著,她跟妹妹就開始瘋狂的大笑。

這個點好妙,居然用屁這樣粗俗的東西,來表達一個女兒對母親的懷念。最讚的是,小潘潘臉上的表情是既高興(因為聞到類似母親的屁味)、又難過(因為母親已經過世了);而妹妹臉上的表情也是高興(原來姊姊這樣思念母親),卻又心虛(母親鬼魂根本就在家裡,只是她沒有說出來)。至於躲在床底下的母親臉上表情則是高興(一直以為小潘潘不愛自己的母親,這時才明白女兒其實是關心她的),卻也羞愧(她有說不出的苦衷)。

我覺得一個好的導演,懂得用最精簡的場景,表現最複雜的情緒。

阿莫多瓦就是這樣一個好導演,因為他劇本的精緻(用粗俗的點,帶出細膩的情緒轉折),也因為他懂得抓住演員表演的剎那(三個演員的表情都自然的不得了),所以,短短五分鐘的戲,看得人興味昂然....不對,是屁味昂然。

我常在想:如果拿阿莫多瓦的劇本給別的導演拍,不曉得會呈現什麼樣的結果?

他的電影故事性通常很強,可以讓觀眾輕易進入情節中。但是也因為劇情太強烈,拍的好,會很有意思;拍不好,就會淪為另一部八點檔連續劇的B級劇本。



欣賞阿莫多瓦的電影,有幾個點特別值得注意。

一,劇本。

就像我前面所說的,他的劇本很精巧,環環相扣,起承轉合下的很精彩。

以玩美女人為例,始於一群女人掃墓的畫面,小潘潘跟女兒解釋祖母的死因;結束於一群女人相伴相依,以及小潘潘和母親的對話。

生對照到死亡;清掃墳墓的孤單對照到親人的照料。一陰一陽,和自成一圓的巧思。



二,美學。

我沒有去過西班牙,對我來說阿莫多瓦=西班牙,他是我對西班牙的想像延伸。

色彩,是阿莫多瓦電影裡一個重要的隱形角色。阿莫多瓦愛用顏色,不管是高跟鞋、窗邊的玫瑰、悄悄告訴她....。顏色是他的象徵,大片大片的紅、黃、藍、綠,代表著銀幕上角色對於生活的熱情、熱度。

我常將王家衛拿來跟阿莫多瓦比較,他們一個冷、一個熱,一個曖昧、一個外露。

這兩個導演,彼此相斥,卻又如此的相似。他們常常會看上同樣的音樂、也常常會選用大塊的顏色,來處理畫面。只是,王家衛的大紅色,往往象徵著主角的內心;而阿莫多瓦的大紅色,則是主角行動的表現。



三,音樂。

阿莫多瓦的音樂,總是充滿著濃厚的異國風情。我喜歡他善用音樂來表達情緒,表現主角的性格。在悄悄告訴她裡,男主角因為音樂而落淚的場景,美的叫人心痛。這個過場,除了讓觀眾聽到好聽的音樂之外,也揭露了男主角細膩、敏感的一面。

同樣地,在玩美女人裡,也有一場叫人難忘的歌唱場面。這場戲,小潘潘的女兒表示沒有聽過母親唱歌,所以,她特地唱給女兒聽。卻在唱歌的過程中,憶起往事,憶起小時候教她唱歌的母親。

一首歌,串連橫跨三代的情感(小潘潘與女兒、小潘潘與母親),哎哎,阿莫多瓦,你怎麼可以想出這樣的橋段啊?



來,先來看悄悄告訴她的精彩歌唱片段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ylbtoa59l0



接著看,玩美女人讓人心碎的小潘潘演唱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_NODJbKyZ4



四,演員。

好的導演懂得挖掘演員的潛質,不會白白浪費一塊上等璞玉。他會用心琢磨,讓璞玉盡顯價值。

看阿莫多瓦電影,我常會想:不曉得導演跟演員的私交如何?他是怎麼看出這個演員的魅力?怎麼知道他/她就是最佳的人選?

外表憨厚的Javier C?mara,在悄悄告訴她裡,演活了敏感纖細的看護,舉手投足都是戲。

結果到了壞教慾,搖身變成一個娘娘腔的人妖!

同樣的,到了好萊塢,就變成超級大花瓶的小潘潘,一回到阿莫多瓦的懷抱,噹!馬上又成了一名女演員。

如果這些演員不是跟導演私交很好、不是全心的相信導演,他們怎麼能如此脫胎換骨?怎麼能如此光芒四射?

玩美女人的六個主要角色都是女性,她們充滿自然、自信、活力的演出,感動了當年參展的坎城影展評審們,結果那年的最佳女主角,頒給了這六個主要演員。

雖然這個獎曾經引起一些爭議,但是,看過這部電影的人都知道,這群女演員在劇中的演出,的確值得共同肯定!



喜歡阿莫多瓦嗎?我本來不愛他的電影,我覺得他早期的影片很詭異,讓人看得不舒服。

但是他近期的影片,卻有一種安靜的美。即使影片還是充滿著阿莫多瓦式的風格,同樣的濃烈攝影、異國音樂、激烈的愛恨情仇....等。

題材依然禁忌:悄悄告訴她講的是看護強暴植物人的故事、壞教慾講的是神父雞姦小孩、而玩美女人講的是父親女兒的亂倫...。

在這樣充滿衝突的道德議題下,導演仍不忘肯定著人性的美好的嚮往。

是這一份對人的信任,或應該說,是這一份對不同族群的包容與寬大(同志、女性、植物人),讓阿莫多瓦的電影,成了一道道入口苦澀,但咽下甜美的濃郁巧克力。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