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Tree-of-Life-01.jpg

看完《永生樹》,腦袋迸出的第一個想法是:「該不該推薦這部影片啊?」
一、如果您跟我一樣喜歡Terrence Malick導演的《紅色警戒》,那麼這部影片絕對不容錯過;反之,對這類碎碎念電影異常厭惡者,倒別輕易嘗試。
二、若你/妳已打定主意要觀賞《永生樹》,千萬別錯過院線檔期。
它的影像美地讓人屏息;它的音樂磅礡地叫人神往;它的敘事則緩慢地完全不適合在小螢幕觀看。
《永生樹》跟《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一樣,需要觀眾高度的專注力,細心品嚐每個小細節,每個段落,每個光影的變化,每個奇妙的轉折。

The-Tree-of-Life-02.jpg

《永生樹》的英文片名《The Tree of Life》,指的不只是萬物生命綿延永恆不墜,更指父親、母親、兄弟姊妹的血脈/經驗相承,一棵共存又相互影響的家族之樹。
影片以悲劇開演,年僅19歲的兒子驟逝,令父親、母親和兄長為之震撼,每個人都在「問天」,為何人會死?為何人要活著?為何我們會變成這樣的人?為何生活有這麼多苦難?
天問式的破題才結束,導演馬上送上十來分鐘的自然大觀,高山、大海、冰原、地球、宇宙、生命、源起....,甚至看到了恐龍呢。
怪誕的開場白結束,畫面一轉來到現代,滿臉愁苦的西恩潘(Jack)回憶起他英年早逝的弟弟,他的父親、母親,和他的童年。
強勢的父親,教導著Jack以暴制暴,要懂得爭取,才能在社會存活,戰爭、鬥爭、恨意。
柔順的母親,秉持著愛與耐心面對孩子,只是她的溫柔,有時倒像是加害者,面對暴力而不制止,反而加劇孩子心底的不平衡。
還有,Jack早逝的弟弟,如此純真、善良,全心相信著他。
童年時期的Jack為成為像父親一樣的人,學會暴力、學會掌控他人的快感。
他對弟弟說:「把手指放在空氣槍前。」
弟弟即使害怕,但出於信任依然照兄長指示而做。瞬間,空氣槍擊發,弟弟痛地大哭跑開。
後來Jack跟他道歉,拿了一塊木板給弟弟說:「你可以打我洩恨。」
弟弟作勢往Jack頭上擊去,卻始終沒有下手,這是寬容,是原諒,是家人的原罪。
暴力,存在《永生樹》的分秒間。
既是人與人之間的暴力,父親對兒子的箝制、人們對殘障者的嘲弄、兄長對弟弟的欺侮。
暴力也是未知,一如死亡,不可預知的恐怖,還有,對生活中有所欠缺的憎恨。
聽起來玄嗎?散場時聽見隔壁觀眾討論著:「《永生樹》在演啥?實在看不懂。」
其實退一步看《永生樹》的劇情,將所有意識流畫面砍掉,內裡是典型的家庭通俗劇,細述O'Brien一家人的愛恨情仇,講兄長面對弟弟的忌妒與疼惜、長子面對父親又愛又恨的情結、面對母親的愛戀與厭惡、面對生活壓抑的吞忍與爆發。(導演細膩地將孩子成長過程的性格養成與家人間微妙關係的情感給勾勒出來~)
接著把大山大海大宇宙畫面重新置回影片中,我們看見人與萬物間的共通性,例如死亡、暴力、生存法則。
影片前半場猶如國家地理頻道的片段裡,有一場乍看無足輕重的橋段,一隻倒地的恐龍被一隻強壯恐龍給壓在地上動彈不得,強者壓制著弱者/掌權者對控制慾望的貪戀。
後來Jack要求弟弟從事危險行為或母親和父親爭吵時,父親壓制母親雙手的畫面,便漂亮地呼應到恐龍片段,自視文明的人類與古早遠史的恐龍,彼此差異何在?
善良人的會死、做惡的人也會死、植物會死、恐龍也會死,生命起起落落,更迭不息,生活在其中的我們/萬物,同是宇宙滄海一粟。
既然我們最終都會通向死亡一途,那麼死亡之前的生活態度,便定義了你我他之間的不同。
我們可以選擇憎恨他人、嘲笑醉漢、肢體殘障或顏面傷殘者;或者,我們也能選擇包容,對苦難者、對家人、對草地上的青蛙、對自己或他人曾犯過的錯...多一點同理心、多一點同情。
選擇寬容的人,未必能活的更輕鬆;但選擇憎恨與傷害他人者,亦未必能獲得心靈上的寬慰與平靜。
導演Terrence Malick曾在《紅色警戒》裡塑造一個良心角色:大兵Witt。Witt崇尚著自然與和平,迫於現實不得不上戰場面對廝殺,最後為解救朋友,犧牲了自己的生命。Witt始終沒有喪失良善的心,他的死亡猶如受難耶穌,背負著人類/戰爭/爭權的罪惡。
而在《永生樹》裡,純真的弟弟角色,面對兄長/父親的霸道,多的是原諒與寬恕(理解家人行為背後的愧疚與無力感),他的早逝不也有著同等救贖味道存在(現實不容樂觀主義者的存在?)。
好在溫情的Terrence Malick導演不願給觀眾太過哀傷的結局,仍為大家預留了一個樂觀的未來。(或許,那也是導演對美好願景的期待吧)
仇恨終能放下,生命終結也非結束。片末那一大片沙灘與人群,是天堂也是異度空間,失去了的純真、曾經相愛的家人們,終將再次尋回與聚首。

The-Tree-of-Life-03.jpg  

不諱言《永生樹》部份氣音式口白數度讓我有想翻桌的衝動(太文藝腔了啦,《紅色警戒》也有類似問題);它有些自溺,尤其影片最後五分鐘個人並不喜歡。
但整體來說,我真心喜歡這部電影,我愛它的美術、音樂、攝影、剪接,還有本片的演員們,尤其是飾演童年Jack的Hunter McCracken和飾演弟弟的Laramie Eppler,兩位童星演出相當亮眼稱職,其中,Laramie在某些角度,長得確實有點像Brad Pitt哩!!
總之,有興趣觀賞《永生樹》的朋友們,一定要進戲院看大銀幕才過癮啊!!
對了,看片前一天記得睡飽點喔!!(貼心小提醒)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