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獸日落-01

語獸日落-02

《語獸》:真人搭動畫,現實混夢境!

馬毓廷導演的奇幻短片《語獸》,讓我看地既開心且失落。
故事敘述妹妹在姊姊的工作室內玩耍,不小心撞壞姊姊的建築模型,她倉皇逃離現場卻出了車禍;昏迷時候,妹妹的意識(魂魄?)來到某個異空間,一名神祕老人對她說:「妳想要修補撞壞的模型嗎?」;妹妹說:「可以嗎?」;神祕老人說:「當然可以,我們打個賭,若妳能在一天內都不說話,那麼我就幫妳恢復模型;反之,若妳在時限內開口,妳的聲音將歸我所有。」;為彌補錯誤,妹妹與老人簽下協議。她能否贏得賭注,讓錯誤重新修復、重新來過?

我對《語獸》感到失落,原因有三:
其一,影片應該剪接更多現實與夢境交錯的場面,我以為導演越是模糊兩個不同時空的界限,越能引出似真似假的曖昧。
其二,「聲音」是這部影片的重要角色,電影前半場未強調姊姊對妹妹的叨唸,導致後來姊姊失去聲音時,少了反差的戲劇效果。(我覺得姊姊要更嘮叨才會有意思)
其三,演員演技過於生澀,容易影響觀影情緒。
我對《語獸》感到開心,則是因為台灣少見真人與3D動畫結合的類型,有人願意嘗試,並做出一定水準,絕對值得肯定(技術面的持續發展,可以讓創作者有更大的發揮空間);我欣賞本片動畫角色與演員的自然互動;「聲音魚」游過主角身上的影子或在暗黑巷弄發著光芒的模樣,都能看出製作團隊的用心與琢磨;異空間的場景設計頗有看頭,書櫃天井看起來很是壯觀;只是.....劇中人物穿著打扮或電影散發的氣質,偶爾會讓我想起小侄子愛看的.....《萌學園》,啊啊啊啊啊!!!我不該做這個聯想!!!!

語獸日落-03  

《日落大夢》:關於愛做夢的父親。

紀錄片導演吳汰紝在父親吳德勝先生發願要完成世界第一台食物調理機,投入超過10年時間研發、花掉千萬家產後;令她好奇於父親的熱情與不懈,決定提起攝影機記錄這場昂貴的追夢之旅;並在貼身近拍過程中,更加了解父親的人與事與愛....。

吳汰紝導演的紀錄片《日落大夢》,讓我想起提姆波頓的《大智若魚》、紀錄片《重金屬叔要成名》、奇想小說《唐吉軻德》;還有以色列導演托默賀曼的《失去王冠的皇后》。
我喜歡《日落大夢》用紀錄片混搭戲劇的表現手法,它讓被記錄者面對鏡頭時的不自在感無所遁形,進而產生「真實」感;相反地,早些前的紀錄片《牽阮的手》讓我小有微言,在於拍攝對象對攝影機太有自覺,反陷入「作戲」的尷尬感受。
我喜歡導演捕捉的父親形象,愛做夢、愛吹噓,卻也愛腳踏實地去完成夢想;年輕時候,吳德勝先生早別人一步投入情趣玩具市場而大發利市;後來瘋玩大家樂、六合彩而慘賠存款;中年時候,妻子罹癌,令吳德勝先生開始研究傳統中醫,並研發健康飲食,生意扶搖直上;卻又因為研發調理機,花掉大筆大筆家產而陷入困境.....;呼,這樣的人生未免太傳奇太精彩了吧!
這讓我想起影片中,導演問起父親的童年,父親說他小時候家裡窮,只能自己動手製作玩具;他做了個鐵環與鐵棍,玩起「滾鐵圈」遊戲;他說:「有了這個玩具,我每天都能更早到學校,因為要滾動鐵圈,必須不斷地跑跑跑。」;之後,導演不斷在影片裡穿插孩子在鄉間道路邊跑邊「滾鐵圈」的畫面;多麼有意思的安排啊,既是導演父親的童年回憶,亦是吳德勝先生這輩子一直在跑跑跑,不讓鐵圈停下來的人生寫照。

樸實有趣的《日落大夢》,讓吳汰紝導演透過攝影機更加認識她的父親;卻也反過來讓父親有機會跟女兒訴說他的人生故事,達成兩代傳承的意義;我對這類觸及親情糾葛的紀錄片通常沒有抵抗力(一如去年在金馬影展被《失去王冠的皇后》給震的頭昏腦脹的狀況一樣);不禁覺得羨慕,心想如果我也有台攝影機,我願意(膽敢)去拍攝家人的點滴事物,去揭露/面對每個家族成員胸中埋藏的私密心事嗎?

我喜歡《日落大夢》,儘管影片後半場節奏有點拖拉,可整體氛圍仍是迷人的很。(導演父親還特地出席映後座談,並且又「忍不住」地大談他的食物調理機,哈哈哈哈哈,實在是太古椎了啦!!!)
我也喜歡《語獸》,儘管它並不成熟,尚有許多改進空間,然而本片在技術面的努力與用心,卻讓觀眾看到一絲希望,或許,真人結合動畫的技術,未來可以運用的更好也更有戲味。
「金穗獎入圍影展暨第三屆交替影展」快要結束了,所以我按例呼籲大家趕緊把握機會前來捧這些精彩影片的場子啊。
想要觀賞《語獸》的朋友,抱歉啦,台北的映演場次已經結束了;但想要觀賞《日落大夢》的朋友們,本週六(3月31日)會有一場加映,而且將會放映《日落大夢》的完整版喔!!
嗯,我一方面好奇《日落大夢》的完整版到底會增加什麼橋段,一方面又暗暗思考,若是短版已經讓我略覺冗長,那長版.....,啊,不管了,想要看一部充滿傳奇、童趣、現實、樂觀的紀錄片嗎?《日落大夢》在此推薦了。

「金穗獎入圍影展暨第三屆交替影展」網址:http://blog.sina.com.tw/movieseed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