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愛+戀夏-01

《我唱我想愛》:只想當個普通人。

加拿大導演Louise Archambault的《我唱我想愛》,敘述患有威廉氏症(註)及糖尿病的女孩蓋比戀上合唱團團員馬汀,為跟馬汀在一起,蓋比得說服姐姐蘇菲自己擁有「獨立自主」能力,並得避開馬汀母親的阻撓,暗中密會情人,究竟蓋比和馬汀的戀情能否克服重重難關、開花結果呢?

《我唱我想愛》在片中選用多首魁北克知名歌手Robert Charlebois作品,其中一首插曲叫做「Ordinaire 普通人」,歌詞關於歌手對歌迷們的真情喊話:「我不是名歌手,我只是個普通人」,對知名的公眾人物來說,要當個普通人很難,對患有威廉氏症的蓋比和馬汀來說,想當個普通人同樣困難;馬汀雖然已經22歲,仍得仰賴母親照顧生活起居;蓋比努力證明自己與他人沒有不同,殘忍的是她越是努力越是凸顯「獨立」的不可能性;蓋比和馬汀因疾病關係,難被視為普通人,然而他們在某些方面又與你我沒有不同,例如對愛的能力、對性的渴望;因此伴在蓋比和馬汀身邊的家人,也就不得不陷入兩難困境中,該要保護孩子不受傷害或該放手讓孩子追愛?該要照顧孩子而犧牲自己的尋常生活或將孩子交給醫療單位接受更好更專業的照顧?
原來「尋常/普通」生活對公眾人物來說困難,對某些家庭與病患,亦是遙不可及的夢。

我想愛+戀夏-02

觀賞《我唱我想愛》前,以為影片會充滿戲劇性,衝突與淚水不斷,意料外的是整部影片的情調舒緩而溫柔,沒有太多批判與指責,多的是以包容與開放的態度去檢視家屬和孩子間各自的苦楚與辛酸,儘管電影無力提出「解決之道」,但它確實在蘇菲遠行印度一刻,讓觀眾看見蓋比的成長,也確實在蓋比和馬汀堅定的追愛過程中,看見「可能」的樂觀未來。
只要有愛,生命/生活就會找到出路吧。
我非常喜歡飾演蓋比的Gabrielle Marion-Rivard和飾演馬汀的Alexandre Landry的搭檔演出,這是他們的第一部電影,演出生動自然,臉上掛著的大笑容很有渲染力,受傷與難過的情緒也詮釋到位,輕易讓人隨他們演出而情緒波動起伏,或心疼或開懷!

《我唱我想愛》尚餘場次:11月13日(星期三)16:10,新光影城2廳。

註解:
威廉氏症大部份的病人智力及學習會有障礙,包括注意力不集中,過動、心智及運動發展遲緩等,但有好說話之天份。
想更進一步了解「威廉氏症」,可以點這個連結看看:http://www.ntuh.gov.tw/gene/lab/prenatal/williams.aspx

另外附上Robert Charlebois的「Ordinaire」現場演唱連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G4TPKdraxQ

我想愛+戀夏-03

《戀夏進行式》:買醉與麻醉人生。

年僅18歲的男孩蘇特有酗酒習慣,總是一邊喝著威士忌,一邊享樂生活。
當他被漂亮女友甩了之後,蘇特在酒吧裡大醉一場,隔天發現自己醉倒在女孩艾咪家的前院,寂寞的蘇特刻意接近艾咪,想藉由她的存在好讓前女友感到嫉妒,然而隨著蘇特和艾咪相處時間越長,他也越來越被這個帶著樂觀態度迎接遙遠未來的純真女孩所吸引。

《戀夏進行式》是一部關於追愛故事。
這裡的愛不單指男女之間的愛情,更指蘇特對父親的愛的渴望。
電影中的蘇特總是隨身攜帶酒壺,總是勸戒旁人:「活在當下,即時行樂」,他不願思考未來,因為:「為什麼大家都要逼著我成長?長大後的你們真的比較開心嗎?」
當蘇特對老師說出這段話時,我們才明白總是吊兒郎噹、漫不經心、活力充沛的蘇特,內心原來藏有很多不滿、困惑與怨恨。
他很想問母親,為何要把父親趕出家門?為何她老說自己跟父親一個德性?為何小時候會帶著自己到處玩耍的父親不見了?
蘇特一直保護著童年對父親的回憶在生活著,他仿效著父親,學習著父親,試圖更「接近父親」,直到某天真的再次見到父親,才赫然發現崇拜多年的父親,原來跟自己想像中的模樣不太一樣,沒有更風光也沒有更快樂。

(底下有關鍵劇情)

我想愛+戀夏-04

當蘇特聽見父親說:「你母親沒有趕我出門,是我自己選擇離開」時,蘇特崩潰了。
我是被遺棄的孩子,蘇特如此想著。
我是不值得被愛的孩子,蘇特如此想著。
蘇特打工店的老闆對他說:「最近業績下滑,我們只能留一個員工,我想把你留下來,但你得答應我別在上班的時候喝酒。」
蘇特誠實的回答老闆說:「我想我不能給你保證。」
蘇特不斷填滿手中的威士忌酒瓶,一口又一口喝著,試圖麻醉自己,避免將這個世故又充滿挫敗的世界看的太清楚。
蘇特選擇將所有可能會傷害他情感的家人、口說愛他卻又很快變臉拋棄他、心地太過善良而加倍凸顯自己醜陋的人,拒於心房外,以為不去接近人群、不去思考或規劃未來,就不用長大,不會受傷,無需面對成長的苦楚代價。
然而時間不會停下腳步等待裹足不前的人。
蘇特在與父親接觸過後,才發現父親「活在當下」的生活態度,不過是逃避責任的一種脫詞,他終於認清自己追求的「父親形象」只是幻影,終於明白自己無需成為另一個父親,因為他和父親,終究是不同的兩個人。
所以蘇特決定跨出第一步,向未來邁進。
當未來被納入計畫中,現在式才會變得無限大。(不管跨出這一步是成功或失敗!)

我想愛+戀夏-05
導演和演員相處的真融洽,如果電影的調性也能像這張照片的開朗,我會不會喜歡多一些?

《戀夏進行式》是一部讓我預期錯誤的電影(難免感到小小失望),影片打出《戀夏500日》編劇名字作為號召(Scott Neustadter和Michael H. Weber),但它的情調完全不像《戀夏500日》那樣輕盈可愛,相反的,我覺得這部電影是《遠離賭城》碰上《噢,柏林男孩》,小清新裡藏著酒精濃度超標的惆悵與失落與自溺。
我喜歡《戀夏進行式》的演員們,飾演蘇特的Miles Teller有著讓人難以忍受的耍爛與讓人心疼的敏感特質組合、Shailene Woodley一改她在《繼承人生》的叛逆女孩演出,成了善良可愛的艾咪,嗯,我覺得Shailene Woodley的演出沒有問題,但我對艾咪這個角色的後段發展有些失望,總覺得她太正面太輕巧太純潔,太........完美?
另外,《她和她的小鬼們》的女主角Brie Larson也有演出《戀夏進行式》喔,Brie Larson在片中的造型比《她和她的小鬼們》還亮麗搶眼,但演出沒有更多驚喜。

今年三月曾在臉書上推薦過美國獨立樂團Phosphorescent的專輯《Muchacho》,專輯中有一首名為「Song for Zula」的單曲相當動聽,我說:「Song for Zula開場音樂一下我就知道自己會愛上這首作品,主唱Matthew Houck 的聲音質感溫暖實在,整首歌曲的鋪陳美的過火,尤其後半段,腦袋不斷浮現火車奔馳的畫面,有種被音樂帶到遙遠彼端的感受!!!」
當時覺得這首歌很適合當做電影插曲,半年過後,「Song for Zula」成了《戀夏進行式》的片尾曲,驚喜萬分!
「Song for Zula」歌曲連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cdOLKx2XG8

《戀夏進行式》尚餘場次:
11月12日(星期二)14:30,新光影城1廳。
11月22日(星期五)21:30,光點華山電影館1廳。(已售完)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