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01

西奧多曾經問過他的電腦作業系統,擁有人工智慧的莎曼珊說:「妳為什麼講話的時候要發出嘆息聲?」
莎曼珊說:「嘆息,我?」,嘆。
他指責道:「妳又來了,妳不是人類,不需要氧氣,為何要嘆息?」
她急著解釋:「我知道自己不是人類,我可能只是習慣性模仿你們說話的語調,希望自己能跟你們一樣吧。」

電影尾聲,就在銀幕即將暗下的那一刻,西奧多發出一聲輕柔長嘆。
我不知道該怎麼解讀這微小的聲響,它是憂鬱,感傷,惆悵,但它也是寬慰,欣喜著本來窩在自己胸口、手中、耳內的莎曼珊,早非認識之初願意聽他聊心事、成天繞著他打轉的小女孩,而是一個思想成熟而準備展翅高飛的女人了。
西奧多嘆了口氣,為著別離而哀傷,當愛情混濁不清或準備離去的時候,內心特別容易感到寂寞與孤單,四周空氣彷彿變得稀薄而令人喘不過氣,唯有愛情剛剛來臨或正盛時,他才感到生活充滿活力;西奧多嘆了口氣,為著他終於明白莎曼珊早前的嘆息,不是因為她需要呼吸(氧氣)或刻意模仿人類,而是因為那一刻的她,需要的是愛情;而愛情,是孤單的人、是西奧多、是莎曼珊的氧氣。

Her-02

《雲端情人》是一部奇妙的電影,故事來回穿梭在「虛構」與「真實」之間。
一如西奧多的工作是幫忙碌客人假造一封封仿手感書信,西奧多揣摩客人心情,並將書信寄給客戶指定的對象;工作本身訴說人際關係的退化與欠缺真心關懷,卻又因為接到來信者對書信內容產生欣喜與安慰等感受,而讓一封「虛構」的書信有了「真實」的情味。
一如存在電腦中的莎曼珊找了一個人類女孩來代替自己,準備用「真實」的肉體去滿足西奧多的性需求;但是西奧多無法對這個陌生女孩產生好感,因為愛情不只在追求肉慾,也重精神層面的滿足與安慰;莎曼珊的替身,像不像西奧多之於他的客戶的代筆行為?
一如莎曼珊的替身對西奧多說:「我看到你們的愛情如此純粹,才來當替身。」,寧願奉獻肉體也要體驗「真愛」的行徑,讓我內心感到一陣莫名哀傷;《雲端情人》的故事地點發生在大都會(看了片尾工作人員名單,才知影片有到上海拍攝!),片中出現許多鳥瞰鏡頭,擁擠的高樓,擁擠的路上人車,城市如此壅塞,人心卻如此空洞,人人都在自言自語,跟電腦語音系統對話、跟遊戲對話,卻忘了身邊同樣寂寞空虛的靈魂,同樣渴望著被攀談、被重視。

Her-03  

《雲端情人》讓我聯想到1984年的《神通情人夢》,關於人與電腦的愛情。
《雲端情人》讓我聯想到伍迪艾倫導演的《安妮霍爾》,西奧多之於老想把愛人改成自己模樣的伍迪艾倫,莎曼珊之於對生活充滿熱情而永遠不願停下腳步的戴安基頓,兩部影片的男性本來都走在女生前方,後來都被遠遠拋在背後。
《雲端情人》古怪的好看,我想再多談點什麼,例如電影片名叫做《Her》,指的是莎曼珊的角色,也可泛指西奧多的前妻或好友艾美或所有在愛情世界裡浮沈的男男女女們;例如作業系統的出走,其實跟艾美離開男友的決定沒有太大不同,愛情(各種關係,親情、友情、伴侶等)不都是如此,有時候我們走在前端引領他人,有時候他人與我們並肩同行,一起觀看美麗風景,有時候我們苦苦追趕,卻發現所有的一切漸漸不在掌握之中,我們只能接受關係的變質,因為「改變」才是生活的常態,正如我們一分一秒都在長大與衰老,所有的關係也在茁壯中持續邁向死亡;例如「我專屬於你,我又不屬於你」的誠實,我們都是過客,愛情的過客,時間的過客,宇宙的過客,我們曾經存在,我們再次翩然離去;例如劇中角色在虛擬世界追求心靈滿足,像極現實生活中的人們在臉書在聊天室在網路世界尋求認同的行徑,那樣的「虛假」卻又那樣的「真實」,真與假,有時候根本分不清界線。

《雲端情人》是導演/編劇Spike Jonze又一部天才之作,劇本讓人非常驚艷,冰冷科技綻放高度溫暖的情味;配樂、美術、攝影等技術面都精緻而不顯俗氣;Joaquin Phoenix的表演讓人心痛也心動,希望今年奧斯卡的最佳男主角可以保留一個席次給這位極有才華的演員;至於擔任莎曼珊幕後配音的Scarlett Johansson,完美詮釋了莎曼珊的熱情與迷惘,聲音表情非常迷人啊。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