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vers-01

「羅傑,我昨晚做了個令人不安的怪夢,在夢中我與一名陌生男子做愛,問題是....他是個老年人,身上有股難聞體味,我對他一點性趣都沒有;他告訴我,萬物一切皆充滿性慾與性感,你懂我的意思嗎?他說年老肉體也有性慾,愛情是兩種生物間相互傳然的疾病,即便死亡都是種性慾表現,說話是種性感、呼吸是種性感、肉體的存在都是種性感;而我相信他的話,現在,就讓我們在這美麗世界裡做愛吧!」

大衛柯能堡(David Cronenberg)導演的《毛骨悚然》,講述一個自給自足的獨立島型公寓社區爆發傳染病,病人體內滋生神祕寄生蟲,凡遭寄生蟲侵入者都會性慾高漲,病人藉由性愛散播疾病,整個社區在一夜之間變成縱慾國度;年輕醫生羅傑為阻止傳染病擴散,四處奔波尋求解決之道,他的努力能否獲得回報?

《毛骨悚然》延續大衛柯能堡導演過往作品給我的觀感:不舒服但有意思
先談《毛骨悚然》的男人與女人權力交換。
寄生蟲來自哈柏斯博士研究,他覺得人類是種想太多的生物,想太多反會造成麻煩(戰爭、權力爭奪等),若將人類變成縱慾生物,那麼世界將會更美好;哈柏斯博士為實現他的狂想,以春藥和性病培養出寄生蟲,並將寄生蟲植入一名年輕女孩體內;有著條狀外型的寄生蟲,很難不讓人跟男性陽具有所聯想,而博士將寄生蟲植入女性體內,便有男性強行性侵女性的意味;然而女孩體內擁有寄生蟲後(陽具/權力),遊走在不同男人之間,培養出第一批感染者(清一色都是男性感染者),這個事實令博士深感不安,後悔自己創造出一個權力壯盛又無法加以掌控的女強人(女王蜂),為維持男性主導社會的遊戲規則不變,博士決定親手剷除女孩,消滅來自女性的威脅。

Shivers-02

 

再談《毛骨悚然》對性愛的保守態度(?)。
影片前半場我有種導演宣揚「做愛是件骯髒的行為/疾病」的感覺;故事發生在一個乾淨的高級公寓社區內,由於性愛寄生蟲的散播(疾病),才讓井然有序的社區在一夜之間秩序崩潰;規矩、道德的界限一旦被衝破,敗德行為馬上在不同樓層、房間、性別與年齡間大肆流竄,亂倫、雜交、同性異性做愛樣樣來,整個社區塞滿了「生病了的居民」;《毛骨悚然》是1975年出品的作品,我思索影片或許在反省60年代以降的嬉皮文化,對性解放持保守與批判態度云云。

 

然而《毛骨悚然》後半段的劇情發展,又讓我大為改觀。
改觀的重點在於哈柏斯博士的概念,他說「人類想太多才讓世界動盪不安,如果人類成了縱慾生物,也許世界會更美好」;回看《毛骨悚然》後段,我們看見劇中受感染的居民們,不再服膺於男人與女人、老人與年輕人、大人與小孩、父親與女兒、老闆與員工、本國與外國人等職稱或階級或種族區分,他們對所有人皆一視同仁,男人可以跟男人做愛、女人可以跟女人做愛、父親可以跟女兒做愛、丈夫和妻子可以跟陌生男女一起做愛.....,老實說,當我看到父女亂倫場景時,內心感到一絲絲的不舒服;然而再仔細一想,這個被寄生蟲入侵的新世界,去除掉階級分野、不再細分你的我的他的財產、再不需要「多元成家法案」,因為沒人會落單、沒人需要擔心情殺案件(共享概念)或害怕一旦觸怒衛道人士便會遭受到人群團體的歧視與暴力對待等;這會是個瘋狂世界,但同時擁有高度自由,因為感染者們只想「Make love, not war 只要做愛,不要戰爭」(60年代知名的反戰標語)!

Shivers-03  

我會想要活在如《毛骨悚然》的世界嗎?
《毛骨悚然》透過傳染病,將銀河號社區打造成天下一家的「性愛烏托邦」;我一方面覺得,當人類不再為掠奪個人利益而去打壓或剝削他人時,那會是一個比現在更和平更美好的世界;但另一方面又覺得如果人人都只有「單一思想/慾望」,好像又有點無趣,因為在寄生蟲橫行的國度中,電影這個行業大概會從此銷聲匿跡吧。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