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stop-01

高空飛行途中,發生連續殺人事件,機上150名乘客都有嫌疑,空警比爾該如何揪出幕後兇手,阻止墜機威脅?

後911年代,恐怖攻擊不斷,人與人之間的信賴崩毀,誰是炸彈客誰是平民百姓,越來越難分清楚。
「難辦善惡」是《空中救援》最迷人的調味,折磨著主角與銀幕外觀眾的心;當你被困在高空中,無處可逃可躲,兇案一件件發生卻又抓不到兇手,你會怎麼反應?當身處的密閉空間裡藏有一個(或多個)兇手,你還能對他人伸出的援手產生信賴嗎?亦或者你會開始質疑一切,甚至對自己所做出的種種抉擇感到焦慮與疑惑與不安?
《空中救援》拍出了人們對暴力的「恐懼感」,恐懼才是911事件帶給世人最大最難撫平的傷害;因為恐懼而加強武裝防衛、因為恐懼而出動大批軍隊追捕/追殺恐怖份子、因為恐懼讓中東長相的民眾受到歧視、因為恐懼讓政府單位擁有擴權的正當理由;看著《空中救援》的主配角們在恐懼下做出種種不理性反應,銀幕外的你我是否感到熟悉?

non-stop-02

導演Jaume Collet-Serra把《空中救援》拍的緊湊刺激,我看得相當愉悅。
但我依然搞不懂機長到底是怎麼死的(兇手是哪時接近機長的呢)、他是怎麼算準機長會在20分鐘後準時斃命?又怎能確定比爾一定會跟另一名空警發生衝突、甚至順利制伏對方?如果比爾被那名空警擊斃或跟對方達成合作協議,那麼這宗劫機案不就沒法成事了嗎?

儘管《空中救援》有些劇情無法說服我,但我很喜歡Julianne Moore飾演的珍,這個角色豐富了《空中救援》的情感厚度。
電影中,珍曾開過心臟手術,術後醫生跟珍說她可能在沒有任何徵兆的情況下,心臟突然停止跳動,然後從此陷入長眠(死亡)。
沒有徵兆的死亡,這是珍的恐懼,也是比爾的恐懼(女兒早夭的意外);比爾選擇酗酒好排解心裡的憂傷,珍卻選擇搭飛機時一定要坐靠窗位置,比爾問她為何如此?珍說:「七年前我的心臟曾經停止跳動,我死了大概43分鐘,醫生們試著修復我的心臟功能,但當我醒來後,他們告訴我說他們無法完全治癒我,有一天我的心臟將會再次停止跳動,那時我就再也醒不過來了。我可以接受這個事實,因為人都難免一死,而且沒人知道會在哪一天離去,是吧?所以當我頻繁的搭乘飛機時,我喜歡看著窗外,而不是看著前面座椅的背面,因為,那一天,也許就是今天!」
面對死亡(人生)的兩樣態度,決定了事件的發展方向。
比爾的怨懟與忿恨,讓他虛擲大把光陰、造成許多的對立與衝突;珍的選擇原諒與擁抱人群及生命,消弭了恐懼帶來的黑暗陰影,或許,多一點對人的信任,可以多增加一點溫暖世界的力量吧。

non-stop-03  

後話:
年輕時候我還覺得坐飛機挺有趣,怎知年紀越長越討厭坐飛機,厭惡塞在密閉空間無處可去的窒息感。
關於機位的選擇,短程飛行我喜歡坐在靠窗位置,長程飛行我喜歡坐靠走道位置;理由?因為我不喜歡上廁所的時候要不斷跟坐在靠走道的乘客說:「對不起借過」;短程靠窗,或許根本用不到廁所就下機了,長程靠走道,想上廁所或四處走動舒展筋骨都很方便;然後我最討厭的座位是中間位置,既沒景色看又無法隨意行動,好煩!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