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uty-and-beast-01

看過Jean Cocteau執導的《美女與野獸》(1946年)、看過入圍奧斯卡最佳影片的迪士尼經典動畫《美女與野獸》、看過Linda Hamilton(約翰康納的母親)和Ron Perlman(地獄怪客)合演的影集版《美女與野獸》;如今再補上《沉默之丘》導演Christophe Gans的《新美女與野獸》,找來《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的Léa Seydoux和性格男星Vincent Cassel合作,重新詮釋耳熟能詳的童話故事。

《新美女與野獸》的劇情較早前各個版本稍有修改,驕傲與自大不再是俊帥王子變成野獸的主因,新版強調的是「信守承諾」的重要性,告誡觀眾不遵守諾言可能會導致的悲劇下場;這個情節更動令我想起仙鶴報恩或藍鬍子故事,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新美女與野獸》則是殺了一頭鹿,毀了一段美滿姻緣。
劇情細部做出不少調整,但基本架構大致不變,包括招來麻煩的玫瑰花、貝兒的過人勇氣、面惡心善的野獸、城堡內的神祕魔法與奇幻生物等,喜歡迪士尼動畫版的朋友們,大約不會討厭這個視覺特效有著長足進步,且場景、服裝、化妝、攝影、音樂等層面都精美精緻的全新版本。

beauty-and-beast-02

然而《新美女與野獸》之於我,技術面突出,情感面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新版劇情與過往版本相較,未見更多「情意」,例如迪士尼動畫版將玫瑰與野獸的生命作出連結,多刺與凋零的玫瑰花,正是野獸性格與岌岌可危性命的象徵,反觀《新美女與野獸》裡的玫瑰花,就只能是寂寞野獸強迫他人進入城堡陪伴自己的藉口。(說是王子對逝去妻子的思念也行,只是兩者間的關連性不夠深刻...)
另外,《新美女與野獸》的愛情層次單薄,貝兒從排斥野獸到發現野獸的良善並接納對方,心境轉折只有生硬的塊面:害怕,討厭,順眼,喜歡等,中間沒有更多細節補充,觀眾很難對貝兒與野獸的生離死別感到緊張或感動。

此外,理當浪漫的《新美女與野獸》,有兩個小設計令我忍不住笑場。
一是「鹿女」,唉,這個新增加的角色與情節,並未讓故事更飽滿豐富。
一是貝兒的紅色禮服,《新美女與野獸》劇中一套套設計精美的華服與珠寶首飾,直追1946年版本的藝術成績,唯獨貝兒返鄉探望父親時穿著的大紅禮服,花樣繁複、肩上有貝殼圖案、胸口與皇冠上點綴著狀似珊瑚或梅杜莎小蛇(蛇魔女)般品,儘管造型夢幻,但圖案版型搭配起來就是覺得怪怪的哩!!

不過《新美女與野獸》有兩個新增加的小細節我個人挺喜歡。
其一,進入野獸森林城堡的通關密語是「猶勝生命」,什麼東西猶勝生命?對想要拯救野獸的貝兒來說,野獸的「生」之於她的個人自由,猶勝生命;這密語其實挺浪漫的哩。

(底下要提結局囉)

beauty-and-beast-03  

其二,故事結局,壞人伏法(魔法),美女與野獸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不同於舊版《美女與野獸》,貝兒和野獸並沒有繼續住在城堡,過著吃香喝辣的富貴生活,反而移居鄉間小屋共度三代同堂的平靜人生。
我喜歡結局落在貝兒跟兒女訴說的床邊故事上,這讓電影有了「曖昧」,到底貝兒有無經歷過一場奇幻冒險之旅?到底她的先生是不是魔法城堡的王子?她和野獸的愛情故事是真實亦或是虛構的床邊故事?《新美女與野獸》沒有給予明確答案,隨觀眾自行解讀;因此《新美女與野獸》可以是提姆波頓導演的《剪刀手愛德華》,人們口中的傳奇確有其事,只是漸被遺忘;《新美女與野獸》也能跟提姆波頓導演另一部作品《大智若魚》對照著看,生活是場驚險刺激又浪漫動人的冒險故事,端賴你/妳(述說者)如何為平凡經歷增添迷人的魔幻色彩。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